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武器”可以感动恐怖主义者?
 
姜青
 
2001-10-7
 
【人民报消息】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Guenter Grass)认为打击恐怖主义的上策首先是争取建立世界经济新格局;也就是说,要想彻底消弭恐怖主义,就必须改变富裕国家和第三世界的关系。

格拉斯先生认为是不合理的世界经济格局导致了国际恐怖主义份子和恐怖富豪本拉登在世界上制造恐怖杀害无辜。众所周知,本拉登是大富豪,一个有数十个保镖护卫的大亨。媒体报导,他的兄弟姐妹们都过着王子公主一样的生活。所以即使改变了富裕国家和第三世界的关系,也改变不了恐怖主义份子的本性。邪恶的本质和金钱的多少是没有任何关联的。

德国剧作家鲍佗.斯特劳斯(Botho Strauss)在最新一期《明镜》周刊(8日出版)撰文批评“以恶抗恶”的战争行动。斯特劳斯并预言,如果光靠军事反击来打击恐怖主义,必招来恐怖份子更多新的袭击。

据媒体报导,美国过去一直在给予阿富汗经济上的援助,现在的援助也在继续。 美联社消息报道,布什在星期六的每周电台广播中强调,美国对塔利班政权的战争,跟阿富汗老百姓毫无关系。为了帮助阿富汗人民,布什总统四日宣布将提供三亿二千万美元的食物和药品,以空投方式送到阿富汗及邻近国家,他说:「我们要藉此表达美国强力反对的是塔利班政权,并不是阿富汗人民。我们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并且伸出友谊之手。」看来美国还不是象斯特劳斯所言的“光靠”军事解决。

斯特劳斯说“打击恐怖主义,必招来恐怖份子更多新的袭击”,那么不打击恐怖主义,恐怖份子就不准备更多新的袭击吗?911事件是最好的例子,当恐怖份子把飞行员和空服人员捆绑起来连同所有的乘客一起赶到机尾,并欺骗他们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所有的人都认为不过是一起普通的劫机事件,没有人反抗,结果呢……?如果他们知道反正也是一死,如果他们知道将有数千人无辜惨死,他们会怎么做呢……?

印度裔英国作家拉什迪(Salman Rushdie)6日在德国《世界报》发表时评文章认为,“不是靠战争,而是靠我们无所畏惧的生活方式去战胜恐怖主义者”。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们的武器”应该包括生活方式、文学、音乐、美和爱。

看到这里我糊涂了: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什么样的文学作品,什么样的音乐之声,什么样的关爱可以感动和改变那些没有了人性的魔鬼呢?恐怖主义者活着的目的就是制造恐怖,就是要摧毁人类好的一切,美的一切。

它们不喜欢和平而喜欢恐怖,它们不喜欢美丽而喜欢丑陋,它们不喜欢善良而喜欢毒恶。人类所爱的一切都在它们的仇恨之中,所以用人的语言无法与它们沟通。

美国总统布什说:“需要感到害怕的,是塔利班当权者,以及他们所庇护的恐怖份子。”“那些与恐怖分子沆瀣一气的国家(nations)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布什6日在讲话中使用的“nation”一词,令人想到布什对美国反恐怖战争的诠释已接近国家交战的概念。布什明确地宣告,对美国而言,反恐怖战争不仅仅是消灭一些恐怖分子,更在于改变一些民族的命运。

现在到了一触即发的决战关头,证据已经确凿,阵线已经拉开,阵营已经对垒,大军已经压境,为了人类的永久和平,是到打一场正义战争的时候了,这绝不是“以恶抗恶”,而是除邪治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