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了,香港政府病了
 
2001-5-10
 
【人民報消息】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一個艾滋病患者親熱,不得愛滋才怪。此次財富論壇在香港隆重召開,香港政府,尤其是警方的表現,真叫人寒心:以民主自由飲譽全球的東方明珠——香港回到共產黨的手裡才幾天功夫,邪惡的共產流毒已經將香港政府擊倒。

據蘋果日報十日發表社論指出,明明是警方無理採取過激行動導致與請願者的衝突,助理警務處長張之琛先生卻說是請願者先挑起事端;明明是警方使用「插鼻」、「扣喉」等從外地學來的絕招強行把請願者從車上拖出來,張之琛先生卻說是請願者不合作及先使用武力。明明是警方行動過激過敏,張先生卻說是「謹慎行事」。流氓共黨「惡人先告狀」「睜眼說瞎話」的流氓統治被香港政府繼承,不僅讓當了一百年殖民的香港市民看清共產黨的流氓本質,更教市民心寒齒冷——共黨的魔爪,把香港的民主自由捏的粉碎,江澤民的黑腿,把香港的法制一腳踢進了維多利亞港灣;中共不斷向董建華等特區政府官員施壓,引進江澤民的「依法治國」和缺德治國,把香港變成共黨魔爪下的綿羊——按照這樣的想法、按照這樣的邏輯,市民的集會、言論自由根本一點保障也沒有,可以任由警方隨意剝奪,甚至被警方以武力對付。

事實上誰都看得到,江澤民的黑腿踏進香港,共黨的毒氣頓時籠罩著東方之珠。過去兩天的請願者雖然來自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訴求,卻沒有採取任何過激的行動,也沒有衝擊任何警方的保安安排。偏偏警務人員卻先下手為強,在沒有特別保安理由的情況下強行搶去請願者的請願物品、強行把一輛在路上正常行駛的汽車截停,把還沒有開始請願的市民拖下來及拘捕,甚至強行搶去請願者的手提電話。這些暴行簡直是就是從天安門廣場公安武警那照搬過來的。若果這樣也算是依法辦事,若果這樣也算是保障了市民的集會、表達自由,那到六四燭光集會時警員是不是可以把穿上悼念六四T恤的市民強行從地鐵、巴士上拖下來,施以「插鼻」、「扣喉」並加以拘捕呢?

學壞容易學好難,沒想到香港回歸才三年多,陳方安生退休才幾天功夫,共產黨睜眼說瞎話、抓你說明你有罪的流氓病毒就被江澤民帶到香港,擊倒香港政府。新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先生說,相比西雅圖警方,香港警務人員的行動已很克制。曾先生這樣說其實是在混淆視聽,西雅圖警方對請願者採取嚴厲行動是因為當地的示威者行動非常激烈,擲石、推倒汽車等手法層出不窮。相反,香港的請願者馴如羔羊,頂多舞舞標語、擡擡紙棺材、喊喊口號,並且乖乖地走到劃定的示威區示威。像香港這樣和平的請願根本不能也不該與西雅圖的示威相比。如此和平、克制的請願者卻遭到「插鼻」、「扣喉」等暴力行動對付。江澤民恬不知恥地在論壇上大放厥詞,盛讚香港的民主「前所未有」。自從香港落入中共流氓黨的手裡之後,香港市民的自由和民主權利的確遭到了「前所未有」剝奪。

對於香港警方染上共黨病毒的蠻橫做法,主辦「財富全球論壇」的機構也批評警方措施過嚴、行動過分。機構的發言人說,來香港舉辦大會是因為支持香港的言論自由,他們從來沒有要求特區政府把示威者隔離。是的,人家來是為了彰顯言論自由,警方的行動卻要扼殺市民的言論、表達自由,人家不批評才怪,不怕才怪。就如高瞻等被江澤民非法拘捕的學者,原本是想回國報效祖國,不料壯志未酬身陷囚獄,不叫海外華人心寒才怪。

社評說,應該看到,現在的問題已不僅僅是香港的形象受損,而是香港市民的言論及集會自由正受到損害,市民和平請願的權利正受到剝奪;我們對這樣的情況非常憂慮,也對警方及特區政府的行動強烈不滿。我們要求特區政府及警方向公眾交代採取不合理強硬態度的原因,更要求立法會立即召開特別會議調查及跟進事件,追究濫用權力的情況。

我們還應該看到,共產黨不除,江澤民不倒,香港就無法逃脫共黨的魔爪和江澤民的黑腿。推翻共黨統治,把江澤民繩之以法謝褡宀龐芯取4四巳蚧淖鈾錟殼暗氖滓笫隆?br>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