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外長取消訪港 中央看江澤民笑話
 
2001-4-16
 
【人民報消息】香港的法輪功已經被劃在江澤民殲滅法輪功戰的包圍圈內,成為圍剿的對象了。

在中新社的「採訪」下,「愛國」人士紛紛發表義正詞嚴的談話,敦促港府取締法輪功。一位有名的全國政協常委當仁不讓,他認為法輪功現時主要作政治活動,已不符合當初註冊的性質和宗旨,應立即取消其註冊。一些香港特區人大代表也都認為法輪功已不符合香港註冊條件。

除了這種取消註冊,使之成為非法組織的辦法之外,還有人主張,特區政府應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對「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和「竊取國家機密」等行為,予以鎮壓。

其實這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原本是大陸早先「反革命罪」的舊酒換新瓶。這是極其含糊的條文,實際上是懲罰政治犯的武器,可以由當權者任意解釋,用來對付政府不喜歡的人。自從這一條《基本法》訂立以來,就一直存在爭議,港府也一直沒有對此進行立法。現在好了,有了法輪功問題作為由頭,乘機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推上日程,那就不止法輪功了,而是一切不符合第二十三條的東西,都在取締之列。這一下子,香港就永保清靜了。

這真是一箭雙雕!不,不止一箭雙雕。這項立法不是一枝箭,而是一面網,一面天羅地網,足以把一切「反中亂港」勢力和「國際反華」勢力以及北京不喜歡的人們一網打盡。

應該說,這是九七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在香港所遭到的最大威脅。說實在的,北京早就有人對「一國兩制」不耐煩了。乾脆實行「一國一制」多 痛快!中國早就應該統一於社會主義,這樣香港在政治上也就「和中央保持一致」了!

歐洲潑水,北京降溫

真是不巧得很,正當香港政府幾位官員和社會上的「愛國」人士為取締法輪功而熱心奔走的時候,從老遠的歐洲潑來一盆冷水:原訂來華訪問的荷蘭外長奧爾斯騰,臨行前突然取消了此次訪問,因為中國政府阻止他訪港時會見法輪功人士。

這是很響亮的一記耳光,對中國的國際形象,特別是對香港的國際形象是一次嚴厲的打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它所保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它的國際自由港地位,還對世界有多大吸引力呢?一個友邦的外長來到這裏,竟不能和一個合法註冊的團體見面,這種「一國兩制」有多大可信的程度呢?所以消息傳來,香港各界對荷蘭外長取消訪問都很失望。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塗謹申埋怨說,這是香港受了中央政府的連累,「殃及池魚」。

不過歐洲這盆冷水,倒是給北京降了降溫,至少使中南海決策層裡一部份人的頭腦有所清醒。

中國對西方的外交,特別是事關人權問題,一向以強硬著稱。如果按往常慣例,荷蘭政府給中國政府這樣大的一個難堪,特別是因為中國鎮壓法輪功而取消訪問,中南海一定暴跳如雷,肯定要提出強烈抗議,甚至發動大規模的示威也說不定。但是出人意外,外交部發言人不但沒有抗議荷蘭「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而且很有禮貌地「表示理解」,並且歡迎荷蘭外長以後再來。

從被潑冷水而能如此冷靜,如此溫文有禮,可以看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在政治局中是不得人心的,中央其他人對荷蘭政府給予江澤民的狠狠打擊是贊同和支持的。這又一次讓江澤民的權威受到挫敗。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