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恐怖襲擊的下一個「軟肋」
 
上官天乙
 
2001年10月7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紐約「911」事件以後,美國情報部門仍然一再提醒會有第二輪恐怖襲擊來臨。至於新的目標是甚麼,則尚在五里霧中,誰也沒敢妄加猜測。隨着本月20日「中國的紐約」上海APEC 首腦會期的越來越近,我不禁聯想到,如果恐怖分子把上海設定爲下一個襲擊對象,那可是一招歪打正着的妙手。

衆所周知,美國總統布什是應邀與會的方面大員之一。並且他已經承諾,屆時將如約前往。而布什正是恐怖分子瞄準的頭號對象。「911」事件本來就是衝着布什的。現在美國人吸取對第一輪襲擊全無防備的教訓,不惜放棄部分自由民主權利,全國上下一條心,圍追堵截恐怖活動。當此之際,繼續在美國搞事,風險陡然升高,成功機率大大降低。正好布什遠行,如同猛虎離山,蛟龍出水,拱手奉獻出恐怖襲擊的絕佳時機。遇此良機,恐怖分子不思積極作爲,豈非吃素的呆鵝?

不僅如此,恐怖分子襲擊上海,可能另有以下幾方面的考量。

「反恐戰爭」名曰戰爭,實際上沒有清晰的戰線。它是一場持久細緻、情報暗殺與經濟政治宣傳外交綜合作用超過戰場正面交鋒的特殊戰爭。這樣的戰爭需要全世界儘可能多的國家結成統一戰線,對恐怖分子進行圍追堵截。迄今爲止,作爲美國的傳統盟友,英德日法乃至澳洲加拿大都在這條統一戰線中擔當了角色,俄羅斯也躍躍欲試,要跟美國並肩兒作戰。唯獨中國既是阿富汗的鄰國又是可以藏龍臥虎的大國,比較老成持重,雖然表態反恐,尚未有積極配合的大動作,因而成爲世界反恐統一戰線上的一大薄弱環節。恐怖分子照這個薄弱環節下手,避實擊虛,應當說在技術上是有相當合理性的。

當然,這是一步險棋,鬧不好中國會有更積極的反應。然而充其量也就是也出兵攻打阿富汗,沒啥大不了的。因爲從常規實力對比來看,不要說美英德日俄聯合出手,就是美國單打獨鬥,阿富汗也不是對手。恐怖分子的真正長處和可怕之處是在地下分散活動,讓你摸不着打不到。按照恐怖分子的套路打法,再增加一兩個盤面上的死對頭,其實還是有勁使不上,不足爲懼。而且對恐怖分子來說,冒險賭博是家常便飯,沒有理由因爲要走「險棋」就打退堂鼓。

另一方面,如果冒險成功,那可就柳暗花明,恐怖活動的春天要提前到來了。

首先,設若布什果然在中國出事,「911」以後,美國人好像已經淡漠的對中國的猜忌甚至敵意很難保證不會殺個回馬槍。事情當然是恐怖分子乾的,不是中國的故意。但是恐怖活動爲甚麼單單在中國能夠如願以償?是不是跟中國的制度、社會、「國情」有關?這樣的制度、社會、「國情」難道不該變一變嗎?等等等等,於是中美之間過去有過的不愉快爭論和摩擦重新引人注目起來。在那種情況下,恐怖分子的壓力就被中國分擔了一部分,可以輕鬆許多。更不用說利用矛盾,上下其手,遊刃有餘的其它好處了。

其次,上海是中國的紐約,中國是亞洲經濟的火車頭。紐約「911」遇襲後,美國經濟大受連累,陷於衰退,世界經濟也是一片凋零景象,唯有中國一枝獨秀,儼然升級成了世界經濟的希望所在。恐怖分子在無情打碎紐約所象徵的世界經濟舊有希望之後,如果襲擊上海成功,掐掉國際資本在遙遠東方僅剩的這一線生機和出路,其衝擊力可能就是致命的,世界經濟將跌入上個世紀30年代那樣的危機深淵,引發政治軍事的大變化大動亂。恐怖分子倒是唯恐天下不亂。於是大變亂時代到來,恐怖分子得其所哉。

第三,上海是以當權者江澤民爲首的上海幫的權力基地。現在的中國,工人失業,農民不堪苛捐雜稅重負,傳統左派不滿當權派向資本家投降,西化的「右派」也在嘲弄新政策的非驢非馬,等着看好戲。整個中國如同一座蓄勢待發的活火山。一旦恐怖分子在上海幫的巢穴偷襲得手,壓在火山上的當權派大丟世界級的臉面,狠傷民族自尊心,變得裏外不是人,甚麼申奧成功,加入世貿,都不足以抵消當前的罪孽,這座火山就有可能在強烈震動中噴發。而一旦中國動亂,聚散阿富汗的恐怖分子便有了迴旋餘地十分開闊的後院,任甚麼圍追堵截都無可奈何了。

附帶聲明,筆者並非嫉妒上海而唯恐上海不亂的北京人,也不是自以爲上海天下第一的上海人。甚至有生以來我只在乘飛機出國途中在那裏短短停留過幾十分鐘。但我對上海是有特殊感情的。

上海,當心啊。


 
分享:
 
人氣:11,97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