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濫用「偉哥」
 
2001-11-6
 
【人民報消息】中共建制五十年以來,一貫奉行現實政治。其源於德文的現實政治的意思是,為了國家的利益而放棄和犧牲任何意義下的道德和理想。誠然,民族主義是一種愛國情操和道德理想,但是,在一黨專制的集權統治下,這種民族主義常常被玩弄於掌股。數十年以來,民族主義不是被引向狹隘的偏執的死路上去,就是被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令這種道德理想嚴重貶值,整個民族自尊下降,甚至到了寡廉鮮恥的地步。

早在中共奪取政權之初,中國如荷棠葉般的地圖,突然變成了雞仔形,蒙古被分裂,黑龍江的莫河以北大片土地被割讓,美麗的海參威被拱手相讓,對至今仍被東南亞各國及日本占領的南沙諸島和釣魚島甚少提及,相反,今天的所沿用的版圖卻依然是荷棠葉形,中國依然相對完整。六十年代中共與蘇聯老大哥翻臉大開殺戒,七十年代與小弟越南不和大打出手,諸如這些關乎國家民族生死存亡大事大非問題,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們卻鮮見追究理論。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收回香港,整個官官民民上上下下無不稱好叫快,議論紛紛越快越好,而十三年後,香港掀起轟轟烈烈的第二次保釣運動,港人不分左派右派,聯同臺灣保釣人士,以小漁船對付日本海岸防衛隊的大軍艦,最後,沖上了釣島,並成功地插上了兩岸三地的旗幟,以宣示主權,此間,有人為此而犧牲了生命。中共不僅不籍此向日本施加壓力,強調軍艦導致民間保釣者死亡,爭取國際同情、追封死難者為烈士或民族英雄,反而強力控制封鎖輿論,而中國的媒體音消閉息,愛國主義者們鴉雀無聲,彷彿釣魚臺島是香港和臺灣人的,與大陸無關。人們不禁要問,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們躲到哪裏去了?

不久前,日本首相公然參拜象徵軍國主義的靖國神社,南韓數十青年當眾斷指示恨,以行動強烈譴責日本軍國主義。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們一不敢燒日本國旗,二不敢圍攻日駐華領事,三更不敢衝到日本國的靖國神社去示威抗議。九一八國恥日,連慰安婦索賠都要受壓制。可是,當北約的美軍誤炸了駐南中國領館和撞機事件後,中共一帶頭,全國各地一響而應,駭客網友齊上陣,帶著其深厚的狹隘的民族主義色彩,砸美領館罵美國人。但當中美以你賠我二千萬,我賠你四百萬就此了事,連個正式道歉都沒有的時候;當撞機後中方開出百萬賬單而美方僅三萬回應時,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者又齊齊收聲,沒有人再敢去追問中共,你不等於接收了美國人的「誤炸」之說了嗎?王偉撞機不是死得很冤枉嗎?

美國九一一事件後,中共才帶頭叫了半聲「反省」,中國的愛國主義者們便一轟而上,媒體網站拍手稱快,據說北京的大學生還開香檳慶賀,全然不知恐怖主義濫殺數千無辜的後面,隱藏著怎樣的人性危機。可伶的是,他們的統治者比他們更先想到回教的疆獨分子的厲害,怕將來有一天自己遭受同樣的命運而難以下臺,於是大喝一聲「好啦」,與以前一樣,大家都乖乖的閉嘴。

有人說,當今的中國大陸民族主義者大多患了陽痿,只有在統治者餵了點「言論偉哥」後,才有「舉動」,「偉哥」一停,族人「不舉」。看起來不是沒有一定的道理。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全中國從中央到地方、從學生到農民無人不想往美國,從延安時期的毛澤東對美國記者斯諾的青睞,到對香港記者說「你們比人家華萊士差遠啦」的媚態,不難感受中共媚美的傳統。福建人冒著生命危險漂洋過海也要來美國,美領事館前終年大排長龍。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從不見呼籲國人抵制美國和從其巨大的貿易逆差中賺取的美元,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美國情結和民族氣節?難道這就是五千年的燦爛文化和民族理想的沉積?中國人何時才能冷靜地反思人性的光輝以及真正意義上的民族主義?

凡此種種,應驗了戊戌變法君子梁啟超百年前所說的話:中華民族有族民資格而無公民資格,有村民思想而無國家思想,只能受專制,不能享自由。再看看半世紀以來,中共一黨獨大的獨裁統治及其施行的新聞封鎖,大量的事實證明了中國的民族主義者沒有知情權,無權了解真相至失去辯別是非的能力。可以說,當今中國的民族主義,已經病變,缺乏整體道德底線和民族自尊,只能隨統治者的指揮棒起舞,淪落為統治者的政治工具。如果這個專制制度繼續存在,中國的民族主義理想只能是些不倫不類的歷史笑料,絕無高尚情操,亦找不到出路。

原載《北京之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