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灵笛: 不可救药
 
巴灵笛
 
2001-5-2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5月2日讯,最近,广东省警方在"严打"中捕获了一个"黑恶团伙"。据说,这个团伙"负案累累",凶杀、绑架、勒索、伤害、设赌、讨债、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已经在当地横行有年。此次,在大陆公安部亲自"挂牌督办"下,广东省警方终于一举"拿下"这个犯罪团伙。

此案虽只在广东当地的地方媒介上有所提及,但还是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关注目光。人们如此关注此案,并非是因爲此案在这次全国性的"严打"活动中有什麽特殊性和典型性,也并非是因爲此案爲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而是因爲此"黑恶团伙"的所在地和作案地是广东高州——江泽民负责"三讲"、并顺利通过了"三讲"验收的地方。

"三讲",是"文革"后种供最兴师动衆的一次运动。爲了表明重视,政治局常委每人负责一个县级党委机关的"三讲"活动,并负责通过验收。因此,原来名不见经传的高州由于江泽民亲自到此挂帅"三讲"而出足了风头。正是在高州的"三讲"会上,江泽民首次提出并论述了"三个代表"的著名论断。也是在这次会上,江泽民大大地将李XX表扬了一番,赞其"既有工业大省和农业大省的工作经验,又有改革开放最前沿地区的工作经验"云云。高州因了这些公开或不公开的讲话,而顿时成了一处热点。

公安部此次在高州"挂牌督办"案件,不知是因爲江泽民曾到此"督办""三讲"而不敢怠慢高州的"州务",还是因爲高州的黑恶势力实在忒黑,反正是无意中暴露了高州"三讲"的实际效果:事情明摆著,如此社会治安状况,怎麽能通过"三讲"——即使能通过"讲政治"和"讲学习"这两关,"讲正气"这一关是无论如何也通不过的。

其实,即使在大陆,敢于公开诟病所谓"严打"的法律工作者也爲数不少。且不说有关"严打"在法律依据上的"硬伤"久有公论,只是这次"严打"的物件——黑恶势力,那绝对不是在几天、几个月、甚至不是几年之内就能"成长壮大"的。在这麽长的时间内,党政机关只顾"三讲"和"三个代表",公安机关任凭黑恶势力发展壮大而撒手不管,却只等"严打"一声令下再显其威,这等猫戏老鼠的游戏好看是好看,只是苦了被那些黑恶势力鱼肉的百姓。

再者,黑恶势力成长的肥沃土壤在哪里呢?在大陆,这是一个人人都明戏的事情。就在最近两天,一个全国性的通缉令发布在各地媒体上,通缉的物件倒不是作爲此次"严打"重点物件的黑恶势力的头目,而是鞍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交警支队长。不过,人们肯定明白,这个人要不比所谓黑恶势力还"黑"还"恶",党是绝对不会自曝此丑,在全国到处张扬的。

有了解部分黑恶势力的人说:如果把这些黑恶势力的事如实端出,不用如何加工,其情节之跌宕、过程之离奇是绝对不输好莱坞大片的。如果连江泽民钦巡督促"三讲"的地方尚且如此,那麽,此话信之可也。

"三个代表"、"三讲"也好,"黑恶势力"成长、"严打"也罢,所有这些都无非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不可救药。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