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發怒拍案:這是官逼民反,不反才怪呢!
 
2001-3-30
 
【人民報消息】有十五個省(區)人大代表團提出了如何保障農民利益的議案。

河南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南省人大代表提出:農民負擔的稅多達五十多項,甚至連鄉、縣幹部出差旅費,幹部子女上大學費用、招待上級幹部到農村考察費,都要以『臨時稅』、『支持政府稅』、『互助稅』、『光榮稅』等名義向農民徵收。

出席河南省人大代表團分組討論的朱熔基聽了代表的發言後,發怒拍案,問省委書記、省長:「對這種逼命稅,知不知情?這是官逼民反,不反才怪呢!」

溫家寶在安徽省人大代表團的會議上說:「近年來,每年有七萬多宗農民示威、遊行、請願事件,上千宗以暴力抗稅、抗官僚、抗壓制的事件,問題就出在政策、幹部身上。」

在江澤民時代,農民的命不如一根草,到底有多少人被殺被虐,永遠也沒辦法統計出數字來。

下面是國際特赦組織報告中首宗提及的例子:

三十歲的周健行,是湖南醇化鎮的農民。

他的妻子九年前誕下兒子後已接受絕育手術。傳聞她再度懷孕,警察要求作出檢驗。

周說自己找不到妻子,據報因而受到拘禁。「不讓他吃飯、把他倒吊、用木棒鞭打他、用煙頭灼他……據報,官員然後用烙鐵在他下身打烙印、用鐵線綁他的生殖器,把他的陰莖扯下來。」......

周在九八年五月十五日逝世。數千人在辦公廳外騷動抗議,請願及示威甚至擴展到省府長沙。

該案主犯被判處死刑,一年後卻減為無期徒刑,「並獲准在家中服刑。」

湖北一個鄉黨委書記寫了一封信,上書國務院總理朱熔基,描述現今鄉民的苦況,朱看後激動不已。這封信在全國媒體公開後更打動了億萬中國人的心,上月底他被《南方週末》評為年度人物,將他視作中國的希望、良知。可惜這個「中國的良知」卻因揭露了農村的黑暗,開罪了地方勢力,再也待不下去,被迫遠走深圳打工。

他叫李昌平,三十七歲,經濟學碩士,在鄉鎮工作了十七年,上書朱熔基時任湖北監利縣棋盤鄉黨委書記。去年他含淚寫下題為《一個鄉黨委書記的心話》的信,告訴朱熔基:現在的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

農民難繳苛費出走

蘋果日報28日報導,李昌平在信中說:「上級領導只聽農民增收就高興,報農民減收就批評人……如果有人講真話、實話,馬上就有人給扣上帽子『政治不成熟,此人靠不住』……可是我卻經歷了近三個月的思想斗爭,因為我自己也覺得給您寫信是『不成熟』的表現,是『靠不住』的表現,做實事求是的幹部太難、太難啊!……」

他說,開春以來,棋盤鄉的農民快跑光了,一萬八千勞動力走剩三千人,都是抱「要死也死在城市、下輩子不做農民」的負氣想法,以致全鄉六成五的田被荒棄。

農民出走的主因是負擔過重,八成農民種田虧本,但村民無論種田否都要繳納宅基費、自留地費等,不論是剛出生的嬰兒還是八十歲的老人,都要交納人頭費。「我經常碰到老人拉我的手痛哭流淚盼早死,小孩跪到我面前要上學的悲傷場面……」造成這種局面,主因是基層政府冗員過多,農民都養他們。

李昌平這封信令朱镕基大為震動,下令徹查,農業部派人暗查,證明李昌平所言非虛,朱再批示,湖北省派副省長親到監利整頓。

李昌平有的是良心

亂收費問題解決了,但李昌平開罪了太多人,九月被迫辭職,到深圳打工。

為何李昌平能以近三萬張網上和來信選票(得票率三成八)當選年度人物呢?一位網友說:「是因為他敢於面對現實,敢於揭露真相。而一個敢於面對真相的民族,才是一個自強不息的民族!」另一人則寫道:「現在最缺什麼?第一是良心!第二是良心!第三還是良心!所以我投李昌平一票!」

農民為什麼這麼苦?看看江澤民的豪華專機就什麼都清楚了!江竟然在國庫極其空虛的今天,在「兩會」上仍然要人大通過花30億建一個大劇院,正如投李昌平票的那個人說的,江澤民最缺什麼?第一是良心!第二是良心!第三還是良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