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慚愧自己實在太笨──讀了兩遍《公報》竟讀不明白
 
作者:鮑彤
 
2001年11月14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前兩天在評論中共十五屆六中全會時,我談了兩個事實:第一個事實,"官場支配市場"的制度是中國的腐敗的根源;第二個事實,"黨管幹部"的制度使沒有受到黨紀處分的各級黨委領導人在司法機關面前享有事實上的豁免權。

美國之音播出之後,就有人問:難道六中全會是一次反腐敗的會議嗎?爲什麼你的評論只談腐敗,不談其他?

和六中全會同步召開的中紀委全會的報道里有一句話:"政治紀律是黨的最重要的紀律。"根據常識,這句最重要的話只能是六中全會最重要的精神的反映,可惜在六中全會公報裏找不到這句話。按照公報,這次全會有四個內容:一是批准總書記關於"三個代表"的講話;二是通過一個關於"作風建設"的決定;三是決定明年下半年開"十六大";第四才是開除兩名腐敗的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出黨。反腐敗不是六中全會的主題。既然如此,爲什麼我在評論時只談腐敗,不談其他?我有我的原因。

第一個內容用不著評論。那是對兩個月以前"七一"講話的追認。內容早就發表過了,不是新聞。

第三個內容我無法評論。那是明年下半年的事情,現在保密。我不能對一無所知的事發表評論。

第二個內容呢?可不可以評論?

抓作風是中共的傳統。從歷史上看,有時成功,有時失敗,兩種結果都有。最出名的莫過於1942年那次"整風"。毛澤東要求:共產黨的文件,必須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他反對不提出、不分析、不解決問題的黨八股。毛澤東親自帶頭示範,大喝一聲,指出當時的共產黨正在生病,存在著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和黨八股三股歪風。那個報告,確實和庸人捉刀的陳詞濫調不一樣,一針見血,把黨內的視線一下子吸引到抵制三股歪風上去。整風報告是毛澤東平生得意之筆,標誌著他的黃金時代。後來中共的所謂解決"作風"問題的文件,大多隻會羅列一些現象,拼湊幾句格言,不會分析問題,只是表表決心,喊喊口號,拿不出對症下藥的良方,所以在歷史上統統沒有留下值得一提的痕跡。

這一次,"作風建設"是六中全會"著重研究"的問題,爲此專門通過了一個《決定》,隆重的程度不亞於延安整風。《公報》寫了一句似乎應該有實質性內容的話:"現在黨的作風總的是好的,但也存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讀者一定很想知道共產黨現在的作風好在什麼地方,"問題"又出在什麼地方,可惜下文不再交代,從此沒有答案。這個《公報》肯定是一篇字字珠璣的聖賢遺訓彙編大全,美中不足之處是叫人讀完之後,不知道中囯共產黨到底"存在著一些"什麼"問題",爲什麼已經發展到了"亟待解決"的地步,弄不清楚十五屆六中全會究竟提出了、分析了什麼問題,準備怎樣解決這些問題。我慚愧自己實在太笨,讀了兩遍《公報》,等於白讀。我很願意聽聽別人的評論;但我自己顯然沒有說三道四的資格。

這樣一來,只剩下了六中全會的最後那個議題--開除兩個腐敗了的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出黨。這是六中全會看得見的成果。所以我關於六中全會的評論,只能被迫限於評論腐敗。這是我必須聲明和請求原諒的。

 
分享:
 
人氣:9,81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