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照登:关于僵尸的几点疑问和建议
 
2001-5-26
 
【人民报消息】注:兰色字为引自“人民报”消息

这场闹剧的总导演是曾庆红。原因是:

1.僵泽民去安徽城乡考察,新华社有必要在报导中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开头吗?!又有必要在提到曾庆红名字之前加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吗?!

加这些头衔是想要读者或观众提个醒,江泽民和曾庆红是干什么的(而其他随行官员却没有,为什么?),你们小老百姓别忘了。但,回想以前的报道,除召开大型会议,或什么重要国事时,才将这些头衔加上。到国内某地(即使是真的话),也没有必要加这么多头衔。所以,看来这里的“读者”或“听众”绝对不是老百姓,而是别人——和曾庆红有某种关系的人,与之有利益冲突的人——胡锦涛,可能就是一个。

2.另据新华社报导,5月20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会见曾庆红(报导说它在安徽);

我到新华社网站又看了一下,日期又变成了3月23日。这是新华社5月22日发表的江给第三世界题字的日子。是巧合吗?为什么要把时间改了?

3.据新华社在「江泽民在安徽考察工作强调改进领导方式方法」中报导「5月17日至24日,江泽民和随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曾庆红,在安徽省委书记王太华、省长许仲林的陪同下,先后在黄山市、宣城市、芜湖市、合肥市,围绕党的建设和“十五”期间经济社会发展问题进行调查研究。」

这恰恰是曾的工作。这哪里是江在考察,而是曾在宣传他自己。

刚才安徽读者来信揭发,安徽两大报“合肥晚报”“江淮晨报”从5月17日至24日没有任何一点关于僵泽民及其一行的新闻报导,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更没有报导过。这说明了什么?一周以后补救有用吗?这一周内中央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僵泽民真去了安徽一周,官方媒体一定会跟踪报导,过去只要僵泽民没有送医急救,每天的头一条新闻都是它的秀,这是惯例,谁让它爱作秀又占着三位一体的位置呢?可是一周来没有它的任何消息,而且没有任何国家领导人的消息,整整一周,这可非比寻常!一周后消失的僵尸又出现了,官方媒体突然大肆炒作,好似一座被遗弃的死一般寂静的废墟突然闹了鬼。

以前,江到国内某地去,一般都不作新闻追踪报道,而是等江走后再报道。这是惯例。但当地的人,在江到来的当天,都能知道。因为此时,江所要经过的街道都要有警察“维持”。所以,请贵网号召安徽当地的网民们,调查一下,看是否知道。谁都有个亲朋好友,问问当时作保卫工作的,比如警察。

另外更大的漏洞是,僵泽民镜头中,为了表示其真实性,有讲话声音和字幕说明,这本就不寻常,更刺激人神经的是,僵说:“我第一次到芜湖……”,字幕上为“我第一次到巢湖”,后来僵又说到“芜湖”,字幕上仍为“巢湖”,电视台把所有的“芜湖”都改为“巢湖”的用意为何?5月17日到24日僵泽民没有去安徽!

无论芜湖也好,巢湖也好,问问当地的网民就能知道。江是否在今年5月去过。

5月23日德国总理施罗德在德国柏林总理府会见到访的中国财政部长项怀诚,并附有图片(见图);5月17日项怀诚参加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成立仪式并发表讲话。

可是我们在电视上确实看到僵尸去安徽有项怀诚陪同,财政部长有分身术吗?同一天项怀诚到底是在德国见德国总理还是在安徽陪僵尸?答案只有一个:这不是今年5月的录像,是以前的旧闻拿出来重放。

17日怀在上海,这到有可能。但23日又陪江,又在德国露面就太假了。德国不在安徽,更不在中国。也许坐洲际导弹,还有可能,但还有个时差。真叫人头痛!

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5月24日报导,僵泽民5月17日至24日在曾庆红、项怀诚等人的陪同下在安徽城乡考察工作,并登有照片。但新华社同时刊登消息,5月24日僵泽民在人民大会堂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举行会谈,莫不是人民大会堂已由北京搬到安徽农村,抑或僵泽民会分身术不成?这只能说明僵尸没在安徽。没在安徽为什么要特意编出国家主席到地方一周呢?该新闻为了达到什么目的呢?总不能吃饱了饭没事干,拿老百姓开涮吧?

早上先考察,在坐专机回北京会谈,编的没有漏洞。问题是到一个省的乡镇要一周时间考察?以前,江到一地考察也就是两三天,最多四天。别忘了,“五一”期间,江也“消失”过。到那里去了?

另外,「人民报」报导这些天新闻里任何国家领导人都没有出来,新华社和党喉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终于在一周之后赶制出这些漏洞百出的新闻,让我们不由得想起「天安门自焚案」的丑剧,让老百姓揭露得体无完肤。

一周是喉舌编剧本的最短时间了。

根据大陆某些新闻网提供的王进东自焚前后的照片,我们发现王进东自焚前的相貌特征是脸颊消瘦、额头有一黑痔、平额、小骨架,而自焚的“王进东”却是大脸盘、宽而突的额头,大骨架的胖子(见照片),由此可以怀疑两者是否是同一个人。笔者怀疑有真假两个王进东。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5/25/11459.html

好好看看两张照片,两个人的耳朵,真的王是长耳朵,而假的是圆耳朵。

五月二十三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首都各界庆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座谈会」。与原来预期在「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庆祝日前后,将举行「中央西藏工作会议」相比,「首都各界座谈会」的规格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不仅由会议性质决定规格不同,会议安排的出席者层级也不同。如果是中央工作会议,则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国务院最高领导人都会出席,而「首都各界座谈会」,则只要各方代表性人物出席即可。

但比较奇怪的是,这个座谈会安排的出席者层级出乎意料之低。王兆国、曹志、阿沛·阿旺晋美和李贵鲜、王忠禹等人,分别代表中共中央统战部、人大办公厅和政协办公厅、国家民委四个机构举办这个座谈会,但代表中共中央出席和讲话的,居然是罗干。罗干在国务院、中共中央书记处和政治局中,都有职务,又都是分管政法的,他来讲话谈「西藏十七条协议」和打击藏独等还可理解,但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出席原来高度重视的「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这件大事,而在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却不出席,真是蹊跷。

在政治局七常委中,朱熔基才结束访问行程回到北京,李鹏还在出访行程中,既然僵泽民能上黄山玩,那重要的会议为什么不出席,难道去安徽小镇体察民情更重要?

李瑞环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他的消息?是与他不相干吗?还是......?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