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越來越失去了自己
 
2001-3-6
 
【人民報消息】一個朋友來家,聊起如今的世態人心,說了她經歷的一件小事:那天她坐輪渡過江,上船時,見一位盲人在跳板上戳戳點點搖搖晃晃地走著。她怕他摔倒,怕他手裡的竹竿卡進跳板縫裡,便上去攙他。沒想到她剛剛扶住盲人的胳膊,那盲人猛然停下,狠狠甩開她的手,驚慌地喊起來: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她又委屈又氣惱地說,好心好意想攙你一下,怎麼又是躲又是叫的……那盲人喃喃地說,我怕你要把我推到江裡去。

許多人都有這類尷尬。見人家婦女又抱孩子又提行李,想去幫一把,人家一臉狐疑地拒絕,幫著提行李吧,怕你搶了行李,幫著抱孩子吧,怕你拐了孩子;上公共汽車,你讓老人婦女先上,他們第一反應便是將掛包從背後挪到前面或迅速摸一下褲子後面的口袋。一個開帶座小貨車的司機說,他從前過長江大橋時,常常在車站帶一些人(那時,空貨車白天不讓過橋)。當時,他只要停車,說聲過江,呼呼啦啦一下子就上滿了人。不久前的一天,他心血來潮,在漢陽琴臺將車停下,對一大片候車的人喊:誰要過武昌,不要錢。半天,竟沒人敢上。不知是怕他最終仍要收費呢,還是怕上了別的什麼更大的當。最後終於上了三四個小伙子,那司機自己卻怕起來了,怕那幾個人心懷歹意把人打了,把車搶了。

見路邊有人倒著,想送去醫院,怕他家人不給藥錢還說是你將他撞倒的。想給行乞的小女孩一點錢,怕她那滿紙血淚是請人胡編亂寫的,說不定她每天掙的錢比你多得多。到小攤上買東西便宜,怕是水貨;到大店裡買東西怕貴,怕貴了還是個水貨。原來怕售貨員一臉晦氣愛理不理,現在怕售貨員太過熱情向你推銷的卻是積壓商品。怕在火車上和人聊天,讓別人將你的情況套了去,你人還沒回家,那歹人已將你家門騙開。怕喝人家的茶水飲料,怕裡面放了蒙汗藥。問路怕人家指反方向,敲錯門,怕人家懷疑你是小偷。走夜路不再怕鬼,怕打劫的強姦的。怕在街上勸架,怕那剛還你死我活的小兩口到頭來一起對付你。怕跳到水裡去奮勇救人,等把人救上來你自己的衣物錢包都不見了,或萬一你犧牲了,你的老婆孩子從此衣食無著而被救的人卻沒事人一樣……

總之,如今讓人害怕的事多起來了。

中國老百姓原來多是怕官,怕皇帝,怕旱怕澇怕蝗蟲。後來怕八國聯軍,怕洋人的洋槍洋炮,怕日本人,怕戰亂。新中國了,老百姓沒什麼怕的了。曾經有一首歌這樣唱: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那時這一類怕誰不怕誰,說的都是些遙遠的大事情,就老百姓過日子來說,確實無須怕那些遠隔十萬八千里、一生從未謀面的「美帝蘇修」。而今天,這些怕著的,都是實實在在時時刻刻會發生在你身上的。甚至最親近的人,也會相互害怕著。怕對方席卷自己的財產,夫妻倆有各自單獨的存摺;怕親戚舊友兀然來訪,會張口借錢或相中了某個物件伺機順手牽羊;怕老人再婚,會把一筆遺產分攤到了別人家的孩子身上;因為害怕,我們發明了做在三角內褲上的錢包,因為害怕,我們把自己的住宅改造得象一個關猛獸的大鐵籠;因為害怕,我們說了三句真話趕忙又說兩句假話;因為害怕,我們再也不會天真地笑燦爛地笑……

當我們害怕著任意一個人的時侯,我們自己也常常被人害怕著。

我們其實是自己害怕著自己。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心中都有一個因功名物欲而不小心放出來了的魔鬼。一個剛剛因賣水貨而賺了黑心錢的人,在回家的路上會害怕司機多訛他的票錢,而司機又會害怕撞上攔路罰款的真假「李逵」,而這些真假「李逵」們又害怕那些真刀真槍不要命的歹人……

前面說的那個盲人,看不見這個世界。他不知道前來攙扶他的,是一個漂亮文靜的女人,而不是一個滿臉猙獰的流氓後生。但他的第一反應便是別人要加害予他。這其實是許多眼睛並未失明的人也常有的心態。

江澤民時代,中國匪盜橫行,貪榮娼盛,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們可為蠅頭小利而打破對方腦袋,已經到了人人皆為近敵的地步。但更可悲的是,人們卻在這時代的「污泥濁水」中隨波逐流。人們越來越失去了自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