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江泽民的这把火是自焚还是骗局?(二)
 
丹尼.斯盖特 (Danny Schechter)
 
2001-2-27
 
【人民报消息】毕尔楚斯.特萍(Beatrice Turpin)是一位曾经为美联社报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情况的记者,她也曾在"Media Channel"上发表过她的经历。我向她请教她对“自焚”一事的看法。她从在泰国的家中给我答复:“去年春节前后法轮功的抗议活动以及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镜头画面非常轰动。中方在今年上演这一幕制造舆论,这已经是他们的传统伎俩。”

对北京的怀疑有根有据

刚开始时,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说他们有三条理由怀疑中方关于“自焚”的报道:

1.广场上被称作是法轮功老学员的几个人,竟然用不标准的动作练功。

2.法轮功学员到广场抗议时通常会带上法轮功横幅标语或书籍(书中明文禁止自杀),当局的报道中却看不到任何标语和书籍的照片。

3.受害者之一据称是从某校毕业,而该校在当时已不复存在。学员们还说他们的信仰中根本没有“涅磐”这一概念。

这些虽只是细节,但或许很能说明问题。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中,法轮功学员又指出新的疑点。“新华社称一自焚者点火烧身一分钟之内,警察飞速赶到现场,用四个灭火器迅速扑灭火焰。一名驻北京欧洲记者告诉我们:‘我从未见过警察带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广场巡逻。他们怎么会在今天一下子同时出现?现场离最近的建筑--人民大会堂--来回至少需20分钟。如果他们是冲到人民大会堂去取灭火器,一切都太晚了。’如果警察事先不知道会有自焚的事发生,而在出事不到一分钟赶到现场,而且带着不是一个,而是四个灭火器,有这种可能性吗?

“说到报导速度,另一位驻京外国记者惊讶不已:新华社几乎是立刻就发布了对此事件的首篇报导,而且是英文报导,真厉害!中国的老百姓尽人皆知,新华社的每一篇报导通常要经过上级的层层批准,到发稿时已是“旧闻”了。而且中方媒体在过去的18个月中从未向外国新闻界透露过任何法轮功抗议的录像甚至照片,为什么这一次毫不迟疑地大作宣传?而且稿件只有英文,而没有中文?”

最近我在四个城市巡回推荐我的关于法轮功的新书时,听众们一再向我提到自焚的问题。有些人对我说如果法轮功做出这样的荒唐事,那法轮功一定是荒唐的。当我指出他们是在自以为是地设想自己了解所有内情时,他们无言以对。或许这是因为人们听到符合自己假想的“事实”后,并不想继续深究下去,即使他们设想的“事实”可能是错误的或者将人引入歧途。

强烈的画面可以深深地压入人们的脑海;而撤回影响和澄清事实却很少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在最近发表的“天安门文件”(关于六四的文件--译者注)中,伯克莱大学新闻系主任,记者奥维尔.谢尔(Orville Schell)就1989年共产党对待学生抗议一事上,谈到中国政府及其附和者们编造和传播的许多谣言和谎话。在很多国家,尤其是中国,传播假情报和错误信息是情报机构的看家本事。这样,北京指责这些新的材料(译者注:指“天安门文件”中所谈到的材料)是假文件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文件的公开无疑会使中国当局那些遮遮掩掩的领导人们局促不安,特别是江泽民,他在当时所充当的强硬路线角色又在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重演。

持怀疑论者哪里去了?

为什么在面对这一场为政治目的所用,被炒得沸沸扬扬,而编导痕迹明显的事件上,西方新闻界根深蒂固、训练有素的怀疑作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什么如此之多的美国新闻机构这样轻易受骗?是否因为我们很少有人理解这个带有一点精神和神秘色彩的文化,使得我们的记者们不愿忠实地对待自己的新闻职责?

我在对法轮功的调查中,记录下美国新闻机构令人不安地照搬照抄中国对法轮功的指控,其中包括频繁使用贬意字眼如“狂热教派”、“异端教派”,甚至“混和物”。

从某些角度看,我们自己国家内部的报道都是单一、僵化的模式,低估和诋毁一个不能被简单地划分为政治左派或右派的、一个由于其亚洲文化背景和融合了佛、道、气功修炼而令西方记者感到难以理解的团体。新闻记者们通常将法轮功描述成传统中的“异类”,对他们来说,法轮功太不可思议以至无法给予严肃的对待和赋予同情。(顺便说一句,我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公司曾经为法轮功出版录像带,我因此有机缘了解法轮功,并将我所了解到的出版成关于法轮功的书和纪录片。)

我在芝加哥的一家书店里介绍我的新书和纪录片时,有人把法轮功及法轮功在中国的现状与大卫教(David Koreshs Branch Davidians)及1993年联邦执法官员对他们51天的围剿--明显是为缴获枪械,保护儿童不受虐待--作比较,中国政府也是利用这一类比说明他们只不过是和美国政府一样对待危险的邪教。当时就有人站出来说这种类比站不住脚,辩论说,大卫和他的成员是暴力性的,而法轮功不是。他说得对,这二者之间无法相提并论,只是在人们对政府镇压的反应上有相似之处。当时只有美国强硬的右翼人士批评政府的残忍的武装干涉,政府的武装行动使我想起一位美国中尉在越南说的话:“为了保护那个村庄,我们摧毁了它。”

由于人们对疯狂的大卫家族缺乏同情,发生在洼口(Waco)的非法镇压也就被视为合情合理,也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这场血腥和非法的镇压。一旦别人在我们的眼中没有人性,尤其是我们不喜欢他们的政见,认为他们是无同情心的受害者时,我们常常失去了对他们的同情,甚至在他们的权益受到伤害时反而为伤害他们的一方说话。如果您想要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丧失人性的详情,请您参看国际特赦组织最近关于法轮功学员大面积地被酷刑折磨的记录。当然,北京方面说,这些全是谎言。

2月17号,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洛杉矶和平抗议中国国内迫害法轮功。在他们的新闻发布会上,只有不多几家新闻媒体露面,尽管这是世界范围的头版头条新闻。(在第二天的洛杉矶时报上,我没有看到这一报道,在它的书评一栏有关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讨论。)新闻媒体的漠不关心直接造成了大众的冷淡态度。中国的新闻媒体的所作所为是他们的一贯作法,不足为奇,可是,西方媒体对此报导如此轻描淡写,他们应当对自己的态度作何解释?

对于这个如此明显地粉墨登场“集体自杀”的新闻报道,我们如果现在能全面调查究竟在中国发生着什么,我们是否被欺骗了,为什么会被欺骗,可能还不算太晚。

注解:
1. 旦尼.谢克特是"MediaChannel.org"的责任主编,他是“法轮功对中国的挑战:是精神运动还是邪教”(Akashic Books, 2000)一书的作者;并出版了同名纪录片。本栏的部分章节原来是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专栏版署名评论的,但邮报未登载此文。

─ Media Channel: The Fires This Time: Immolation or Deception in Beijing?(Part II)

(http://www.mediachannel.org/views/dissector/falungong2.shtml)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