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父子应该为什么而烦恼?
 
2001-2-9
 
【人民报消息】

香港信报8日评论说,<<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开宗明义就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所以,在中国,谁能加入共产党,历来是明确的,就是工人阶级的一员可以加入共产党。按照马克思王义的说法,工人阶级就是不占有生产资料而以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人,<<党章>>所说的可以申请入党的「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和其他革命分子」,只要不占有生产资料而以出卖劳动力为生者,都有入党的资格。占有生产资料,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的私人企业家,应该是不能入党的。

今年一月十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江泽民一月九日在北京和日本社会党女党魁土井多贺子会谈时,表示私人企业家入党问题还在研讨中目前无法回答,记者评论道江泽民在发言时,无意中露出他对在中国日益增加的私人企业家有意参加中国共产党的问题颇感烦恼。

在中国的今天,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很快地出现了大批私人企业家,其中不少人有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意图,是一个新的现象。

一个政党总是代表一个阶级和阶层的利益的。在民主国家里,由于利益多元化以及多种阶级和阶层的存在,多党制是不可避免的。

●私人企业家要求入党

至于在中共统治之下的中国社会,过去是一元化。而且迄今仍是共产党一党独尊,一党专政,从来不允许多党制存在。那些民主党派无足论,因为她们的干部、资金、甚至「党纲」,都源于中共,实际上是中共的附庸,是花瓶党,不起真正的政党的作用,现在经过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日益发展,出现了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和利益集团的多元化,诸多新的私人企业家形成了新的利益集团,甚至新的阶级。他们为了本身的利益,必然要求参政议政,在没有其他真正的政党和不能组党的情况下,他们要求加入共产党。

私人企业家要求加入共产党,按共产党原来的教义看是南辕北辙的荒唐事。但深入一层去想,却并不荒唐,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早已不是它的<<党纲>>所宣称的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了。她代表的是官僚阶级的利益,是族阀资本家的利益,是集权专制主义者的利益,现在,在中国无论想做什么事顶好先有一块「共产党员」的招牌。若想在官场升官,自然非此莫办;若想在商场发财也是党票在手,畅行无阻,中国现在是党、官、商一体化,私人企业家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符合这些企业家的阶级利益的。

●共产党变质

此言初听也像是荒唐的,但却是符合现实的。试看今日中国之域中哪个贪官污吏不是共产党员? 江泽民不是党员吗?以江绵恒为首的把国营企业资财化公为私的「经理」、「总裁」、「董事长」之类的不是共产党员?这些人靠共产党的特权而巧取豪夺,攫取巨额利润,私人企业家也想靠特权而获利,自然想要加入共产党了。

所以,江泽民所应该烦恼的,其实不是拿着共产党原来的教义来衡量私人企业家能不能够入党的问题,而是中国共产党已经变质为代表什么阶级利益的问题。

●不为中共变质而烦恼

可叹的是,江泽民大概不会为此而烦恼。因为他和他的家族本身就是共产党内集官僚阶级利益、皇权专制主义者利益和族阀资本主义利益于一体的最大的代表。他本人自然是皇权专制主义和整个官僚级的最大的代表无疑,而他的儿子江绵恒,如今也已崛起为族阀资本主义的最辉眼的新星了。现在海内外谁不知道江绵恒任董事长的「上联」(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已与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之子王文洋任董事长的宏仁集团合资成立「上海宏力半导体有限公司」,计划在上海浦束开发区建立六座晶圆厂,投资额高达六十四亿美元。这个新公司由王文洋任董事长,江绵恒任副董事长,第一座厂已于去年十一月动工了。

江绵恒于一九九四年向上海市计委「买」上联,「上联」表面上是国企,实质上等于江绵恒的私产。大家请想一想,江绵恒若非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之子,他有何德何能又有何财力能够「买」上联,并能够「长」宏力,而且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轻易就获中国的国家银行慷慨贷款二十五亿美元并获上海市政府全力支持,使两手攥空拳的江绵恒于正在全球兴起的资讯高科技热潮中,一下子就成为中国的电信大王了呢?

没有江泽民,党不会变质到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而江泽民父子的权力利益都是靠中国共产党之变质而获得,江泽民应该为什么而担心而烦恼呢?!


摘自8日香港信报,有删改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