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核心屢戰屢敗:高層清醒面在擴大
 
2001-3-19
 
【人民報消息】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六六項議題多數不獲共識。其中成立十屆人大政協籌備組 因李瑞環拒任組長,陷於僵局。李自知出任組長即接李鵬的人大委員長職務,他強調退下來,暗示江亦應退。會上江再提曾慶紅「入局」,又敗。

「流產」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

二月九日至十一日舉行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議題有六:

(一)聽取中共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組長胡錦濤關於籌備小組前期工作的匯報 ;
(二)討論中央書記處(非政治局委員)書記全體列席政治局常委會議;
(三)討論增加十六大籌備領導 小組成員名單;
(四)討論增補政治局委員人選、政治局候補 委員人選、增加中央書記處書記人選;
(五)討論中央軍委委員郭伯雄、徐才厚列席政治局會議;
(六)討論決定成立第十 屆人大、政協籌備領導小組及其班子成員。

以上其中五個議題都涉及人事安排和權力再分配,事關今後政局由哪派掌握,這是中共黨內斗爭最尖銳的問題,無不 真刀真槍相見,所以會議發生了激烈的爭議,開了三天之久,大多議題仍不能達成共識,只好擱置起來,決定三月中下旬後,再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予以解決。

曾慶紅晉升再度受挫

五項人事議案中,有三項是為曾慶紅的晉升而準備的。其中第二項即關於中央書記處全體列席政治局常委會議的議題, 是專門給曾慶紅開一道門,讓他能列席常委會的。因為中央書記處的七名書記中,胡錦濤、尉健行本身就是政治局常委,另四名政治局委員(丁關根、張萬年、溫家寶、羅幹 ),張萬年早以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身份列席政治局常委會議,丁關根是書記處書記兼辦公室主任,溫家寶、羅幹二人都是國務院黨組成員,只有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與政治局常委沾不上邊,這一人事案很明顯是為曾慶紅一人越級出席政治局常委會議而專設的。

其實江澤民這個小算盤早為大家看透,所以拿出來一討論,就被卡住了。

另外,討論曾慶紅增補為政治局委員的議題,也再次被否 決了。


江系其他人馬的人事案亦遭否決

由胡錦濤提出,增補蕭揚為政治局候補委員被擱置;增加黃菊、王剛為中央書記處書記,黃菊被否決了。

由中央書記處提出,增加黃菊、李長春、何勇、郭伯雄加 入中共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黃菊、李長春也被否決了。

會議通過了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常務副總參謀長郭 伯雄,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總政常務副主任徐才厚列席 政治局會議。


李瑞環拒任十屆人大政協籌備組長

會議的第六個問題是討論第十屆人大、政協籌備領導小組。胡錦濤提出:組長李瑞環,副組長溫家寶、錢其琛。這一人選名單的意思是:李瑞環將出任下一屆的人大委員長,溫家寶將挑國務院總理的擔子,錢其琛將任政協主席。但是李瑞環卻提出多點理由,婉拒任兩會籌備領導小組組長,並推薦溫家寶任組長,他可以擔任顧問,協助溫工作。


李瑞環拒任話裡有話

李瑞環說:「政治局常委會提出,由我擔任兩會籌備組組長!顯然是在十屆人大、政協會議出任人大委員長。我的意見, 還是一年之前的立場:讓新同志上來,新同志完全能勝任,而且會比我看得遠、放得開、幹得好。」

李又說:「(我)在中央領導層十一、二年了,到十六大就整整十三年了。在中央領導層的時間太長,思想上會和社會人民大眾脫節,感情上會和各界人民產生隔膜,也不利於政治體制的改革。」

李還說:「我渴望後年春卸了任後(指二OO三年十屆政協交班),到社會大學進修、補課,研究社會的狀況,不會閑著的。」

其實李瑞環所說「在中央十三年」,既是說自己,也是說江澤民。江澤民年已七十以上,按中央規定應該下而不想下,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江及諸元老做李瑞環的工作

據悉,十屆人大、政協籌備領導小組,隸屬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的雙重領導。十屆人大、政協籌備工作,預定今年秋就要全面展開:明年四月底,各省(區)、直轄市新一屆人大、政府、政協班子的架構要基本完成;到七、八月,新一屆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名單就要基本確定,報送中央審核。

李瑞環婉拒擔任兩會籌備組長之後,江澤民、宋平、劉華清、喬石等都出面做李瑞環的工作。宋平、彭沖、谷牧還親到李的住宅去勸駕,要求李再從大局考慮,並說中國政局不能亂、經濟發展不能停、中央領導層不能出現分裂,云云。


李瑞環談政治體制亟需改革

在中國目前的政治體制下,領導班子是政治體制能否改革的關鍵。李瑞環一向直言不諱政治應當改革。今當換屆,人事斗爭自然更加激烈。

今年一月中旬,李瑞環又對各民主黨派中央負責人說:「說實在的,黨中央內部有不少能獨當一面的領導人才,就是在民主黨派中央,中年一代也有不少能夠勝任挑擔子的人才。」

李又說:「在中央十多年了,還要占個高位、擺個樣,下面的優秀人才怎麼上來?這也是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一環。組織體制改革,實質上也是政治體制改革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還是在領導層,在於領導層的思想認識改變、適應,否則,政治體制改革還是停在討論、議論、號召聲中。八二年小平同志提出,黨的幹部要解決好能上能下,哪有人民公僕不能做老百姓的,快二十年了,還未能解決。八九年九月,中央決定領導幹部要公開本人、配偶、子女的收入、財產、工作情況。十一年多了,還辦不到,這很大程度說明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能否成功,是取決於執政黨---共產黨能否自我反思、自我革命。」

據悉,民革中央、九三學社中央、致公黨中央和全國工商聯都傳達了李瑞環要從中央十六大退下的講話。有的還引述李瑞環的話,說:「共產黨不反思、不自我革命,不僅沒有前途,而且會被人民來革共產黨的命。那時候,國家會出現政局的災難。」


江「陽」日下

圍繞十六大的人事斗爭,不單關係中國政局走向,而且首先關係到江澤民的皇帝夢能否成真。他不惜一切,屢戰屢敗,務必把心腹曾慶紅塞進常委會,雖然不一定為了使曾成為他的真正接班人,但政治局多一個自己人,就多一分對中共中央的控制。所以「曾核心」能否入圍,便是中共黨內權力斗爭的核心戰場。二月這一戰,「江獨裁」又敗了,單看三四月間的下一回合戰斗如何分曉。看樣子,高層內部的清醒面似乎在擴大,至少仍在堅持陣地,不想再混混噩噩過日子,特別是不想再給江抬轎子,以致使自己晚年蒙羞,無以面對後代。

江「陽」已日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