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江賊民拼老命血戰法輪功
 
林保華
 
2001-2-18
 
【人民報消息】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天安門廣場上自焚事件還充滿疑雲時,北京已經發動了一次規模空前的批法輪功運動。江澤民為了保障權力的延續和不被清算,必然竭盡全力對付法輪功。法輪功的處境會更加困難,但是江澤民能如願嗎?

新一輪批壓法輪功的浪潮已經在中國大陸鋪天蓋地展開。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也就是農曆年除夕,新華社迅速地發佈了一男四女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消息,並且指自焚行為是根據法輪功創始人「升天圓滿,忍無可忍,製造流血」的指示去做的。一向善於封鎖新聞、過濾新聞和編造新聞的中共喉舌在三個小時內就作出這樣的報導,就如當年「紅色電波」的效率,使人嘆為觀止。

春節假期完了以後,到了一月三十日,北京開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攻勢。當天中午,全國城市的基層單位「居民委員會」收到通知,要求全體市民收看當晚中央電視臺的全國新聞聯播節目。

原來這一晚的重頭戲是廣播新華社的一篇長篇報導《邪教「法輪功」又一滔天罪行……「法輪功」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始末》,主播者是江澤民最喜歡的李瑞英。可見這場戰斗的江澤民印記。

自焚事件的幾種可能

中共喉舌特別在燒死者劉春玲和她的燒成重傷的十二歲女兒身上大作文章。媒體播出恐怖血腥的人體燒焦畫面,使正在吃晚飯或剛吃完晚飯的觀眾倒盡胃口。這種畫面一般在香港是禁止播出的,但是中共為了達到煽情的目的,可說是不擇手段了。他們還不顧燒傷者的痛苦,強迫傷者回答符合中共心意的問題。為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這些殘酷血腥畫面和折磨傷員的做法算得了什麼?

在北京三十日的報導中,自焚人員又增加了兩個。內容仍是他們是法輪功人員,為了「升天圓滿」而自焚,然後播出他們是如何的痛苦和後悔。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企圖證明法輪功的確是他們所定性的「邪教」。實際上除了「忍無可忍」是李洪志最近就法輪功所受的迫害而發出的聲音之外,其他兩句不知道出自哪裏。但是中共的御用文人就是有本事把它七拼八湊成為導人自焚的「最高指示」。

境外的法輪功組織從一開始就否認自焚者是法輪功人員,對新華社的報導和中央電視臺的廣播提出了十大疑點,而且一再重申李洪志反對殺生和自殺的行為。這十大疑點包括已經準備好滅火器進行救火,電視臺的記者也準備好了進行近距離攝錄。

其實這種自焚行為只有兩種可能:

一、自焚行為是中共陷害法輪功的陰謀。這有三種情況;(1)是自始至終由中共導演;
(2)是將其他自焚案件強加到法輪功頭上;(3)是明知有自焚事件而加以利用,以便掀起對法輪功的公憤。

二、如果是法輪功學員的自焚事件,也有可能是自發的抗議行動,說明迫害之殘酷。但以自焚來說明法輪功是邪教,缺乏證據。當年越戰西貢有和尚自焚,最近臺灣有反核人士自焚,能說佛教和反核團體是邪教?中共說法輪功創始人鼓吹「升天圓滿」,然而他並沒有說過自焚才能升天,他在所有的著作中都明確表示反對自殺。 若是個別練功者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舉動,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也不能因此判定這些氣功或宗教組織就是邪教。

江澤民親信紛紛跳出

由於所有「情節」都是中共喉舌一手包辦,以中共媒體以往造謠歪曲的記錄,實在不能完全相信它的這些報導。而他們封殺CNN的實況報導,推行「一言堂」,就使他們的這些報導更加可疑了。

不管事實到底如何,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辦公廳已發出通知,在全國開展「深入揭發批判法輪功邪教真面目」的政治運動。中共的宣傳機器一經開動,那就鋪天蓋地洶湧而來。除了黨政軍各級領導、各「人民團體」都要表態支持中央的「英明決策」以外,各個基層組織也要召開大小揭批會議,聲討階級敵人的「滔天罪行」。中央電視臺每天還要播放各界人士的隨機訪談,並且反覆重播,一定要做到家喻戶曉,人人皆知。

據香港《蘋果日報》的不完全統計,從一月三十一日開始的四天內,新華社和中新社的網絡版分別就有一百○七篇和六十四篇批判及聲討法輪功的文章,超過十四個省市自治區的「各界群眾」出來譴責法輪功。問題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民有七八千萬的「不正常死亡」,還有誰的罪行會比它更「滔天」呢?

不但市民們要投入到這場政治運動中去,學校一開學也卷進去了。江澤民的心腹、教育部長陳至立說,學校裡將要開展「遵守法紀、崇尚科學、抵制邪教」的活動。江澤民的另一個親信李長春,則率先在廣東各城市成立打擊邪教的常設機構,初步定名為「治理邪教領導小組辦公室」。類似的機構可能在全國推廣。在全國裁減機構和人員的情形下設立這樣新的機構,表明當局的決心;即將下崗的幹部如果獲此委任,表明組織的「信任」,當然會更加賣力從事鎮壓工作了。

鎮壓失敗只能亂加罪名

從各種跡象來看,這次新一輪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是中共當局,特別是江澤民作了精心的準備。它同中共高層接班的權力斗爭是分不開的。眾所周知,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的個人意志。朱容基本來就認為應用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辦法來解決。在法輪功問題上,江澤民口出大言,結果碰了一鼻子灰,有人就準備看他的笑話。如果他鎮壓法輪功的行動失敗,不但會危及他在十六大是否全退和退休後能否保留影響力的問題,也關係到他的家族成員問題,例如兒子江綿恒亦官亦商是否會被清算。因此在他退休前還擁有大權時,拼著老命也要對法輪功作最後致命的一擊,免得他一退位,法輪功冤案被平反而反過來對他進行清算。在這種情況下,他對法輪功的「斗爭」已經不可能有所節制了。除了表現出歇斯底里症外,還要臺灣也負上責任,甚至說CNN記者參與製造自焚事件,因而考慮要起訴,但立即被CNN所駁斥。

這次的「最後一擊」當然是因為自前年七月取締法輪功以後,法輪功沒有屈服;十月北京補「立法」宣布法輪功是邪教,但是法輪功的抗爭繼續擴大;最後再宣布法輪功是什麼「外國反華勢力工具」和「反政府組織」,也起不了什麼作用。罪名層層加碼,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江澤民鎮壓的破產。

法輪功的斗爭,其形式猶如當年中共的「地下工作」,舉行抗議集會,散發傳單等等。除了公開到天安門廣場練功外,據報導,北京市有百分之二十的家庭收到過法輪功的宣傳品,駁斥中共的誣蔑;法輪功的條幅、標語也在各建築物時時出現,連武警大樓外墻都出現自上而下的巨幅法輪功條幅。海外新聞網站對江澤民不斷挑戰,其中特別常常指出中央領導人之間對法輪功的不同態度,以及海外學員在紐約、香港、臺北的集會抗議,都令江澤民非常惱火。

高層不一致江澤民惱火

今年一月十六日,江澤民在會晤日本來訪團體時,大罵網絡新聞的傳播,聲稱領導人當中,包括李鵬、朱容基、李瑞環,在打擊法輪功方面是一致的;法輪功的活動也不影響他的九十公斤體重。這不但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而且表明江澤民非常介意這些言論而再度失態。這說明法輪功對江澤民的抗爭打中了要害而其他領導人並沒有和其一致。

因此一月中旬新華社特別報導朱容基在北京進行考察時提出要堅決加強取締法輪功,以顯示領導層的「團結」,而眾所周知朱容基在做完報告後常常被迫再照江澤民給送來的稿子照念一遍,這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而其他的高層領導人仍三緘其口,且看江澤民什麼時候能撬開他們的嘴巴。

為此,江澤民也做了細緻的準備工作。去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共在北京成立了「反邪教協會」。中共要反對法輪功,有很多御用組織和團體可以運用,為何要另組一個「反邪教協會」呢?看來那些組織團體已經不大聽指揮了,有的甚至可能已經被法輪功滲透了。這個新成立的「人民團體」有什麼作用呢?大概要到兩個月後才見真章。

今年一月十一日,新華社報導:「由中國反邪教協會發起的『反對邪教,保障人權』百萬公眾簽名活動今天在北京大學拉開帷幕。」簽名活動在北京大學開幕,企圖戴上「學術」的桂冠,但那是在強姦蔡元培的「兼容並包」精神。搞簽名運動顯然是要同西方國家玩「民意」遊戲,但是中國共產黨一向自稱代表全國十二億人民的利益,百萬人簽名顯然是太小兒科了。而且簽名運動一般是沒有權力的小民向統治者上書,現在中共給自己上書,不是顯得太虛偽了嗎?這種高壓下的簽名運動居然冠上了「保障人權」的口號,中共在國內對法輪功信眾和其他異議人士肆意淩辱迫害,居然打出「保障人權」的旗號,還有比它更無恥的行徑嗎?

群眾表達不滿打橫炮

「一言堂」的反覆宣傳和疲勞轟炸不是沒有效果,海外異議人士主辦的電子雜誌《大參考》在二月二日收到北京一位讀者的來信,信中說:「『自焚』事件彷彿是個轉折點,把原本比較混沌的法輪功學員與普通老百姓之間的關係割裂開來,站到對立面上去。這就好像六四後播出的官兵受殺害的錄像,使得當時的學生運動不再受同情一樣。由此一來,國內的法輪功學員的處境只能更為嚴酷,受到的誤解和歧視更深。」

當然,有的老百姓頭腦還是比較清醒的。例如深圳電臺在聲討法輪功的烽煙節目中,就有聽眾打電話問:如果法輪功人員自殺要李洪志負責,那麼共產黨員自殺是否也要它的領導人負責?這位聽眾打完電話立刻掛斷,節目主持人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而呆住了,後來的聽眾電話中也有表示贊成這位聽眾的看法的。

《人民日報》的「強國論壇」也沒有做到使自焚成為壓倒一切的討論內容,同開壇時譴責北約轟炸中共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的氣氛大有不同。雖然經過版主的刪減,還是有些話保留了下來。有「憤怒聲討美國支持下法輪功在天安門廣場製造殘害生命的暴行」帖子,但是也有「打橫炮」的帖子,如:
「高幹子女是不是都練功呀?要不然為什 一個勁的往美國跑呀,還不是去見李大師兄?」
「普通老百姓就不想去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十幾年前我就同邪教作斗爭了。」
「太平天國是不是邪教?」
「相對於清朝皇帝而言是的,相對於革命人民而言則不是。」
同「六四」不同的是,現在互聯網可以突破一些中共的新聞封鎖,因此中共要一手遮
天並不容易,因而會加強人們對是非的判斷能力。

華盛頓郵報調查揭黑幕

西方媒體大事報導這宗自焚事件,而且傾向於認為自焚者是法輪功的信徒。但是他們的結論同中共卻是兩樣,他們不認為法輪功是邪教,而是通過自焚說明大陸沒有信仰自由和踐踏人權。他們認為中共這種宣傳方式反而損害他們自己的國際形象,並將為此付出代價。特別是美國布殊新政府剛上臺沒有幾天就碰上這樁事件,肯定要把中共踐踏人權的問題提到日程上來好好研究。

最具震撼性的是美國《華盛頓郵報》二月四日在頭版刊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的署名調查報告,這份報告公布了:
一,劉春玲不是開封本地人;
二,鄰居認為劉春玲有心理方面的問題,因為她打母親也打女兒;
三,劉春玲是三陪女,鄰居們從來沒有見過她練法輪功。

調查中,一些有名有姓的開封市民並不認同中共的做法,他們看透「政府控制了新聞」,政府必須面對為什 這樣多人信仰法輪功,「人們對社會不滿,這才是問題所在。」他們認為法輪功肯定要平反。

相信中共將炮製其他資料來否定這個報告。由於被調查者有名有姓,中共要這些人公開否認也是很容易的事。他們的安全問題必須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北京的反邪教斗爭還擴展到海外,特別是北美地區。中共使領館唆使親共團體出來聲討法輪功,中共外交官員也赤膊上陣。這種超越工作權限干涉他國內政的事也引起反彈,有人考慮告到法庭。因為對美國斗爭太勇而被調回國的原駐美大使李肇星,傳說在離任前同美國的法輪功人士打了招呼,表示以前有不得已的苦衷。相信大部分外交官員並不願意為中南海裡那位權力已經走到盡頭的總書記賣命。

摘自香港《動向》雜誌,略有刪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