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長的淚能改變國家形象嗎?
 
2001-11-27
 
【人民報消息】剛才想休息一下,便隨手翻翻前些天沒空看的一些報紙。翻到17號的《世界日報》大陸新聞版,上有一個小標題使我感到特別的不舒服,怎麼搞的中國當官的越來越可恥了,居然在聯合國的大庭廣眾之下演起「哭戲」來了。這不是丟咱中國人的臉嗎?過去的官雖然土氣蠻橫,卻也亮出本質,知道底細,如今的官笑容可掬,哭起來還真掉眼淚,反倒使人迷惑了。

那些來自非洲原始部落的代表們,內心深處果真會相信一個共產黨背景的老外交家所流的淚嗎?特別是在已經搞了幾十年的骯髒交易之後。後面將引全文,看看有誰會相信一個經歷了無數次革命風暴的洗禮,在外交戰線上斗了大半輩子、三十七年來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坐上了外交部第一把交椅的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竟會在一個平常的外事活動中,忍不住流下眼淚。且不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好漢流血不流淚的豪言壯語,至少也不該為了「國家利益」而去「淚洗聯合國」吧。莫非除了臺灣和人權,中共還有什麼更偉大的事業需要非洲朋友們投票。可是即便如此,再多搞幾個「援外項目」及私下交易也就擺平了,何必非得哭呢?或許部長先生另有什麼難言之隱,已經聽到了什麼風聲,黨中央要另有安排了……

八十年前共產黨靠無本起家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無論以政治還是以經商的角度講都已經達到了成功的頂峰。什麼可口可樂的商標,微軟的奇蹟,天下暴發戶們的鴻運等等相形之下實在是不值一提了。黨從幾個人在一條小船上謀劃,以小股流竄的恐怖偷襲開始,到形成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再借日本朋友的入侵拼命鼓噪抗日,但抗而不戰,組織武裝趁機擴大,使國民黨陷入內外交困,腹背受敵,兩面挨打的境地,最後以軍事上的劣勢及特務策反上的絕對優勢一舉擊潰其數百萬的大軍,奪取了大陸的政權,開始了中國歷史最血腥的無產階級專政(只是無產階級們太不爭氣,幾乎個個「出軌」變得比被他們殺掉的那幫惡霸地主地痞流氓還要壞百倍)。這就是天羅地網,就是在國土之內絕無一寸藏身之地的國家恐怖主義。

國家恐怖主義可不是拉丹式的,通過襲擊幾個重點目標來使政府顯得無能,保護不了人民的安全,以達到摧毀民心,破壞經濟的目的。國家恐怖主義是要使恐怖主義政策化、制度化,對內法律化,對外商業化,並使一切敢於反抗這個恐怖制度的個人和組織非法或恐怖化,這才算作是運作的最為成功的恐怖主義,是名噪一時的賓拉丹一流望塵莫及的。

半個多世紀以來,經過血淋淋地土改、鎮壓一切反革命分子和肅清一切反革命分子、反右、三年「自然的」災害、四清、文革、嚴打、反反覆覆地打、直到打出了無數的「邪教」,再借著美國九─一的西風「發現」打掉一批暗藏的「恐怖主義分子」,如今應該是絕對的萬無一失了。

今天的黨,確切的講已經沒有任何稱得上敵人的敵人了,連那些假想的幾千萬敵人也早就被我們開除了球籍,而且全都無聲無息,死者的親友及其子孫後代們也沒一個想不開來報仇雪恨的,他們都很珍惜自己的生活。這就是我們中國人善良的民性嘛,民以食為天就體現在這裏。吃比天都大,所以只要我們不停的強調吃飯與穩定,穩定與吃飯的關係重大,就根本不存在有任何後果的問題。因此殺人除了使黨顯得更為強大,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的不良反應。

事實證明國家恐怖主義雖然在蘇聯、南斯拉夫及東歐國家行不通,在中國可要另當別論了。中國人民特別熱愛生活、珍惜生命,尤其是善於從別人的不幸中體味出某種幸運來,此乃中國人獨有的「德性」。

然而,正是在這個全盛時期。我們尊貴的外交部長卻忽然間哭了起來。部長的淚可以改變恐怖主義國家的形象嗎?奉勸中因官員切莫再到海外來搞這種拙劣的表演了,要演到你們的支委會上去演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