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養女布什瞧不上 江澤民十九日上審判臺
 
白沙洲
 
2001-3-19
 
【人民報消息】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和一九九八年十月五日,江澤民以說一套做一套的陰陽手法,簽署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 「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為此,江澤民贏得了「六四」之後中國與西方社會集團性的人權對抗基本結束的碩果。同時,江澤民這種只有姿勢沒有實際的花招,還騙取了情場老手克林頓對江的景仰,與江結成戰略夥伴。然小布什的國務卿鮑威爾一上臺就發話說中共國與美國不是戰略夥伴關係,通過渠道暗示小布什不再執行克林頓政府的對臺「三不政策」,並宣稱今年是否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譴責中共國政府迫害大陸人民人權決議案,乃布什新政府外交上第一件要處理之事。

這下,江大蛤蟆急了,決定重施「許配」的伎倆,打人權牌,向布什政府和聯合國秘書表示準備在三月份批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並果真在兩會期間讓人大蓋上了圖章,完成了法律手續。

儘管江澤民的手掌不斷翻轉,如意算盤打得嘀嗒響,這種玩弄了克林頓的騙人的手法,連沒有外交經驗的布什都不會上當,已經宣布將在三月十九日的日內瓦人權會上譴責江澤民的迫害人權。

江澤民攀不上親,還被布什送上審判席,被人聲討只收聘禮不嫁女的罪行。

看來江澤民的老臉又要往「亞非拉」的老哥們那兒靠,用幾倍於克林頓奉送的聘禮的銀子收買老哥們手上的空白票了。老哥們發財的機會來了,人民的口袋卻要遭宰了。

以下這篇文章完成的時候,兩會還沒有結束。作者把江澤民利用人權公約當成「女兒」到處許配的奸詐做法分析的相當精闢,值得一讀。

二「女」二許——看中共國政府巧用聯合國人權公約

「二女」何所指?二「女」在此專指中共國政府簽訂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兩份聯合國人權公約。怎幺會把國際人權公約與女兒許配之類的事情放在一起?看官會覺得有些不倫不類。但江澤民政府對待國際人權公約的作派,確實象在玩二「女」二許把戲。這「二女」先是被江澤民政府在一九九八年許給了克林頓政府,現在,江澤民政府似乎又把其中的一個「女兒」再許配給新上任的布什政府,作為緩解因美國批評中共人權劣跡而導致關係緊張的潤滑油。可以預見的是:江核心一定不會放鬆對言論出版結社等基本人權的控制。

果不出所料,就在美國發表人權報告嚴詞批評中共虐待自己的人民,以及因轟炸伊拉克扯出中國幫助伊拉克修建防空通訊系統而遭美國質疑的關鍵時刻,中共國政府利用三月份人大召開年度例會這一機會,用人大這個橡皮圖章在「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人權公約上蓋個戳子,以表示中共國已經完成了該公約從簽字到批准的全部政府行為過程。

把國際人權公約與中共國江澤民政府聯繫起來,也有些不倫不類。江記政府在人權問題上的主要觀點就是人權「三論」----「人權相對論」、「生存權優先論」以及「中共國國情論」。這個人權「三論」,幾乎是江記政府對抗人權普世原則的三板斧。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四日,江澤民在會見到訪的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羅賓遜時說:十二億人口的中國大陸,要促進和保護人權,須先必須考慮國情,發展經濟,解決人們的溫飽問題,同時中共國今後還要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的權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權。還有那個中共國駐聯合國大使秦華孫,他在代表江澤民政府簽署聯合國人權公約時,也仍然沒有忘記闡述中共國在人權問題上的「黨國特色」立場。

既然中共國把黨國土產的「人權三論」看得如此有份量,為什幺江記政府還要簽署國際人權公約呢?用北京話說,這裏有貓膩兒。一九八九年,因鄧小平調野戰部隊用坦克、機槍在北京天安門殺人,中共國人民在紅色恐怖之下三緘其口,西方世界與中共政府進入了「人權」對抗期,具體表現之一是西方國家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議上不斷提出譴責中共政府人權紀錄的提案。雖然,西方同盟沒有一次成功,但是中共國這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一年又一年地要被人家押上「審判臺」,江記政府被迫成天與亞非拉一些又窮聲名又不佳的「兄弟國家」站在一個戰壕裡與西方國家打人權戰,江大蛤蟆的個中滋味能好到哪裏去呢?那個時候,江核心最需要的是讓中共國與西方冰凍的關係解凍,為了鞏固權力地位,作權力過渡期的領袖,他必須去拜美國這個龍頭老大的碼頭。
 
由於西方同盟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譴責中共國人權問題的提案一直沒有成功,加上黨國政府用市場「勾引」西方的資本家,一九九七年,西方人權同盟出現裂縫,是年聯合國人權大會召開前,法國政府單方面宣布不參加本年度西方國家譴責中國人權問題的聯合行動。江澤民發現,這是中共國同西方人權對抗解套的良機,於是四月七日,江核心告訴前來中共國訪問的法國國防部長夏爾·米永和法國駐北京大使毛磊:中共國政府準備在一九九七年底前簽署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這,就是江澤民政府拿國際人權公約當美女許配給「西域」故事的開始。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在江澤民訪美前夕,他特地告訴美國人:中共國政府準備簽署「公民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二日,江癩蛤蟆在聯合國人權大會召開之前和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頒布五十周年之際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表示中共政府正在認真考慮簽署「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此外,黨國政府其它有發言權的官員嘴巴也沒閑著,走到哪兒就把中共政府決定拿國際人權公約當美女許配給西方國家的事廣而告之。
 
對國際人權約法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在聯合國所有國際人權約法中,「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是三個最重要的國際人權公約。江記政府在五個月之內居然一下子答應簽署兩個,確實讓人刮目相看。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共國駐聯合國大使秦華孫代表中共政府簽署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一九九八年十月五日,秦華孫代表黨國政府又在第二份人權公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簽了字。由這些信息看,當時的江記政府拿國際人權公約當美女許配的勁頭大得出奇。
 
克林頓政府對江澤民政府送過來的大禮給予了很大的「回贈」,用前白宮發言人麥理克的話說,「他(江澤民)應當得到獎勵」。江蛤蟆成為第三代核心以來,最輝煌的時光大概就是在決定拿國際人權公約當美女許配給「西域」之後。一九九八年聯合國人權大會召開之前,美國政府表示:鑒於中共政府在人權問題上進步很大,美國將不再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帶頭,也不參與提出譴責中共國人權問題的議案。歐盟雖然認為中國大陸人權距國際標準尚遠,但卻承認今後將不再在國際上採取激烈的譴責方式來對付中共國政府的人權紀錄,並認為,協助中共建立法治文明社會,才是改善中國大陸人權的更有效方法。這,標誌了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共國與西方社會集團性的人權對抗已經基本結束。
 
當然,江澤民得到的遠不止這些。在九七到九八年期間,就在江澤民表演了一系列眼花繚亂的「開明」舉動後,美國政府給江蛤蟆鋪了紅地毯,鳴了二十一響禮炮,一九九七年七月五日,克林頓甚至在香港的記者會上說:「我對江澤民的能力非常景仰,我原以為他是一個過渡型的領導者,但我現在覺得他將會在相當的一段時間內維持領導人的角色」「他非常有活力,非常有遠見、想象力,看起來中共國有了一個很好的領導者。」
 
日月如梭,光陰似劍,沒有想到的是,當年江記政府許配給「西域」的美女如今一直未正式出嫁,更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黨國政府打算遵守任何國際人權公約條款,而美國政府這邊白宮已經易主,昔日江記政府與民主黨政府達成的「戰略夥伴關係」,在今日的共和黨國務卿眼裡已是昨日黃花。國務卿鮑威爾已經發話,中共國與美國不是戰略夥伴關係,也不是敵人,但到底是什幺關係呢?這個問題給江蛤蟆的智囊先生們留下了無限想象的空間。還是這個鮑威爾,他一月十八日在國會參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關於他的提名聽證會上回答布什新政府今年是否會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譴責中共國人權決議案這一問題時說:今年是否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譴責中共國政府迫害大陸人民人權決議案,乃布什新政府外交上第一件要處理之事。

「紐約時報」二月二十三日發表的駐京記者埃瑞克·埃克霍姆的文章認為,中共國政府在這個時候提出準備批准人權公約是為了避免和美國布什新政府在人權問題上一開始就發生對抗並為申辦奧運會作準備。年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議將於三月十九號在日內瓦舉行,布什政府必須決定是否提出譴責中國人權紀錄的動議。中共國政府官員此時出來表態,時間上絕對不是巧合,確與三月召開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議有關,它與江記政府的急功近利心態有很大關係。一九九八年,江澤民也是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議召開之前,於一月十二日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表示中共政府正在認真考慮簽署「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但江記政府此時表態,也許有比急功近利更深層的意義。布什宣誓就職之初,外電一月二十七日報導說,外交專家和北京的智囊人物說,江澤民謹慎地希望在布什第一任總統期間,雙方能夠恢復「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也說,「儘管中共美有分歧,雙方共同利益在於發展健康、穩定和合作關係。」北京消息來源說,中共國頭目江澤民把擴大同布什政府的關係作為中共國今年最優先外交政策目標,江蛤蟆在內部會議上說,「如果同美國關係存在重大問題,我們的外交政策就不能叫做成功。」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江記政府決定再打人權牌,以美國政府的反饋信號來測試布什政府對中共的態度取向。
 
在中共國,象修憲這樣的大事,對共產黨政府來說,從來都不會是什麼太難的事,何況要人大這個橡皮圖章批准個什幺國際人權公約。雖然這個人權公約的若干條款是否保留確實也需要研究,但江記政府要人大快馬加鞭搞定這個公約的批准事項,絕對不是什幺高難度問題。九七年年十月中共政府簽署「公民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後,江澤民又於九八年六月十七日對美國「新聞周刊」特約編輯兼「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韋茅斯說:中共國政府已經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公民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但結果是只聞樓上許配的閨女腳步響,不見閨女下樓上花轎。如今克林頓已經離開華盛頓,安家紐約,中共國除了將美國方面用千萬美元年租金租到的大熊貓送到華盛頓之外,在中共政府官員對聯合國秘書長表示準備批准「公民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前,中共國究竟何時批准已經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只有天知道。可見,江記政府一直在把國際人權公約的簽署和批准當作有心許配,無意嫁人的把戲在玩耍。
 
本來,簽署國際人權公約也好,批准國際人權公約也好,都是為了提升對人權的尊重。江記政府如果要在中國捍衛人權,放棄對媒體的控制,解除網絡封鎖,解散中宣部,技術上易如反掌,大可不必向外國人玩什幺簽署和批准國際人權公約這套花架子,玩什幺與國際接軌這一套,只需先把中共國憲法上白紙黑字寫的東西給弄實在了,江澤民不僅可以得好名聲,那些對中共國人權真關心的外國政府也會對江澤民刮目相看,紅地毯、禮炮也會大大地有。江澤民在克林頓訪問中共國時就敢抓人,今天打擊民主黨、明天端掉「中發聯」、後天又炮轟法輪功,圍剿中功,把按照憲法和人權公約爭取權利的憲法和人權約法信眾都關進了監獄,以江澤民對人權問題的這種作派,簽署和批准再多的人權公約又有什幺益處呢?
 
克林頓先生雖然從美國的利益考慮主張與中共國政府進行交往,但從他對江的一系列近乎肉麻的吹捧來看,他確實象有些著了江澤民謎香的道。這一點不知道他離開白宮時是否意識到了,這個答案也許哪天只能到克林頓先生的回憶錄裡去找尋了。現在主掌白宮的共和黨政府對江澤民政府把國際人權約法當「女兒」再次許配給美國新政府的態度如何,媒體還沒有報導,但眾多分析家都說,中共美關係的態勢不會與民主黨時代有太大的不同。這樣,江記政府決定許配「女兒」一事及由此向美國新政府顯示出來的柔軟姿態,也許能夠促成美國新政府對江澤民政府友好起來。中國人有句俗話,伸手不打笑麵人,江蛤蟆的意思也許就在於此。
 
對江記政府來說,簽署國際人權公約前與簽署國際人權公約後絕對不會有任何兩樣,還會繼續逮捕和平結社的政治異議人士,繼續壟斷新聞媒體、封鎖互聯網,等等,這一點克林頓政府未嘗不清楚,克林頓已經再三為自己的對華政策辯護說,他再三說維持與中國的交往符合美國的利益。至於江蛤蟆在批准國際人權公約之後會對人權採取何種態度,現在的布什政府心裡也不會沒有底細,布什不擅外交,但共和黨裡有一批玩外交的老手,他們對共產黨政府的把握比民主黨政府要老道,他們對江澤民許配「女兒」出於什幺動機自然非常清楚。最後,要倒霉的恐怕就是「人權」兩字的純潔性和中國大陸的小老百姓了。
 
輿論也許已經注意到了,中共國政府要人大批准了閹割版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仍然不許組織工會。江澤民還留了另一手,一九九八年,就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夕,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就說過:中共國政府承諾加快簽署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準備工作。後來,雖然簽了字,三年過去了,中共國政府還沒有批准這個公約,不知道江記政府什幺時候要把這個「女兒」再派用場。

二零零一年三月

明天,江澤民會在日內瓦的人權會上出什麼醜,我們拭目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