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12年最輝煌的政績:愛滋病由一點紅到全國一片紅
 
2001-4-3
 
【人民報消息】愛滋病這個妖魔正在向著中國蹣跚走來,愛滋病不完全是一種病毒造成的疾病,從更深的層面上看,愛滋病是一種社會病,由於精神道德的極端墮落,嫖娼賣淫席卷神州,吸毒,同性戀等等現象,社會在造就了少數爆發戶的同時,把相當一些邊緣人群推向賣血為生的悲慘境遇,正是這些社會因素的綜合,才構成了愛滋病傳播的社會條件。所以,在這個世紀之交,愛滋病瘋狂流行,也就一點也不足為怪了。

畢竟中國的人口太多了,什麼東西只要是太多了,自然就不值錢了,人的命也是如此。從另一個角度上說,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造成愛滋病蔓延傳播的那些社會問題,僅僅從醫學上醫治愛滋病也就是沒有意義的。愛滋病是上帝對於人類走向墮落的一個懲罰,面對愛滋病的肆虐,人類應當猛醒了!

據《中國新聞周刊》公布:2000年,中國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將累計達到60-100萬人,中國將每年為此付出4600至7700億元人民幣的代價。愛滋病的流行將成為中國國家性災難!

據中新社引述《中國新聞周刊》指出,15年前還是一片凈土的中國,現在已經是到處都能發現愛滋病的國度。15年前,江澤民還未上任時,人們談論起愛滋病的時候,認為那都是外國社會的墮落現象;現在,人們談論起愛滋病和江澤民的婚外性醜聞,就像談論晚餐吃什麼。

中國官方報告稱,到1999年中國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總共為15000多例;專家估計:保守數字至少50萬人,並且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專家斷言:愛滋病在中國已經進入快速增長期。

中國新聞周刊引述中科院院士、愛滋病研究專家曾毅的話說:「假如不迅速採取措施,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愛滋病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愛滋病的流行將成為國家災難。」

文章指出,按照曾毅的測算,當愛滋病感染者人數達到60至100萬的時候,隨之而來的經濟損失每年可達人民幣4600億元到7700億元。這個數字曾讓中國有關領導人擔心:愛滋病一旦流行會破壞改革開放以來的辛勤建設的成果。

衛生部公開披露的數字是:從1985年中國發表首例愛滋病人到1999年9月底,中國共報告愛滋病病毒感染者15088例,其中愛滋病病人477例,死亡240例。

《中國新聞周刊》援引艾滋病專家學者的觀點指出,這類數據遠不能描述愛滋病蔓延的險惡。「這在流行病學上毫無意義,只能誤導決策者,錯失抵抗愛滋病之害的良機。」

文章舉例指出,1994年以前,愛滋病毒感染者大多數為雲南的吸毒者。1994年後,愛滋病傳播超出雲南省,迅速向全國擴散。1998年6月,青海省最後報告發現了感染者,短短四年間,愛滋病毒感染報告全面覆蓋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專家估計的愛滋病毒感染人數直線上升,1993年為1萬,1994年為3萬,1995年為10萬,1998年是30萬,1999年,保守的估計數字是50萬。這就是江澤民當政的最輝煌政績。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專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說:「開始我們在地圖上只標出一點紅,後來是一片紅,現在全國地圖上已經沒有空白點了。個別地區已出現了愛滋病患者的大批死亡,蔓延程度已超過非洲。」

目前中國出現大批死亡的地區,是血源性感染的重災區,比如河南、河北、安徽和湖北幾省的一些鄉村。歐美國家基本斷絕了血液感染這一途徑,這使得因賣血、輸血而染上愛滋病,幾乎成了中國特色。雖然中國於九十年代頒布了《獻血法》,意在通過無償獻血來阻斷由有償獻血等原因發生的感染,但並沒有對原先感染愛滋病的賣血人員進行徹底清查,地方上還私建了許多非法賣血站,吸引各地的職業賣血者流動賣血。

從1993年開始,全國有10多個省發現賣血人群中,存在愛滋病感染者,數量極大。知情人士透露,血源性感染嚴重的一個原因,是基層血站的操作:把同血型的多袋血液混入離心機攪拌處理,保留上層的血漿,將沉澱的血球重新注入賣血者體內,以便快速再造血。如果其中一名賣血者感染了愛滋病毒,他就會將病毒傳播給其他賣血者,這些賣血者到各處血站賣血後,又將病毒傳播給更多的人。輸入這些血液的病人除了自己受到感染以外,還將愛滋病毒傳染給配偶和子女(如母嬰傳播)。據估計,如此一來,愛滋病病毒的感染率以10倍速度地增加。

在許多地區,愛滋病防治並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一些地方官員「諱疾忌醫」,生怕透露出當地愛滋病病情後影響「政績」,愛滋病防治人員受排擠和革職的現象時有發生。學者或者一些機構十分有限的調查也只能偷偷摸摸地進行。1998年,河南血源性感染事件發生後,有關部門調查感染人數,當查出132個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時,調查被停止了。「我們的工作有兩個:搞研究,和政府官員做斗爭。」一位因披露河南血源性感染問題而被停職停薪的地方學者說。不許說真話!現在江澤民更在教導全國人民必須說謊,否則大牢侍候。

農民太窮了,阻斷非法血源會受到以此為生的賣血者及其周圍人的抵制。民間有句口頭禪:「想發財,到汝南,一伸一卷十八元。」就拿河南上蔡縣文樓村來說,村裡十幾歲以上的人,幾乎都賣過血。不但跑遍了省裡的血站,還遠赴武漢、長沙甚至新疆去賣血。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期是文樓賣血的高峰期,全村3000多人中,1000多人賣過血。現在連遲遲不願承認的官方也說:「上蔡的愛滋病是由賣血感染的。」

文樓村乃至上蔡縣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愛滋病毒?一些文字材料上說:來自武漢的桂希恩教授在文樓村第一次提取了11個人的血樣,有10例檢驗出HIV呈陽性;第二次提取了140人的血樣,有80多例呈陽性。2000年初,河南衛生廳去文樓村抽取了152個人的血樣,但化驗結果至今未得到公布。

愛滋病從感染到發病以至死亡需要經過幾年的時間。幾年前,感染者因為未到病發期而使問題得到了隱藏,也沒有引起村民的注意。然而,從去年至今年,已有12人死於愛滋病。從今年正月初一到三月初一,7人在兩個月內死於愛滋病。

2000年8月,中新社記者到上蔡縣防疫站採訪,防疫站就與縣委宣傳部門通了氣。採訪衛生局王副局長時,被告知「沒空」,張局長則告訴記者:「你打錯了(電話)」。據傳,衛生部門生怕輸血受感染的病者提出訴訟,希望通過「捂蓋子」(即不對外張揚)使這個問題「自生自滅」。

當媒體記者初到文樓村時,村民希望輿論能夠促使縣裡面幫幫他們,但毫無作用,而感染情況的曝光也帶來了許多負面作用:使他們的蔬菜沒人買,子女的婚嫁也變得麻煩起來。2000年夏,上蔡縣流傳這樣的話:「愛滋病人報復縣裡不管他們,把自己的血液注射到西瓜裡。」

據說上蔡縣怕影響投資環境,怕農民出去打工沒人要,怕上面追究起以前放任非法採血的責任,所以要求村民們保持沉默。一位村民對中新社記者說:「縣裡打過招呼,不准接待記者。」

《中國新聞周刊》指出,目前中國愛滋病已經形成全國一片紅的局面,可怕的是否認和冷漠,並由此而引發「不作為」。不幸的是,從江澤民開始到地方都在這樣做。難道, 只有江澤民自己為這場災難付出沉重代價,才開始總結經驗教訓,才開始亡羊補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