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流行的術語看江澤民無法「圓滿」成功
 
巴靈笛
 
2001-3-7
 
【人民報消息】中共的政治運動,自有一套意識形態味道濃烈的「政治正確」規則。這一規則首先得到體現的地方,就是人們日常用語的變化。

比如,在「文革」中,「先生」、「女士」、「小姐」、「太太」那就是資產階級成員的標簽。誰要被冠以這其中的一個「稱號」,那麼,他(她)的政治生命就到此完結了,肉體生命即使不死也只能茍延殘喘。翻開「文革」時的報刊,看看當時的無產階級究竟都把什麼人冠之以這類「頭銜」,好奇的話,再追蹤一下這些人的下場。如此,你就會發現,那些被中共意識形態熏陶過的詞匯,都是在運動中被有著這類「稱號」的人的血逐一洗禮過的。

當然,在這裏,你千萬別鉆牛角尖:為什麼叫這個「(鄧)大姐」、那個「(蔡)大姐」行,叫「小姐」就不行;為什麼叫「老太太」行,叫「太太」卻反而不行……別忘了,共產意識形態的邏輯就是破除一切既定邏輯,其「政治正確」的道理就在於蔑視一切通行的道理。

當下中國大陸正如火如荼開展的運動,也有了某些「政治正確」的端倪,其影響所及,自然也在日常用語中首先體現出來。

「深入揭批法輪功」以來,北京人掛在嘴邊上的一個稱呼受到了「牽連」,這就是北京人尊稱他人的名詞──「師傅」。說「牽連」,是因為法輪功稱的「師父」與北京人稱的「師傅」本非一回事。但是,由於發音相同,實際使用中又無法分清,所以,「師傅」一詞,在北京人的稱呼中開始銷聲匿跡。或許,這是「政治正確」的威力所致?

以往北京人無論稱呼什麼人都以「師傅」冠之,即使是敬愛的江總書記,也被相當多的北京人私下親切地稱之為「江師傅」。至於以「江師傅」為核心的常委裡,那個木匠出身的人,則是地地道道的「李師傅」。比較起來,北京人的「師傅」一詞,比「江師傅」重要思想流傳的範圍還要廣。

如今,因為「李師父」,北京人的「師傅」算是叫到了頭──在口語裡,有必要作一點繞口令式的蛇足之釋:此所謂「李師父」,當然不是木匠李師傅,而是法輪功李師父。雖然大多數北京人不大留心共產意識形態的「政治正確」規則,但是,作為百年古都的市民,避諱還是懂的。所以,現在,你如果再到北京,尤其是到天安門廣場去「朝聖」,千萬記住,不要稱別人「師傅」,免得給自己帶來尷尬,給別人帶來輕則拳腳、重則勞教。總之,「師傅」成了北京人的新避諱。

對北京人而言,不稱「師傅」,可能有點別扭。的確,「師傅」是中性詞,也幾乎沒有年齡的限制,因此稱呼起來比較方便。但是,稱不稱「師傅」,對革命事業卻無甚損害。畢竟,在「師傅」之外,還有「總書記」、「總經理」、「總裁」、「董事長」、「CEO」……不怕遭人白眼,叫一聲「同志」也差強人意。此外,還有解禁的「先生」、「女士」、「小姐」、「太太」等等既體現年齡又凸顯性別的稱呼。況且,「師傅」這一稱號也並非沒有弱點──木匠李師傅能教人木匠活,書記江師傅能給人灌輸重要思想……街頭相遇,萍水相逢,你就隨隨便便稱一個人為「師傅」,這個「師傅」能教你什麼呢?

除了「師傅」,還有一個詞也幾乎成了邪惡的代名詞,這就是「圓滿」。深入揭批法輪功的革命大批判檄文告誡人們:「圓滿」就是死亡,追求「圓滿」就是追求死亡;「圓滿」就是欺騙,宣揚「圓滿」就是公開行騙;「圓滿」就是走火入魔,實現「圓滿」就是自我毀滅……自焚者點燃的熊熊烈火,又成就了一個「政治正確」的避諱詞語。

相形之下,把「圓滿」一詞列入「政治正確」的避諱範圍,則可能對革命事業不無影響。遠的不說,就說正在舉行的「兩會」,到底還要不要追求「圓滿」呢?要知道,以往中共舉行的所有會議可都是在實現了「圓滿」之後才結束的!不信?看看中共的報刊,從「八大」到「十五大」,從一屆人大到九屆人大,哪次會議不是在「圓滿成功」聲中落下帷幕?

如果按照揭批法輪功的「政治正確」原則,中共果真放棄追求「圓滿」,那麼,其所舉行的任何會議當然還會照例都取得成功,只不過這種「成功」是沒有「圓滿」的成功,是有所缺失、有所損益的成功。若此,這種「政治正確」不更弦易轍的話,那麼,日後的中共「十六大」,也將必定只能取得一個沒有「圓滿」的「成功」。

不過,如果中共只是矢志不讓別人「圓滿」,而自己卻千方百計地追求「圓滿」,甚至不惜以破壞別人「圓滿」來實現自己的「圓滿」,把自己的「圓滿」建立在別人「不圓滿」之上,那麼,中共能否成功地實現自己的「圓滿」就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或者是沒有成功的「圓滿」,或者是沒有「圓滿」的成功,這就是中共此次「揭批」運動的結局。

轉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