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玩意:叫毒藥曾慶紅、羅幹不害人難!
 
2001-5-24
 
【人民報消息】當流氓行騙的時候,你千萬不要生氣,也不用喊叫這個流氓應該遵守誠實的原則。流氓之所以為流氓,全然無怪其然,照它的本性而言,它必然會是這種東西。它要不當流氓,且不說這是不可能的事,在它那一方面來說倒是荒唐的,簡直可以說是愚蠢的。在曾慶紅、羅幹的指使下,按照江澤民成僵屍前它們的精心策劃,遼寧開放了它的人間地獄馬三家勞教所,讓外國記者前去參觀,可算把它們的江洋大騙之術表演到家了。

人們記憶猶新的是,1999年6月江澤民一邊通過「兩辦」大聲公開宣稱不會鎮壓煉功自由,一邊磨刀霍霍密令堅決鎮壓煉功群眾;2000年初江澤民一邊宣揚江氏人權黃金時代,一邊不斷悍然將鎮壓升級;2000年夏天江澤民信口開河把御用媒體的謊言數字翻了三番,以糊弄華萊士,被當場斥為最大的獨裁者;2001年春江澤民強迫群眾百萬簽名,拿去誆騙聯合國,僅在聯合國開會期間,被虐待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超過15人。鎮壓法輪功,是中國人民的思想自由被剝奪得一乾二凈的過程,是中華民族的真誠傳統被徹底摧毀的過程。江澤民的政治流氓本性也在其中顯露得淋漓盡致。

儘管江澤民瘋狂封鎖消息、不斷進行謠言宣傳,讓關在勞教所裡、根本沒有說話權利的法輪功學員在記者面前打打籃球,展示一下所謂的正常生活環境及文明轉化場景,但無數事實已經證明,整個鎮壓法輪功的過程,就是江澤民不斷確立和完成其獨裁的過程。江澤民心中有鬼,活不踏實,不得不用謊言裝飾邪惡,掩蓋殘忍的本性。虛偽是謊言堆砌起來的,也構成了江澤民的本性特色之一。

記者是否可以同馬三家的被關押者自由交談?如果真像江澤民邪惡集團所說,有什麼不可以?

美國永久居民滕春燕女士,僅僅因為搜集江澤民用精神病院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被冠以「搜集國家機密」罪名而判三年勞教。能不能讓媒體在自由環境中採訪滕春燕女士?

胡慶雲,一個白血病患者,煉法輪功給了他第二次生命,被關進監獄,致使舊病復發。出獄後又煉功調好了身體,因為講真話,再次被抓進監獄。能不能讓媒體自由採訪胡慶雲先生?

徐新牧,河北省委幹部,因看到江澤民下達的秘密文件與中央兩辦的公開精神不符,向上級作了報告,被栽贓為「泄密罪」投入監獄。能不能讓媒體自由採訪徐新牧先生?

張學玲,被折磨致死不改初衷的大法弟子陳子秀的女兒。只因為替媽媽說句公道話,被身陷牢獄。能不能讓媒體自己採訪張學玲女士?

朱镕基總理,李瑞環同志,喬石同志,還有李其華大夫,於長新將軍,王治文等先生,能不能讓媒體就法輪功問題採訪他們?關在監獄的和不在監獄的,沒有真正的自由和信息來源,就都是監禁中的人。中國人誰不是!

外國遊客在天安門被警察強行將膠卷暴光。國際記者採訪大法弟子後被吊銷執照。大法弟子1999年召開新聞發佈會後被判重刑。外國人士因為江澤民訪問香港,因而不能自由進入港地。能不能讓媒體採訪他們?或讓他們自己報導自己的遭遇?江澤民也因此連獲幾屆世界新聞媒體頭號敵人的鬼冠。

……數不清的慘案,道不盡的血淚,災難深重的中國人民需要的是公正,透明的媒體監督,真正的新聞自由。媒體工作者需要的是道德的良心,再不受江澤民權力的蹂躪和閹割!像世界上所有其他民主國家的新聞工作者一樣,享有真正工作的權利和人身保障!

在市場上叫的最響的,往往就是最想把自己的私貨推銷出去的人。令人驚異不已的與其說是江澤民所撒的彌天大謊,毋寧說它對時間可能要戳穿它的謊言這一點麻木不仁。中外媒體只要要求江澤民同意參觀馬三家的全部監獄設施、獨立採訪被監禁法輪功學員,或者同沒被監禁的學員自由交談,一切的一切就會真象大白。

今天邪惡在造謠說僵澤民在哪裏哪裏接見誰,到哪裏視察都是徒勞的,曾慶紅、羅幹這兩個人面獸心的東西也在散發邪氣,這毫不奇怪,它們要是不邪惡,那就奇怪了。

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