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秀沒有蒙住阿根廷第一大報記者的眼睛
 
2001-4-17
 
【人民報消息】本文譯自南美阿根廷第一大報「拉納錫昂報」的主版社論,該報在整個南美洲發行,在當地影響力可比紐約時報。多年來南美記者以其寓意深刻的筆法和華麗的表現方式作猛烈的批評而著稱,這篇社論被認為是對江澤民極其嚴厲的抨擊,江澤民的西班牙語白學了。。

「拉納錫昂報」社論說:中國主席江澤民對我國訪問的意義不僅僅限於到訪期間的預定商務協議和雙邊合作,換句話說,從這個亞洲大國和我們南美洲國家之間交流所產生的未來影響來看,他在阿根廷,以及整個南美洲的出現應該被認為是個影響深遠的吉兆。

中國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大市場在世界上顯得尤為珍貴,這使得我們從某些利益出發,以中期和長遠的目光去考慮商務關係的方針,因為它可能與以後的商務政治關係重大。

自從鄧小平於1997年2月去世後,正在來訪的這位國家元首以公認的效率支配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命運,然而他拉丁美洲之行的積極一面絕不能使我們忘記這個國家在內政和政治制度上不斷展示出的黑暗。

事實上,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悲劇落幕之後,在關於人權現狀和個人自由問題上,中國幾乎沒有進步。總的來說,當今的統治集團一直以缺乏各種形式的司法保障為特徵。


4月16日江澤民在委內瑞拉與當權者查韋斯在一起居然出這種醜態

這使得我們設想,從這些悲劇性的事件發生以後,中共意識到反抗其專制的力量開始增長,並由此而感到了威脅。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迅速地阻止一個希望成為政治反對黨的中國民主黨建黨。出於同樣的原因,中共同法輪功這一先進運動對立起來,迫害並折磨法輪功的負責人。同時他們繼續暴力鎮壓西藏和維吾爾少數民族領袖。

鑒於這種狀況,美國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了具體的譴責動議。提案具有一定的象徵意義。

北美的提案因為尚未獲得西方國家的支持而顯得孤獨,這意味著仍然只有極少數國家在行動上把他們的道德觀貫穿於國際關係中。事實表明不同國家存在著不同的標準,某些國家態度堅決,而另一些國家則手法圓滑,傾向於玩世不恭地屈服於權力影響和經濟方面的便利。

保護人權不應看作是中國的內政,因為世界上所有的公民都應受到國際公認的保護,任何階層都不例外。在此向來訪的主席表達必要敬意的欄目中,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提醒我們自己。整個世界隨時在等待中國開始拆除暴虐極權主義制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