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爺,百姓冤啊!江澤民暴政暗無天日(三之三)
 
2001-3-17
 
【人民報消息】(接上)

(七)公安局長坐鎮大賭場,公安局保護傘下,廣西省柳州市賭風勁吹:

一九九九年五月因查處稅案,爆光公安局長於丁夫婦長期住在大賭場坐鎮。

一九九五年四月歹徒江強承包柳州市中山大廈,設「啤酒開心天地」賭博場,生意紅火發展到負一樓、二樓、頂數,賭博花樣翻新:吹球機、吹玉米粒、牌機、百家樂、麻將等俱全,賭場還可移到客房、吃、住、嫖、吸(毒)一應俱全,每天幾百人次,有的貪官豪商一賭幾天幾夜。賭場除賣淫,還放高利貸。

於丁夫婦長期包住中山大廈601房,只因公安局長坐鎮淫威,轄區內公安人員雖已掌握證據,不敢去查,他們反映:「我們連吃飯、辦事都不敢到中山大廈去,如果被局長於丁看到就麻煩了。」

唐朝大詩文家柳宗元,長期治理柳州,兩袖清風,以其清譽廉政,人稱柳柳州,地下焉知他的心血灌注之地,被江澤民拆爛成這樣子。


(八)媲美軍隊護航大走私,內蒙公安、檢察院、法院高官集體販毒:

大陸官方媒體發佈一則消息:福建破獲特大毒品案,查獲十五人、制毒工廠一座。追查源頭,福建警方追到內蒙古,搗毀冰毒加工廠,當場抓獲制毒人員六人,冰毒五百公斤,冰毒液一千五百公斤、成品一千公斤,制毒化學品四千多公斤,十多輛涉案汽車及制毒機器。這條販毒通道總部在內蒙古、經過浙江、福建銷往香港、臺灣,再擴散到世界各地。

這條南北毒徑的骨幹分子竟是警方高官。內蒙首府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公安局長李忠原幫助販毒集團在轄區內為制毒工廠選定廠址,並負責與當地黨政軍各部門進行公關活動,遇有問題和麻煩,一律概由公安局長出面擺平。

該市金川開發區副主任雲公萬在任土左旗公安局政委和檢察院副院長時,為販毒集團聯繫建廠土地,並讓毒販在自己家裡建了一座冰毒加工廠,用自己的首長臥車運輸冰毒。而省(內蒙自治區)公安廳高級警官蘇園負責運輸,他房車中查出冰毒達一百多公斤。

此案主腦為內蒙有名毒販,多次被抓,多次被內線營救放出,有省政治法律治安委員會的高官出面協調,結果是一座更大規模的冰毒工廠出現在呼和浩特首府郊區。
政匪一家,各得其利。


(九)未成年幼女被村長強姦,告到公安,反被所長強迫向兇犯賠禮,嚴禁媒體爆光。

河南省鄧縣裴家村村長裴安軍是為惡一方的惡霸,有上級撐腰,連續十多年被選為人大代表,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先進個人。

這位惡霸村長去農民李三家強收攤派費不成,把他十五歲的女兒帶到辦公室強姦以相抵。其父李三告到公安,反被鎮公安派出所所長拉到村長家,按著農民李三的頭,強令向村長磕頭道歉!

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主持人,專題採訪調查後爆光,中共中央警告電視臺:「下不為例!」


(十)村長咨意殺人,逍遙法外,公安不聞不問而報導有罪:

湖北《荊州日報》一名記者、一名編輯遭開除,主編遭上級警告處分,只因報導新聞。
湖北一農民因苛捐雜稅太重,農村家家無力負擔,為民請命,上訪省黨委、省政府,到處碰壁,回家已無路費,喝藥自盡,無人理會。武昌大街只留下他臨死前寫下的毛筆大字:「黑!黑!黑!黑!黑啊!,作為對黑暗統治的控訴!

另一位七十二歲老農為無理攤派與村長講理,村長理屈詞窮,惱羞成怒,當場把老人槍斃。此事發生在安徽省阜南縣,村長與公安串通,竟有殺人特權!


(十一)為反貪為民請命,竟遭公安割舌,以禁止喊冤:

山西省嵐縣村民集資,甚至借高利貸為本村學娃建小學校舍,錢被幹部貪污,校舍成為泡影。二十歲農民李綠松多次給鄉、縣、地區、省四級政府寫信,無人理睬。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他告別妻子到嵐縣縣長辦公室上訪,竟被連踢帶打攆出,他於十二月十二日在牆上寫下:「清除腐敗,清除貪官」八字,這準確表達了民眾呼聲,不想卻被縣公安局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防礙公務罪」。與中共法院給法輪功人士判刑捏造罪名如出一轍。與虐待法輪左5c人士一樣,邊打邊審,用木棍、用電棍,幾次打昏,冷水澆頭,潑醒再打,直打到次日晚上,李綠松要水喝、要飯吃、喊冤唾罵。惹惱公安局楊副局長,為制止「搗亂、破壞穩定」,把二十歲的小青年李綠松打昏後,用鉗子刀割去半截舌頭,並在鼻子上割了一刀,以破其相。

非人折磨十三天,放出後奄奄一息,體重由一百五十斤降到只剩五十斤。

李綠松之妻大罵:「比法西斯還法西斯」,也僅此而已,幸而在家中,若被江澤民爪牙聽見,將招至更大災禍。

若問全國公安為何如此放肆,有恃而無恐?

山東省濰坊市中共政治法律書記王繼美對被強行「轉化」致死的法輪功女士陳子秀說過:「法醫二十四小時值班,一有打死的,馬上鑒定為正常死亡,死了也白死,告也沒處告。」
江澤民說:「好在法輪功講求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可以放手進行。」

秉承聖旨,羅幹明確指示全國公安:「強行轉化,怎麼做都不過分!」

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動教養所非刑出名,把十七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分別送入男牢,令刑事罪犯輪姦,公開宣稱:「把你輪姦,不許上告,這叫忍!」

為此馬三家勞動教養所受到江澤民表彰,要其它省分去學習經驗以便推廣。

全國最無人性的酷吏,皆血染紅頂子,得到晉升。

有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做靠山,殺人不償命,輪姦不犯法,全國公安還有什麼傷天害理不敢幹呢?

人權關係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十三億國人聽任江澤民放肆踐踏人權,已經災禍臨頭,昏昏沉沉,不敢作聲,某一天也會降臨你的頭上!

(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