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環「點道即止」
 
巴靈笛
 
2001-3-30
 
【人民報消息】老百姓幾乎每天都能在中央電視臺晚間新聞聯播節目中目睹領導人的光輝形象。至於他們對這些每天都必有的「見面」有何反應,則未有權威機構進行調查。不過,從領導人自己一再強調要「少開會」、「少露面」、「少上電視」等體恤下情的言論來看,他們對百姓的觀感還算是心有靈犀,雖然在電視播出的時間安排上依舊看不出他們說這些話和不說這些話究竟有什麼區別。

這也難怪,因為電視裡的領導人,今天說的話和昨天說的話沒區別,這個月說的話和上個月說的話沒二樣,今年說的話和去年說的話也差不多少,以致於普通百姓以為當中國的領導是天底下最容易的事,從而對領導人失去了敬畏感其實滿不是這麼回事。

就說最高領導層那幾個人,雖然不說官話、大話、空話、套話的時候少,但是畢竟還有說點真話和心裡話的時候,只不過說這種話的場合特殊,機會甚少罷了。例如,在「兩會」上,最高層領導人要到許多代表團,但是,能說幾句真心話的場合卻實在不多,絕不是走到哪兒就把心窩子掏到哪兒。並且,即使說了什麼有感而發的實話,也不見得就能見諸媒體。

江澤民能說幾句肺腑之言的地方是上海代表團。每年「兩會」,江澤民都要到上海團用上海話「搗」上幾個小時的「漿糊」。

當然,所有這些講話,都很少向外披露。但是,頗不尋常的是,在「兩會」閉幕半個月後,卻有媒體透露了一些李瑞環在天津團的講話內容。這些內容,是當時媒體報導李瑞環在天津代表團的講話中所沒有的。披露出來的講話雖然不長,但是,卻有助於人們解讀李瑞環在政協閉幕式上講話的「話中話」,有助於人們理解為什麼這個不長的講話能贏得委員們的十一次掌聲,而獨江澤民不拍巴掌。

李瑞環說:「為政之道在於安民,安民之要在於察其疾苦」。他並展開說,執政的要領是把最困難的人安排好,穩住群眾、穩住人心、穩住全局的關鍵是穩住最困難的那部分人。他又不無所指地說,「各級」幹部要牢記黨和政府的宗旨,多想些群眾冷暖,少想點個人「政績」;多搞些雪中送炭,少搞點錦上添花 ....

說誰呢?

什麼是「安民」?今天批這些人,明天抓那些人,這肯定不是「安民」。哪些人是最困難的人?那些有病沒錢治的人,應該算作其中一部分這些年,「各級」幹部搞了哪些雪中送炭,又搞了多少錦上添花?李瑞環在講為政之道,在他看來,有的人也確實不知「道」。

無「道」,就要「修道」。「修道」,就不能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嘴上說一套,底下幹另一套。不知「道」,就要問「道」。當然,問「道」,不能問「道」於盲,更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

最近,江澤民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就不恥下問為什麼美國有那麼多大事,還要「管」別國的這個人被關那個人被押等人權方面的小事(大意)。其實,對這個問題,李瑞環不是回答得很清楚嗎?「把最困難的人安排好」是為政之道、為政之要,是執政的根本,這本不是小事,否則就是不得「要領」。難道政府只是給百姓辦一些諸如造原子彈等方面的大事的麼?看來,江澤民真是不知「道」啊!

古人雲:「朝聞道,夕死可矣。」不知「道」江澤民在知「道」之後又該如何自處。當然,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入「道」則是另外一回事。

再者,別忘了,李瑞環有「小木匠」之稱。俗話說:「長木匠、短鐵匠」,先留有餘地,最終把事情辦得可丁可卯,應該是李瑞環的拿手活。李瑞環現在這一番話當屬「點道即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