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來稿:百姓心語話江狂
 
佚名
 
2001-3-26
 
【人民報消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 隨著老百姓對大法的了解,公開談論法輪功的漸漸地多了起來。對江澤民的邪惡本質也敢於公開地發表自己的真實想法了。以下幾則是我最近耳聞筆錄(筆者註:所有記錄只能代表談話者個人的意見):

一﹑這個社會要是這樣的好人都要鎮壓就完了。

在北京西客站筆者遇到一位退休國家幹部,閒聊 之余談及法輪功,他發出這樣的感慨:"我見過許多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一個社會要是這樣的人都要去鎮壓,這個社會就徹底地完了。"

二﹑"我看中國是好不了了"

某企業領導從山東出差回來,心情沉重地說"我看中國是好不了了,這沒完沒了的政治運動,我從山東榮城〈音〉到青島,半路上我們車上所有的人都被趕下車,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了,結果我們下車後一幫警察要車上的每一個人都要從一個很窄的過道裡過去,地上放著一張李洪志的像片,警察逼著我們從像片上踩過去。結果有兩個小孩蹦蹦跳跳地跑了過去剛好沒有踩到,警察卻非要把兩個小孩叫回來重新踩一遍,你說這政府也不怕天下人笑話,不論法輪功如何你也不能這樣對待他〈李洪志〉呀!有那麼多人信他,你能說人家的不好嗎?都什麼年代了還這樣搞政治運動,能把中國搞好嗎?唉!〞

三﹑〝真正愛國的還是你我這樣的老百姓〞

幾天前搭一輛出租車,與司機閒聊 ,司機抱怨說他每天都得幹十幾個小時才掙到錢,因為每個月他們的〝份錢〞〈上交出租車公司的錢〉就要四五千,〝開出租車公司也都是那些當官的,現在這些當官的包括那些中央領導人你看哪一個想著這個國家了,想著我們這些老百姓了?都是為著自己個人的私利貪污腐敗。人家法輪功煆煉身體卻要受到這樣地鎮壓,其實現在真正愛國的還就是你我這樣的老百姓,真正地希望這個社會能穩定。〞

四﹑〝現在的警察就是我們的敵人〞

偶然聽到開車司機們聊的話;〝其實警察就是我們司機的敵人,你要是出點事他準想著法子整你,給你一臉橫肉,你看人家國外的警察對誰都忒有禮貌,咱中國的警察也是我們這些納稅人供養的,他憑什麼對你這麼橫呢?這真是自己養狗咬自己,要是這幫警察都不去做壞事,社會準會穩定。〞

五﹑〝是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在小公共汽車上有兩個健談的男青年在高談。其中一人說:〝歷朝歷代都沒有如今政府這麼腐敗,其實腐敗的根子就在江澤民上,你看古代要是君主賢明,則百官清廉。江澤民要不腐敗,底下的誰敢亂來呢?這叫上樑不正下樑歪。他鎮壓法輪功的目的就是要轉移老百姓的視線,法輪功是頭號敵人,你們別老盯著我。每次的改朝換代不都是為政的腐化無能開始的,你看著吧中國是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六﹑〝誰會相信電視上的報導呢!〞

上個月的一天,下班打車回家,司機是個不愛說話的人。我跟他說不論這個社會如何自己都不能同流合污,善惡終歸是有報應的。快下車時沒想到司機打開了話閘子:〝我看你呀真是個好人,如今老百姓哪敢說話呀?我呀就低頭多掙點錢,任何閑事都不去管。你要說如今這個政府,老百姓己經不會再相信他了,就說這自焚事件吧硬是栽贓法輪功,其實我看那天天安門早就戒嚴了,那幾個人想在那集體自焚是絕對不可能的,肯定是上邊安排的。我們街坊那幾個練功的老頭老太幾天前就被居委會派出所的給看起來,幾個人看一個,根本不讓出門。那下崗自殺的多了,那幾個人沒準就是這樣想不開的,正好就栽贓人家了。〞

七﹑〝歷次的政治運動都是把黑的說成白的﹑好的說成壞的〞

在某公司,許多人在議論法輪功。他們對法輪功都不了解,大家各抒己見,看法不一,其中有兩人還爭論起來了,都想說服對方。一直在埋頭工作的工程師搭腔了;〝你們倆就別爭了,其實你們根本不用費勁去研究法輪功的好壞,我告訴你們中國歷次的政治運動都是把黑的說成白的﹑好的說成壞的。〞

編者按:「華盛頓郵報」記者問到中國人民是否對共產主義失去信仰時,江澤民不得不承認「也許是的」。江澤民心裡最清楚自己幹的禍國殃民的事騙不過人民。江把自己標榜為黨的化身,跟它走就是跟黨走,當它的所作所為徹底暴露的時候,人們對共產主義就失去了信仰。是誰毀了中國共產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