梁新:「江澤民」三過家門而不入!
 
梁新
 
2001-5-26
 
【人民報10日訊】前些年,40多歲的影星劉曉慶演武則天要從十幾歲演到白髮蒼蒼,往老了化裝容易,可中年婦女扮成小姑娘可不容易,弄不好就變成了「老天真」,讓觀眾毛骨聳然。據報導,大陸有個年青化裝師叫毛小平的身懷絕技,樣樣要拔尖的劉曉慶提出非他化裝不可。

報紙上採訪過一些演領袖的演員,除了古月外形象毛澤東以外,其他人的便裝照和上裝照相差很遠,印象最深的是飾演蔣介石的演員,化裝前後判若兩人。所以偌大個中國要想找個把「江澤民」應該不費吹灰之力。

據新華社報導,去年10月1日晚7時40分,江澤民在北京市長劉淇陪同下勇敢地步行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身入虎穴」20多分鐘,未發一言,向群眾揮手致意。據傳聞此次初試替身是否穿幫。

據爭鳴雜誌報導,去年11月14日,江澤民出訪外國期問,曾到深圳短暫停留,參加深圳特區成立二十周年慶典。中央警衛局、總三保衛部、廣東省公安廳、深圳市公安局,出動了五十八支警衛、特警隊保衛江澤氏。江澤民指示,給一線的武警、公安,每人發放三千元人民幣,以資鼓勵。

去年12月下旬,江主席赴澳門主持回歸周年紀念儀式,當抵達澳門國際機場時,北京中央警衛局的人和澳門要員保護組的人,兩隊人馬裡外兩層把江澤民包起來,並有坦克車護駕。

在澳門的外海,有大陸海軍的潛艇閃現;在澳門港外水域,有廣東公安邊防部隊的快艇巡邏;在澳門新口岸區,即回歸慶祝活動場地對出的水面,有澳門水警輪駐泊的鏡頭。

據亞洲周刊報導,為確保江澤民在澳門的安全,粵港澳三地聯合發動代號「獵狐行動」的活動,僅廣東省公安已動員一萬七千多人。另外從廣州、深圳、湛江、江門、汕頭抽調兵力,以公安邊防六、七支隊、邊防指揮學校機動部隊、海警一支隊二中隊、三中隊增強原來邊防五支隊為主的邊防力量,在粵澳三十二點二公里邊境已部署五千人,船艇約五十艘。

因江澤民將有親民接觸,所以全部警員須二十四小時候命。即使如此,中方仍不放心,全國安全系統精銳盡出,內層保安人員全部由中方負責,氣氛緊張達到頂點。結果歡迎群眾是一次付帳的「臨時演員」,沒份兒當演員的老百姓等了半天,連一條瘸腿也沒看見。

江澤民發表新年賀詞,中央電視臺竟沒給國家主席出個影兒,居然只播放了江澤民的錄音再配上一張不會動彈的照片! 後來據說又補上了,的確有人在第一時間看到的新聞只是江澤民的錄音再配上一張不會動彈的照片。看電視的朋友還說,江澤民接見遞交國書的外國使節好象是舊聞新做。

這個一點不奇怪,現在科技先進了,連法輪功創始人的講話錄音都能拿來剪接、拼湊再糊弄國內的老百姓。在國外只要想了解真相,不用花一分錢,到法輪功明慧網上一看就明白了。這就是江澤民為什麼嚴密封鎖互聯網的目的!

據說有些被抓的法輪功信徒為了不讓那些特務對口形造謠,就採取不張嘴的方法,讓它們無法運用高科技害人誤導老百姓。

大陸的歷史教材經常依當政者喜好加以修改,連中共黨史都是如此。政治舞臺上的歷史人物,一時是牛鬼蛇神,一時又是偉大政治家。歷史照片亦然,跟著毛澤東上井岡山的「二人照」,文革前是毛澤東和朱德站在一起,文革中照片上朱德的頭忽然變成了林彪的頭,林彪在溫都爾汗墜機身亡之後再變回來。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就能用換頭術,現在為了權力,江澤民集團更不惜血本。說不定為了保密起見,化裝師和替身都被軟禁起來,這可能就是不讓江澤民親屬探望的最重要原因,怕家人走漏消息。

一年一度的全國農業工作會議都是在年初召開,江澤民每年每次必要到會親臨指示,唯獨今年沒有到會,只是傳達了他對會議的指示要求。這很是耐人尋味。

令人敬佩的是,坐著發言都支持不了,卻在今年1月6日,剛剛進入『三九』的北京,天寒地凍,雪花飛舞。既過了元旦,又沒到春節,在這個當不當、正不正的時候,發揚大無畏精神的「江澤民」總書記在沒有穿防彈衣、沒有坦克車護衛的極其危險情況下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親密戰友李嵐清、曾慶紅、賈慶林和北京市長劉淇陪同下到群眾中進行了考察。為此新華社發表了極其詳盡和生動的長篇報導,只是沒見照片。

更奇的是,人民日報北美版上有一則新聞,新華社北京一月九日電(記者錢彤)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今天下午在中南海會見了日本社民黨黨首土井多賀子及其率領的社民黨代表團。

題目為:江澤民會見日本社民黨代表團 希望新世紀開創中日友好新局面(附圖片1張)

當進入(附圖片1張)時,裡面出現的還是(附圖片1張),再想進入(附圖片1張)時,就到此止步了。面對發呆的讀者怎麼看就是這幾個字。

有趣的是雖然沒有圖片但攝影記者的大名卻擺在上面迷惑著讀者。也許今天晚些時候或過兩天,圖片會出來吧。

通過江氏集團給法輪功所偽造的撲天蓋地的假證來看,給江澤民弄出來接見什麼外賓的新聞都是小菜兒一碟!況且江澤民長什麼樣,你我不也是從照片上看到的嗎?真弄個替身站在你面前,你知道個啥?!

網上有消息說江澤民要轉院到首都醫院,就先來說說這個醫院,因為首都醫院在49年共產黨進駐北京前叫協和醫院,是日本人辦的,後來並未改名,文革中,哪裏還能用日本名字呢,於是改名為「反帝醫院」,後來又改回來還叫「首都醫院」。不過老北京還是習慣叫它協和醫院。這個醫院有外賓門診,看病的人全國各地的都有,很雜。

而北京醫院的高幹病房是專門的地方,要去看住院的老幹部得有探視牌,要通過三道崗,警衛認牌不認人。高幹一般要在省委副書記以上才有資格去北京醫院高幹樓看病,門衛只認車不認人。另外還有一座樓是給貧民百姓看病用的。

本來聽到江澤民要轉院到首都醫院,很是困惑,怎麼能去住協和醫院呢,又一回想,也不是沒有可能,在特殊時期什麼事都會發生,人們覺得不可能的才是最安全的。但話又說回來了,在哪兒住院都不是討論的焦點,關鍵是人還能挺多久。

自去年12月31日在301總院上演敗死病奇襲心臟重地以來,江澤民僅見到太太王冶坪和撈國庫錢撈得兩手發麻的兒子江綿恒一次,從發佈的新聞來看,江澤民真的是在發揚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精神,不管到何處去,也不回去看家人!

家裡每天從中共中央辦公廳得到的消息既簡單又明瞭:好多了!

說白了一句話,無論它在哪裏考察作報告,在哪裏接見,怎麼折騰都與江澤民集團有關而與江家無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