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录像:治治江泽民的妒嫉与恐惧症
 
2001-4-28
 
【人民报消息】据新生网28日报导,北美法轮功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特此隆重推出系列新片,系统展示法轮功的发展,法轮功信徒为什么上访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以及江泽民的妒嫉与恐惧等实况。

以下为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系列新片之一:镇压法轮功--江泽民的妒嫉与恐惧,全片20分25秒。

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所有电视节目,网上可以免费观看,切莫错过!网址:

http://fgmtv.org

==============
文字材料
==============

镇压法轮功--江泽民的恐惧

1999年7月20日凌晨,北京,哈尔滨,重庆,西安,大连等城市突然开始抓捕法轮功的负责人。

7月22日,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在全国予以取缔。报纸,杂志和广播电台愤慨的指责声喧嚣。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的攻击,如暴风骤雨般激烈,大有天塌之势。

这一切几乎使人忘记了,仅仅几个月以前,中国许多的地方报纸,电视台对法轮功的赞誉。

这种戏剧性的变化让人费解。为什么中央高层突然对法轮功翻脸了呢?


公元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开始公开向社会传授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在19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获得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是博览会上获奖最多的气功师。

由于法轮功不仅去病健身功效神奇,而且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很快就传遍全国各地。并迅速传到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据官方统计,1999年仅中国就有7千万法轮功修炼者。

法轮功也受到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欢迎。自1995年传到海外以来,法轮功收到了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各国,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数以百计的褒奖。修炼人数呈爆炸性增长。


然而,这件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却为什么不被江泽民接受呢?

江泽民上台的历史,人民记忆犹新。他当上总书记既不是由中央委员会或政治局选举产生的,又不是通过其它合法途径上来的。

虽然身为国家元首,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全国这么多人的敬仰和信任。短短几年,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

民心上的失落感和政治上的不安全感,给江泽民带来妒忌,更带来恐惧。

1997年初,江泽民指使公安部一局,以调查法轮功进行宗教活动为名,布置全国公安部门进行非法打压。可是由于法轮功走得太正,找不到把柄,加上当时公安部领导人的抵制和反对,调查不了了之。

接著武汉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公开播放抵毁、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由于法轮大法弟子善意的解释,电视台纠正了错误,事件得到圆满解决。

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水灾,江泽民视察时得知,许多日夜奋战的群众都是大法弟子时,他非常不高兴。特别当看到电视报道中许多人捐款署名为“法轮大法弟子”时,更是忌恨在心。

1998年7月21日,江泽民又指使公安部发出《通知》,把法轮功内定为“邪教”,先定罪,后调查。引发一些地区公安部门开始公开干扰各地群众练功。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文中提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令江泽民大为不悦,当即把报告推给罗干。

1999年4月,江泽民在科技界的笔杆子何作庥,因为北京市禁止其在北京刊物发表文章,跑到天津的一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大肆攻击法轮大法,并对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进行人身攻击。江泽民在政法界的帮手罗干知道大法弟子一定会到杂志社陈清事实,于是做了精心的安排。

他先是出动警察抓捕了45名上访群众,但不许天津地方当局干预。当时天津的公安干警告诉修炼群众,只有去北京找中央才能解决问题,迫使大法弟子到天津的上级-北京中央政府-陈述事实。这就是震惊中外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万名大法学员集体上访事件。

整个上访事件中,大法学员没有呼喊口号或张贴标语,他们安静、祥和,默默地等待著政府了解情况,并积极配合公安人员维持交通。

朱熔基总理当天出面与法轮功学员交谈,并指派国务院工作人员听取学员们的意见。法轮功群众的理智和善意,以及朱容基总理的胸怀和诚意,使事情得以圆满解决。425当天,天津被抓的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释放。第二天,国家信访局领导接受新华社采访,正面报导了425上访,重申了国家对气功不打压的政策。

西方各国给予这种和平解决问题方式高度的评价,对双方的克制态度极为赞赏。

在各界,各国对425事件的赞扬声中,江泽民的妒忌心大发。这其中,他受不了的东西太多了。肯定425,就是肯定人民的觉悟和其他领导人的正确处理;肯定425,就是尊重国情,肯定人民信仰的自由和选择;肯定425,就是承认超越政党,政策之上的道德力量,人心的凝聚力;肯定425,客观上就会进一步改革开放,发展文明,弘扬中华传统。

425之后,中国官方曾在党内传达过一份绝密文件,是江泽民在425当夜所写。后来又有一份注明日期为99年6月13日的绝密文件从内部紧急传达。

江泽民说:“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

在“4。25密信”中,江泽民强调:“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

正是这种猜忌和恐惧,使江泽民视法轮功为眼中钉,肉中刺。当“两办”负责人和罗干向他汇报情况时,江泽民迫不及待的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4/25的当天,江泽民就秘密写信给军队高级干部,发出了镇压的指令。

在讨论“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朱总理刚说了一句:“让他们炼吧”,江泽民就指著他叫道“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朱总理同所有与会者握手告别,默默无言。

江泽民一面通过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以及官方媒体公开承诺“炼功自由”、“从来没有取缔气功”以安抚百姓,一面多次以个人名义作“批示”,把法轮功问题定性于“与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的高度,在党内传达“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并紧张地进行镇压前的准备工作。这一切善良的人民群众是根本想象不到的。

法轮功远播世界40多个国家,由于害怕镇压法轮功在国际上引起公愤,江泽民利用出国访问的机会,违反中国宪法的规定,在未经人大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宣布法轮功为邪教。2000年9月在新西兰召开的亚太地区经贸合作会议上,江泽民亲自把攻击法轮功的小册子和法轮功使1400人死亡的谎言作为礼物送给与会的各国领导人,这种与国家元首身份极为不符的作法,使国际外交界大为震惊。


1999年7月20日,一场对亿万无辜群众的残酷镇压终于拉开了序幕。事先准备好的谣言铺天盖地地压下来。什么敛财,毫宅,自杀,色情,等等,一律往法轮功身上扣。先是“非法”、“迷信”,进而是“邪教”,“反动组织”等等,最近公开把台湾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称作法轮功的“幕后支持”,报纸、电视,到处都充斥著对大法的造谣和诬陷。

大逮捕在全国各地开始了。公安部,国安部,民政部,宣传部联合发表公告,不准人民炼法轮功,甚至不准在家炼功。人大开会,遵照江泽民的意志,制定了违法中国宪法的反邪教法。

一时间,改革开放的形势逆转,法制倒退,社会倒退,整个中国大有天踏地陷,灭顶之灾的架势。江泽民对法轮功的仇恨,瞬间变成了全国人民痛苦的第二个文化大革命,第二个6/4运动。

亿万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权力被完全剥夺。他们被开除工作,开除学籍、军籍,赶出家门,没收财产,罚款,拘留,监禁,判刑,最长的达18年之久。出门旅行不骂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不许上车。旅馆禁止收留法轮功学员。使用株联九族,甚至株联朋友、邻居的办法。强迫离婚,强制流产时有发生。上访办公室直接变成了抓人的场所。全国上下,仿佛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水深火热的恶梦之中。

为了阻止学员们修炼,很多地方采用了法西斯的手段进行镇压。在北京的监狱里,看守用电棍将25名修炼者打了几个小时,人肌肤烧焦的气味充斥在空气中。一位80多岁的老人留著泪说:我第一次看到了警察这样打人民群众。

1999年圣诞节期间,6名山东广饶县的修炼者被当地政府押著游街串乡达6天之久。在严寒的天气中,他们的手被铐住,外套被剥掉。

一些乡村地区的官员对修炼者强行罚款,有的因为无力支付而被活活打死。

在城市里,法轮功的修炼者必须在他们的信仰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有人因此而被迫流离失所。

在学校,坚持自己信仰的学生被踢出大门。连小学生也不例外。

为了切断国内与海外的联络,从99年7月21日起,国际网路被切断,连电子邮件通信也被中断数日。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国有关公安部门还盗用法轮功修炼者网站的名义,从电子网络上进攻美国政府部门的网站。

江泽民还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引渡李洪志先生。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这个要求理所当然地遭到拒绝。

江泽民以为以他的权势,三下两下就可以铲除法轮功。可是他哪里想到,人的一切都可以改变,唯独信仰是无法改变的。道德升华了的修炼人,无私无我,为了人生存的合理条件和信仰真理的自由,自19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虽然全国范围实行黑色恐怖,但是每天仍有法轮功学员冒死到北京上访,用生命和鲜血向政府和人民讲清真象。

江泽民的镇压已成为为镇压的镇压。镇压不住的恐惧越发激起他无名的妒忌,由恐惧和妒忌加强的恐慌更加助长迫害的疯狂。江泽民告诉他的打手们可以任意处置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杀人放火可以不管,就是要镇压法轮功。

社会上一切行政组织,连街道居民也被用来监视和盘查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必须声明自己是不是大法弟子。全国人民被迫签名反对法轮功。

许多学员被送进精神病院,成为各种毒药的受害者。对女学员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使用包括强奸在内的古今中外最下流、残忍的手段。马三家劳教所就发生过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扔进男牢房的恶性案例。精神上的残酷折磨被江泽民用作摧毁人的尊严和人的思想的工具,企图强行迫使人们放弃信念。江泽民要求不惜一切将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从偏远农村一直到中央直属机关,从年幼的小学生到军中高级将领,无人能幸免于难。

2001年元旦,他又不惜以几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在天安门制造了一起所谓的法轮功学员自焚事件。企图挑起不修炼的民众和修炼群众的矛盾。在海外挑起使馆工作人员和华侨的矛盾,挑起不修炼的华侨和修炼华侨的对立。

因为严密的信息封锁,据不完全统计,到2001年43月为止,已有190多名大法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其中包括30多岁的王丽萱和她8个月的婴儿,在团河转化班被酷刑折磨致死。超过50000法轮功学员被拘捕,至少10000人未经审判而被送进劳改营,150人被判重刑。1000多人被送进精神病院迫害。甚至从联合国人权会议2001年三月开会以来,不到一个月的的时间里,新近迫害致死的人数就达15人以上。

中华民族是一个灾难深重的民族。除了天灾,中国人民还不断经历人祸。当我们仔细分析中国历次的运动,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凡是从上往下压的事情,最后都证明是当权者为了个人的利益,利用国家机器搞政治。特点是先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评论员文章定下调子,然后全国各地紧跟形势,进行批判。有许多部门会不择手段的打压,甚至不惜造假,诬蔑,陷害。而那些由群众自发的,代表广大人民意愿的行为,却往往在一开始就被扣上扰乱公共秩序,颠覆政权,反革命等等大帽子。

自古以来的暴君,独裁者,无不以专制、昏庸。猜忌,暴政,残忍为其统治特征,也无一不在群众运动的风起云涌中轰然倒台,落得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

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其失败的命运。江泽民的所做所为已公然践踏国家宪法,践踏人民的基本权力。他的可耻下场指日可待。

每一个人的未来是自己选择的,智慧的人会分清正邪,在大是大非面前,会作出正确的选择,会用手中的权力多行善事,为自己,为民族,为国家的未来造福。善的力量是巨大的,是那些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好人的人低估了这一点。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