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看新华社文章猜江泽民政治目的
 
2001-3-1
 
【人民报消息】今天新华社把一篇批判法轮功所谓「精神控制」的文章放在如此醒目的位置,江泽民的政治目的是什么呢?

首先非常明显,在两会前夕,媒体、杂志上传出中央政治局要江泽民提前下台的消息,这时江泽民又重提自焚事件显然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说明什么东西,保全什么,同时企图象1月31日的报道一样引起轰动效应。

从行文中看,显然也吸取了上次的破绽百出的教训,似乎又是精心炮制出笼的。

虽然如此,仍有几个疑点,供大家分析整理:

1、上次新华社的报道里面已断定“王进东”是组织者,这一次怎么变成3人啦?上次为什么不提呢?

刘云芳不是早就叛变法轮功了吗?早就醒悟了吗?谁是组织者这么个简单问题不是早就清清楚楚吗?为什么那个时候根本不提“刘云芳”是组织者呢?谁是组织者,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按常理首先要弄请的问题吗?

上次看完就纳闷,既然已经知道是这个悲剧的组织者,为什么根本不提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呢?

2、据上次报道,「王进东」伤势较轻,自焚后还能声如洪钟地喊口号,打坐,这一次却变成4人都伤势严重。

目的:不让他露面,因为一旦爆光、露面,就要露馅了。根据新华社提供的图像,两个王进东不是一个人,而且据官方报导因为「王进东」伤势较轻,四天以后就转到公安医院去了,因为他本来就是个“托儿”,所以不能再露面。当然,这里指的“王进东”是指电视上出现的那位。

本来协议好的,如果最后要让他坐牢、判死刑,他把底细给抖搂出来,那可怎么办?

3、今天新闻上不合常理的一段话:

“郝惠君、刘春玲母女4 人来到天安门广场后,先在历史博物馆附近的一处厕所里,将携带的汽油全部浇洒在身上,而后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北面。”

更可笑的是文章中竟说“为了不引起注意,刘秀芹给每人身上喷洒了香水。”

香水味能压过汽油味?不用我说,每个闻过汽油味也有幸闻过香水味的人都能回答这个问题。

满身汽油味居然未能被密布广场的便衣、警察发现?这是想向人们澄清什么?是回答“为什么广场上没有人看见她们往自己身上浇汽油”之类的问题吗?

4、文章中说「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副主任李迟介绍说,自焚事件中的4 名烧伤人员,由于烧伤情况十分严重,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医院正在对他们进行抢救治疗,加紧创面处理和营养支持,以防止各种并发症的发生。

李迟说,目前,医院已先后给这4 名伤者做了植皮手术,其中,烧伤最重的陈果、郝惠君还接受了双下肢大面积削痂、微粒皮移植手术。虽然这些伤者大部分烧伤创面都已得到修复,但因为烧伤创面很大,日后还可能造成全身性感染,所以他们目前仍然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即使能保住生命,他们面部毁容也很严重,双手基本毁损,今后生活不能自理,生活质量会很差。」

内部消息早已透露,积水潭医院所有“自焚未遂”烧伤者已经全部转移,不知去向。该院除牙科外不出专家门诊了。且附近的地铁站口布满警力,如临大敌。另外还有消息说陈果死了,自焚者正在陆续死亡(当然不包括“托儿”假王进东)海外媒体有报导说,据陈果身边的人对她个性的描述来看,她不会是一个能自焚的人。

既然人已死了,为什么要说还活着呢?这不过是暗示民众,小道来的消息不能信!虽然不能信,但人确实死了,怎么交代呢?文章中有「伏笔」:「但因为烧伤创面很大,日后还可能造成全身性感染,所以他们目前仍然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

文章中还有一些蹊跷的情节,若是诸位有新华社以前发表的文章可以拿来对照着看,但吃饭、喝水时忌看,以免笑得不能自制呛入气管。

我看这些饭桶记者都该开除!

瞧瞧人家王力雄写的「黄祸」,尽管自己一再说是编故事编故事,不是预言,说的不准,可是就有人相信,连公安部都拿来作自焚的脚本。这些记者拿着江泽民的津贴,写了半天,说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以及海外各江泽民版一再说不是编故事不是编故事,民众还不相信,还指出一大堆露洞来,你们不觉得惭愧吗?为什么谎言说一千遍还搞不成真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