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爆炸案未了 祖英剧院已登台 (图文)
 
2001-3-15
 
【人民报消息】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席刘凯申先生说,“不是疯子不疯子的问题,也不是老师、学校的问题,江西芳林小学爆炸一事,责任在中央”。

刘凯申先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中国人的传统是注重教育,农民再穷,会节衣缩食也要供儿女上学。也就是说,历史上中国人一直是把教育放在优先地位的。那么,政府的政策有没有按照人民的意念,把教育放在优先位子呢,答案是没有。

刘先生说,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老师和学校不会把校舍当成工厂、把学生当成童工的。在中国,普遍性的教师工资偏低、教师工资拖欠,教育经费严重不足,这是本次事件反映出来的真实情况。所以说,江西芳林小学爆炸一事,不是一个偶发事件,不是一个疯子事件,而是一个反映本质的典型事例;那就是,政府的政策没有把教育放在优先地位上。

国家没钱吗,不是的,刘先生说,现在应该是历史上最有钱的时候。国家光外汇存款就有一千多亿,最近,国家为改善军人待遇出了钱;还买了那么多军火和废航空母舰。能改善军人为什么就不能改善教师的待遇呢?只是老师的声音无法反映出来而被欺负而已。

国家政策上,就是再有钱的美国也是采用公立学校为主,私立学校为辅,慈善乐捐为次辅的政策。如果要把次序倒过来,那么必然会严重失策。然而,教育对于发展是如此的重要,为什么台湾能在电脑高科技上完全优势于其他东南亚国家,就是因为台湾曾花血本、把教育放在发展的首位的结果。

刘先生最后说,要真正重视教育,就必须在政策层面上进行改革。怎样设立一种监督机制,譬如,媒体、司法、各级政府等等来保障教育经费和教师工资,不论政府个别人的意念如何,也能保障把重视教育的民意变成政府的政策。这是当代中国社会最根本的问题。

为什么高层不敢通过“监督法”呢?怕人民监督吗?

今年初,江泽民在中南海怀仁堂宴请解放军高级将领。江泽民在会上宣布:“政治局通过,由国务院从‘政府特别时期的经费’中,拨出一百亿元,来改善军队的福利待遇。”

该款项用于四个方面:

(一)新年一次性特别津贴团级以上高级军官:团级十万元,师级二十万元,军级五十万元;(芳林小学死一个人才给3万元,老百姓的命不值钱啊!)

(二)增加家属探亲车路费、住宿费一倍;

(三)特种军兵种的待遇,从本月起提高一倍;

(四)每年增建一百所疗养院,经费另由国务院调拨,而不是从那一百亿元里拿。

1998年10月19日至29日,朱容基在中央金融工业会议上说:“一个中央级干部,一个批示,一个口头承诺,就能贷款十亿、百亿元,一个部长、省长、书记,一个批条、一次电话,就能借出十亿、二十亿、五十亿;一个已经离职的高级干部一次电话,一个批条就能贷款从几亿到百多亿!”

江泽民为自己订购的专机就花费一亿二千万美元,合人民币九亿元。相当于九万职工一年的净收入。而专机的欧式卧具又花费一百二十七万美元。

江泽民为讨姘妇歌星欢心,要修建大剧院,挥霍国库三十亿,足够农民一百万人生活一年而有余。

江绵恒在国库贷款仅一次就是二十五个亿,高层做生意的都知道贷款就是白拿的代名词。

李瑞环在政协闭幕时说要“还权于民”!江泽民敢还权于民吗?

如果中央高层真不想让江泽民从内部毁掉党和政权,那么就把用来买镇压人民的精良武器的钱省下来用于人民的生活,而不是将人民的血汗钱换成子弹去对付没吃没喝的老百姓,去用于个人的腐化堕落!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船上折腾的太厉害了,翻船时不要埋怨水能掀起大浪。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