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从何时起在江泽民手上变成了纸糊的?
 
2001-3-30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指责「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目标是「实现推翻中国并产党的领 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图谋」。如果说有些老百姓在中国、在香港、在外国修练法轮功,中共就垮台了──中国共产党从何时起变成纸糊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江泽民如果担心有被推翻的危险,就应从自身内部去找失去民心的真正原因。

江泽民指责「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目标是「实现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图谋」,结论是「一定要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与法轮功邪教组织进行坚决彻底的斗争」。后来在香港有些人即提出「法轮功活动政治化、国际化」之说,当是在「统一领导下」为所谓「政治图谋」之说所作的注解。

江泽民对法轮功「图谋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指控,不论从理论的角度还是实际的角度来看,都不能成立,而且可笑。


内因起根本作用

按照马列经典的教导,如果担心中国共产党有被推翻的危险,那么,应当从共产党本身内部去找根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共产党虚弱了,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是否腐败了,不再为人民服务?还是其它原因?不可动不动就指控谁谁「被外国势力所利用,企图颠覆中央政府」那只是自欺欺人之谈。「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这才是马列的经典理论。如果说有一部份老百姓在中国,在香港,在外国修练法轮功,江泽民就垮台了──这是哪一家的理论?中国共产党从何时起在江泽民手上变成了纸糊的?


苏联解体之启示

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表明了「内因论」是符合实际的经典理论。苏联从称霸世界的「超级大国」地位解体了,推翻它的是「西方敌对势力」吗?不是。是苏联国内的东正教吗?不是。它恰恰是被苏联共产党的「内部势力」「颠覆」了的,是苏联共产党推翻了自己。所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要到法轮功那里去寻找自己有可能被「推翻」的根据,就是企图转移矛盾。这样能「保住江山」吗?


究竟是谁「推翻」了赵紫阳?

中国的经验教训也给予人们同样的启示。在一九八九年风浪中,在中共高层中,对学生群众运动所持态度及处理主张,最接受马列理论和中共党章规定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紫阳。然而,赵紫阳下台了。究竟是谁「推翻」了赵紫阳?当时法轮功还未传出来,当然不是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群众,正是中共的内部势力「推翻」、「颠覆」了他们自己的总书记。

如今要请教江泽民总书记:当时「推翻」赵紫阳的中共内部势力,究竟是藉助于哪一股「西方敌对势力」而取得成功的?也不是求助于什么拳、什么功、什么教 而取胜的吧?


老百姓能改变中国杜会制度?

按照马列的经典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的基本内容是「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经济,以国营经济与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叫做社会主义。如今,恢复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合法性,引进了外国资本,形成国营企业与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共存的局。官方起了新名称,叫做「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老百姓则称之为「中国式的资本主义」。

政策、法律改过去改过来,都是江泽民在那里「改变」,不用说普通老百姓,连普通共产党员也无从插嘴。至于说那一两千、两三千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跟着举手通过中共中央的既定提案,就像一九九九年十月人大常委会那样,相信很多委员连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都一窍不通,就举手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提案。

人们不妨想一想,中国的事情,都是江泽民在那里一手主事,朝一个方向「改变」过去,老百姓从来都没有说话的份儿。炼炼法轮功怎么「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呢?奇怪的是江泽民到处作报告,讲「三讲」,怎么越讲「社会主义制度好」中国越变成「江家作坊」了呢?中国的钱都跑进「江氏钱庄」里了呢?


江泽民逼出来的「政治化」「国际化」

如果说香港法轮功「政治化」,那是逼出来的「政治化」。何以见得?当权者指责法轮功是「邪教」,下令「取缔」,接着采取镇压行动------这是「政治」。如果法轮功学员说,「我不邪,我反对镇压」──这就「反对中央政府」了,也是「政治」。如果法轮功学员说:「我接受镇压,我对江总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就是「拥护国家领导人」,不是「顽固分子」了,但还是「政治」 。

至于「国际化」──谁是将法轮功问题「国际化」的始作俑者?一九九九年九月,江泽民到新西兰参加亚太地区经贸合作会议,居然带着攻击法轮功的小册子,分发给与会的各国首脑,包括美国总统克林顿。江泽民以一国之尊在最高级国际会议上散发反法轮功的「国家一级传单」,硬是把各国首脑商讨国际贸易的经济会议「政治化」,使众多西方外交官为之目瞪口呆。

其后,江泽民又在伦敦把法轮功问题「国际化」,发表谈话说:“我这个人是念自然科学的,绝不会相信这种东西”。“我是研究了一下……我们对法轮功这件事采取了非常认真的态度去处理。我想,我们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当时江泽民当然没有想到,在「取得决定性胜利」整整十五个月之后,即2001年元月十九日,居然又要安排朱熔基在李岚清和罗干两位专则镇压法轮功的大员「随行」「陪同」之下,出面宣布又一次「中央的统一部署」。「统一部署」面世之后四天的一月廿三日,迅即发生天安门广场「痴迷者自焚事件」。自焚事件其后被利用作为向香港特区政府施压取缔香港法轮功的理由。


江泽民拿不出像样的「理论解释」

江泽民指控法轮功「图谋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如果与历史实际相对照,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由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政府名义下令「取缔法轮功」,到2001年元月发布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积累了十八个月镇压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理应可以拿出像样的「理论解释」来吧,而实际出笼的却是如此笑话百出的「纲领性指控」。

依照中共的传统,「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应当叫做「反党」或「反革命」,如今却定性为「邪」,这就反证这个「纲领性指控」是诬陷,因为古往今来,「邪」并没有确切的定义。

难以理解的是,堂堂十二亿人口大国的执政党头子江泽民,面对国内国际那么多问题,日理万机,却要花那么大力气和一个没有武装的民间练功组织较劲。自称手中掌握「最高真理」,实则背弃马列祖宗遗训自行其事而已!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