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超级肥鼠和瘦型猫
 
2001年3月1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在去年的“两会”上,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发展”了邓小平先生的“猫论”,提出了“鼠论”:“不管白鼠黑鼠,没被猫抓住就是好鼠”。据说当时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猫抓老鼠的游戏几乎跟人的历史差不多。但“猫论”是着眼于经济建设的。现在,由搞好经济的“猫论”变为反腐倡廉的“鼠论”,抓经济的猫变成贪婪的鼠,主角的变换本身就反映了鼠之猖獗及猫与鼠的比例失衡。经济建设是如此之重要,经济运行中的问题是如此之多,但老百姓对反腐倡廉的关注度何以都超过了对包括经济在内的其它问题了呢?想想看,朱镕基总理在去年“两会”后答记者问时的表白:只要在我卸任后,人民说我是一个清官,我就心满意足了。堂堂一国总理,流芳百世的竟然只是希望不是贪官。你可以说总理这是谦虚,但更主要的恐怕还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现实社会中腐败现象是多么的严重,而老百姓对腐败又是多么深恶痛绝。

“猫论”的着眼点是抓住“鼠”就是好猫,“鼠论”的核心则是没被抓住就是好鼠。人们之所以惊叹“两脚鼠”繁殖得如此之快,根子就在于没被抓住的老鼠太多,以至于被抓住的被称为“傻瓜鼠”、“背运鼠”,怎么就未见形容没被抓住的为“侥幸鼠”?不是有一句顺口溜叫:“看到别人在捞时不要不服气,自己暂时捞不到时不要灰心丧气,轮到你捞时不要太客气”。羡慕的是别人捞的机会,似乎从来就没有考虑成为“倒霉鼠”的可能。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折射的又是一种什么现实?

有的老鼠其实已经胆大得在猫的眼皮底下乱窜。鼠的“活跃”以至“放肆”,责任何在?舍猫其谁?猫是抓不住鼠还是没好好抓?记得去年“两会”就有政协委员提出,从中国最高层率先垂范“阳光法案”的提案,希望从中央领导人做起,申报个人收入、家庭财产、子女从商情况等,然后推及所有公务员如实申报。但至今未见下文。从来雷声大、雨点小只能震慑贪官于一时,说的少、做得多才能让老鼠闻风丧胆。

记得报纸上登过一则消息,一个人养了一只猫和一只老鼠,它们和平共处,成为好朋友。中国有猫也有老鼠,它们也是好朋友。中国土产的鼠特殊,最大的有九十公斤重,猫见了都躲着走,所以那位人大代表说的确是中国的国情“不管白鼠黑鼠,没被猫抓住就是好鼠”。

 
分享:
 
人气:9,3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