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江何其相似:葉利欽對權力極度饑渴屢遭打擊 (圖)
 
2001-4-7
 
【人民報消息】據英國《泰晤士報》4月3日的報導,一本將於本月下旬出版的關於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的傳記披露:葉利欽在政壇生涯陷入困境時曾經試圖自殺。該書還以詳細的篇幅透露說,葉利欽執政期間的民主作風值得大打折扣,因為他只不過是因為對權力極度饑渴而偶然被推上政治舞臺的。


  政治前途被封葉氏想要自殺

  這本名為《葉利欽時代》的書是由葉利欽執政初期的幾位前助手撰寫的,其中皮克霍亞擔任葉利欽的發言稿撰寫人長達10年之久。

  該書對葉利欽工於心計的老謀深算以及在蘇聯解體前夕那段風雲變幻的時期與戈爾巴喬夫之間的勾心斗角進行了全方位的透視。該書透露,在一次蘇聯政治局會議之前,戈爾巴喬夫曾經打算廢黜葉利欽,把他一抹到底削職為民,以徹底消除這一對他構成威脅的隱患,而葉利欽據說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沮喪到了極點,在會議開始前的幾個小時中他很是想不開,以至於想到了自殺。書中寫道,「1987年11月9日,戈爾巴喬夫接到了一個電話,被告知葉利欽試圖自殺。對於戈爾巴喬夫來說,葉利欽選擇的時機不可能比其他任何時候更加糟糕了」。4月2日,四位作者中的一人在接受《泰晤士報》的採訪時甚至證實說,葉利欽事實上還動了手,拿起一把剪刀往自己身上戳去,而在此之前他和政治局發生了激烈的衝突,原因是政治局內大多數人贊成罷免他的一切職務。

  健康已成問題更遭政治打擊

  據該書透露,戈爾巴喬夫在徵求了政治局內大多數人的意見之後決定撤消葉利欽的職務,並且決定在11月9日舉行的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上進行表決,毫無疑問通過是肯定的事,而會議的主持人是戈爾巴喬夫。儘管葉利欽當天上午還因為心臟病發作被送往醫院,但是戈爾巴喬夫還是通知他必須到會,而對於葉利欽來說,那一階段可謂是雪上加霜的日子,因為在此之前的兩個星期中他的身體健康狀況已經十分糟糕,睡眠不好,不得不依靠大量鎮靜藥物才能入睡。結果,在11月9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他幾乎都站立不穩。會議按照戈爾巴喬夫的預期設想進行,政治局絕大多數人對葉利欽提出了言辭尖銳和猛烈的批評,指責他違背中央的政策方針,而且實行自由化傾向十分明顯的做法。葉利欽陷入了空前的孤立,只有低下頭來老老實實接受批評。最後,葉利欽在此次會議上被解除了莫斯科市委第一書記的職務。

  並非雄才大略大多只為投機

  儘管葉利欽上臺之後也曾經試圖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尤其是在經濟方面,而且在政治上也試圖創造一種相對寬鬆的氣氛,但是根據該書的記載,葉利欽根本就是一個投機分子,而不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的信仰者。該書披露說,他是一個緊緊抓住大權不放的人,而不是願意放權的領導人,1991年他曾經宣布給予俄羅斯聯邦各共和國更多的權力,但是這只不過是他為了拉攏各共和國的領導人以免他們站在戈爾巴喬夫一邊去。1991年,他上任之後不久就走訪莫斯科地區的各軍種,忍受著糟糕的身體與將軍們一起痛快地喝酒也是為了拉攏對俄羅斯具有舉足輕重影響的軍人,後來在1993年的未遂政變中,將軍們毫不猶豫地站在他這邊就充分說明了問題。

  編者按:這篇4月7日羊城晚報的文章,真象那篇「江郎德盡」一樣,在借葉利欽說江澤民,江澤民對權力比葉利欽更饑渴,江忍受著糟糕的身體討好將軍們,向他們許願給一百個億改善生活,只為了保住軍委主席的寶座,江自己已經得了敗死病、愛滋病等許多不治之症,都活不到那天了,卻還期望著在十六大上占一席之地,這不是瘋了又是什麼呢? 民眾將會看到,隨著江的身體越來越垮下去時,江會越來越失去理智,不過江與葉利欽不同的是它不會自殺只會殺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