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向中共下战书
 
童忻
 
2001年5月1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这里,我向中共当局郑重发出邀请,公开辩论法轮功问题。你们派一个人来也好,派一组人来也好,一次辩论不完,再辩论第二次,辩论个三天三夜,彼此都把话讲完讲透,看谁辩得过谁。不来就是你们示弱,就是你们心虚,就是认输了。”

以上,是胡平在斯坦福大学和加州柏克莱大学发表题为“谈法轮功现象”的两次讲演时,开场白里讲的一段话。

四月二十七日,《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应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中国论坛(加州柏克莱大学)和大纪元时报(美西版)的邀请,赴旧金山讲演。

当天晚上,胡平在湾区无线26台接受了“话越地平线”专题节目的半小时电视访谈。主持人史东请胡平谈一谈最近一段时期他感受最深的几件事。胡平首先谈到法轮功,谈到天安门自焚和“四楔G五”两周年之际法轮功成员又上天安门请愿示威。

然后,胡平谈到最近中共当局以间谍嫌疑为理由抓捕海外学人。胡平说,这些罪名纯粹是“莫须有”。过去,文化革命的时候,最方便的罪名是“恶毒攻击罪”,就是说你发表了恶毒攻击伟大领袖的“现行反革命言论”,别人要是问起你到底讲过些什么,当局往往不回答,现行反革命言论嘛,怎么还能再公开说出来呢?一说出来不是帮你反宣传,不是扩散、放毒了吗?所以,扣恶毒攻击罪的帽子用不着向公众提供证据,说你是你就是。现在这个间谍罪名也一样,说你是间谍你就是间谍,要证据吗?当然有,但是不能告诉公众,因为涉及的都是国家机密嘛。

胡平还谈到最近两起特大爆炸案。他说,江西芳林小学爆炸案,怪在一个疯子头上,谁信?石家庄爆炸案,说是靳如超一个人干的。靳如超没工作,教育程度不高,还有耳朵聋的毛病,只是在几个月前才从私卖炸药的人那里学会一点小打小闹的爆炸技术,他一个人能完成这么大的爆炸案吗?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是杀人灭口呢?石家庄爆炸案,当局速审速判,一口气判了四个死刑。除了靳如超,另外三个卖炸药雷管的人也判了死刑,这三个人既不是同谋也不是共犯,其中一个胡晓洪,还是去年六月卖了点炸药雷管给靳如超,只赚了三十三元人民币,也判死刑(按:后来改成死缓),哪里还有点法治的影子?中国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可是死刑犯占全世界死刑犯的一半以上。这就叫“中国历史上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

二十八日下午两点,胡平在斯坦福大学讲演,题目是“谈法轮功现象”。在一间阶梯教室里,坐满了听众。讲演会由旧金山州立大学美苏研究所教授黎成信主持。

胡平首先向中共下战书,要求公开辩论法轮功问题。接下来,胡平讲到这次「4.25」,法轮功冲破重重阻力上天安们练功请愿,实在难得。胡平提请人们注意,共产党为了阻截法轮功上天安门,用尽手段,其中一个办法是看到模样特老实的人就问他是不是法轮功,因为法轮功不撒谎。本来,一个人面临说真话就要挨整的情况下,撒两句谎是可以的,可是法轮功就那么老实,明知要挨整还要说实话。真亏得共产党想得出这种办法,利用老实人的老实去欺负老实人。单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谁是正谁是邪。

今年春节前夕,在天安门发生了自焚事件,共产党大做文章,对法轮功展开文革式的大批判运动。胡平指出,撇开自焚事件的种种疑点不说,就算自焚者真是法轮功,那么,他们的行为也是自发的,他们自焚是表达抗议,是殉道。不是信法轮功导致人去自焚,而是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导致自焚。

针对江泽民政权编造事实,说法轮功害死人诱人自杀,胡平首先说明,根据《转法轮》的书和李洪志的讲话可以知道,法轮功并不反对人生病打针吃药,更不主张自杀,而且还明确反对自杀。官方提出的法轮功拒绝吃药而至死的案例和自杀的案例都经不起分析。胡平强调,即便根据官方提供的材料,也完全得不出官方想得到的结论。以死亡率为例,胡平引用《美国百科全书》的数据,美国人的死亡率是每十万人一年死去八百八十八人。照这个比例算,每两百万美国人平均一年要死掉一万七千六百多人,而两百三十万法轮功在七年之间一共才死了一千四百多人,还不到同样数目的美国人一年之间死亡人数的十分之一。

关于自杀问题。官方宣称,法轮功在七年间有136人自杀。胡平说,算下来,法轮功的年均自杀率是0.84(每100,000人,下同),查一查《美国百科全书》上列举的各国年均自杀率,最低的爱尔兰也比法轮功高三倍,是2.5(每100,000人),其他的国家,美国是10.8,日本是14.1,等等,都是法轮功的十倍以上。另外,我们还知道,台湾去年的自杀率是10.64。至于中国大陆,有统计数据是16.7,有的说是25,还有的说高达30。中国妇女占全世界妇女的五分之一,但中国妇女自杀的数量占全世界的一半。不论我们怎么计算,法轮功的自杀率都是偏低的。共产党费尽心机找出法轮功的死亡数字和自杀数字,原来是想证明法轮功害死人,殊不知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反而证明法轮功有降低死亡率和自杀率的效果。胡平讥讽说:“共产党在公布这两个数字之前一定没好好查资料作比较,要不早添上两个零了”。

胡平在讲演里,分析了理性与信仰的关系,阐明了信仰在人生中的价值和意义,严厉批判了江泽民政权镇 压法轮功的非法暴行。胡平表示自己并不是法轮功成员,也不信仰法轮功,但是出于对信仰自由的维护,坚决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在讲演后,由听众自由提问,胡平一一作答。在讲演和答问中,不时激荡出思想的火花,听众发出会心的笑声和报以热烈的掌声。整个讲演活动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到五点多钟才宣告结束。

二十九日下午两点,胡平在加州柏克莱大学以同样的题目进行讲演。本来,讲演会的组织者担心是否还有足够多的听众对这一题目感兴趣,可喜的是听众仍然很踊跃。这场讲演会由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董事长刘凯申博士主持。

在第二场讲演中,胡平特意从中共违反法治的角度,对法轮功现象这一主题做了补充发挥。胡平说,江泽民政权提出要依法治国,要实行法治,可是在整个镇压法轮功的行动中却处处违反法律,违反正当的法律程序。在这么大一场镇压行动中,连一个原告都没有,谁告谁呀?共产党说法轮功坑害人,坑害了法轮功修练者,可是法轮功修练者自己心甘情愿,根本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说来也是,法轮功来去自由,你不喜欢可以不参加嘛,参加了随时可以退出嘛。只有侵犯他人权益的行为才是犯罪行为,法轮功没有侵犯任何人的权益,那些信法轮功练法轮功的人都是出于自愿,他们自己不会告自己,他们又没有侵犯别人,所以也没有别人可以告他们,所以连一个原告都没有。

胡平指出,最近,海外公布了江泽民在两年前关于镇压法轮功的内部信件和讲话,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江泽民决定要镇压法轮功,是因为他认为法轮功已经形成了一股在共产党之外的民间力量,引起了他这位独裁者的极大恐慌。本来,法轮功并没有挑战中共专制的意图,可是由于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不能不激起法轮功方面顽强的抵抗,客观上使得法轮功成为抵抗一党专政的巨大力量。在信仰的鼓励下,许多法轮功成员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气。结果就是,象法轮功这样一种良顺柔弱者的群体,竟然扮演了抵抗世间最暴虐政权的吃重角色。这在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胡平认为,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一方面对各种宗教信仰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另一方面又产生了强烈的对这种或那种宗教信仰的需求。尤其是在社会发生急剧变迁,传统的价值观念面临重大挑战的时候,对信仰的需求更强烈。胡平也讲到了形形色色的宗教或信仰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因此我们格外需要坚持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的原则。总的来说,胡平认为,法轮功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支重要的力量。在未来中国的道德秩序重建,法轮功可能发挥积极的功用。

胡平讲演结束后,又回答了听众提问,现场气氛十分活跃。这次讲演活动也持续了三个小时。从两场讲演会的情况看,虽然有听众对法轮功持批评态度,但没有人公开表示支持当局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有人问,前不久在湾区华人中作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同情法轮功的人只占很少比例。这该如何解释?胡平说,这大概和调查出的题目有关。胡平讲起当年他当民联主席时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本来提的问题是“你是否赞成民联的主张和纲领?”胡平把它改成问“你认为民联有没有存在的权利?”结果,收回的问卷全都给出肯定的回答。胡平强调,问题不在于我们赞成还是反对法轮功,问题在于法轮功有没有存在的权利,人民有没有信仰的自由。

这次胡平来湾区讲演,不少民运界的老朋友也出席了讲演会。会后,胡平和新老朋友共聚一堂,热烈交谈。大家一致认为这次讲演活动十分成功。唯一遗憾的是,中共官方未能派人公开到现场和我们展开辩论。当然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他们自知理屈词穷,哪敢和对手堂堂正正地辩论呢。胡平说起在两个月前,美国之音计划进行一场空中对谈,讨论中美两国媒体是否互相妖魔化对方的问题,先邀请了《在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书的一位作者、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然后又邀请了胡平和另一位在美国大学教书的中国学者,然而到时候主持人告知李希光不来参加了。

四月三十日,胡平离开旧金山返回纽约。

 
分享:
 
人气:11,87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