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制造了新世纪最耸人听闻的一起「文字狱」
 
王健民
 
2001-10-4
 
【人民报消息】香港亲北京《文汇报》前驻东北高级记者姜维平,因撰文揭露前渖阳市副市长马向东豪赌及部分官员涉贪被查事件,被指泄露机密,去年十二月被捕至今仍在狱中。

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报导,大连市国家安全局一名中层负责人对戴吁手铐的姜维平说:「你的文章触怒了江泽民,是他本人亲自下令抓你的,否则谁敢动你这个大记者!」姜维平被带到了大连旅顺海军基地,在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中,被关进一个没有取暖设施的单人牢房,由五名军人日夜看守,与一个杀人死囚为邻,熬过了身心饱受折磨的四十五天。

但姜维平今天还在牢狱中,只不过是被转到条件稍好的大连市开发区看守所。这名香港亲北京的《文汇报》前驻东北办事处首席代表、高级记者,是在去年十二月四日早上在大连送太太上班之后返家时,在停车场突遭大连市国安局几名大汉「以风衣蒙头绑走」的。在经过长达九个月的关押之后,大连市当局终于在今年九月五日上午秘密开庭审讯,但不允许家属旁听,甚至不允许家属进入法院大楼。姜的亲属只能在「熟悉情况」人士指点下,在滂沱大雨中在后门等待,在姜维平被押上囚车的那一刻,隔吁数十米远的距离,互相看一眼。

姜维平案被认为是新世纪中国最耸人听闻的一起「文字狱」。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姜在香港《文汇报》上发表了署名的报道,揭露了时任渖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到澳门豪赌、三年累计输掉人民币四千万元,以及渖阳数名官员涉嫌经济犯罪被隔离审查的事实,另外在香港一家刊物发表三篇批评大连市政府和三篇被指「攻击江泽民」的文章,被当局秘密逮捕。

据亚洲周刊获悉,姜维平被控以三项罪名,分别是「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及「非法持有国家秘密」。姜维平坚决否认上述指控。他在给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信中认为,江目前根本不可能知道此事,更不可能亲自下令抓他,江作为政治家「会有大海般宽广的政治胸怀和雅量,在人类进入文明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绝不可能因为这样一篇反映社会新闻的小小稿件而如此大动肝火」。

●姜曾多次获得新闻奖

今年四十六岁的姜维平,一九八二年从辽宁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曾先后在《大连日报》、新华社辽宁分社担任编辑和记者。一九九四年起,即担任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首席代表,「对辽宁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在海外做了大量的报道,仅在《文汇报》就撰写稿件七百余篇」,得到《文汇报》及各级政府的肯定,且多次获得辽宁省、黑龙江省政府和大连市政府外宣办颁发的「优秀新闻奖」。

尽管如此,因为一篇揭露渖阳市前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及其他官员腐败的新闻,和几篇不容于地方当局的报道,还是令姜维平□铛入狱。秘密抓捕姜维平的大连国安局特工还告诉姜:「抓你是国家安全部的命令,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惹恼地方官 早已被监控

姜维平在给江泽民的信中透露,自称「奉命」抓捕姜维平的大连市国安局,早在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就对《文汇报》东北办事处及姜维平进行全面监控,但姜「当时全然不知」。大连市当局对姜「全面监控」,除了后来捅了马向东的「马蜂窝」之外,肇因是一九九八年初,姜维平在香港某政论刊物上,以笔名发表了三篇批评大连市原市长、现辽宁省省长薄熙来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发表时,题目被编辑改为《薄熙来专制下大连市民叫苦连天》。

据称,此三篇文章发表后,引起薄熙来「勃然大怒」,下令大连市国安局对此立案侦查,并由薄任金州县委书记时的秘书、现任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的车克民,和大连市国安局长万国涛负责此案。后来姜又于九九年七月,为上述刊物写了《渖阳市副市长澳门输掉四千万》的文章,却因此「落在大连市国安局守株待兔的枪口上」。

姜维平认为,他写上述文章,是「出于一位新闻记者的良知」,其本意是想表现「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信心」。作为一个记者,姜维平经常在东北各地采访,亲眼看到过渖阳下岗职工堵车封路??轨请愿的情景,「而渖阳市副市长马向东贪污受贿豪赌成性,激起本人极大的愤慨」。但姜维平没想到,这些文章却给他带来了「泄漏国家机密」的灾祸。据了解,大连市国安局是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罪名,于去年十二月四日将姜维平刑事拘留,今年一月三日以「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名,将姜「依法逮捕」。

●贪官已惩处 记者仍系狱

但今天,姜维平「泄漏国家机密」文章中的主角马向东等人涉及的案情,已成了北京中纪委督办的东北第一大案。马向东等人也已□铛入狱。当年因揭露马向东和渖阳前市长慕绥新贪腐团伙,而遭打击报复被关进劳教所三年的一位渖阳市中共老党员周伟,已于今年四月二十二日凌晨,被「强制」赶出了劳教所,但姜维平的有关「罪名」和处境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事实上,姜维平并非第一位向境外揭露马向东贪腐豪赌的「国家机密」者。早在他于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为香港《文汇报》撰写相关报道之前三天,香港《东方日报》已大篇幅报道了马向东等人的劣行。姜是在看到该篇报道后,才在大连进行相关采访,并写了该篇报道。

然而,在今年九月五日上午秘密审判姜维平的法庭上,当姜维平家人雇请的两位律师出示香港《东方日报》九九年七月十五日和《文汇报》七月十九日的报纸复印件,以反驳当局指控姜的「第一条罪状」,但庭审法官却认为「复印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驳回了律师的证据。

从姜维平去年十二月四日被捕至今,已过了将近十个月,但有关的判决却迟迟没有结果。总部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toProtectJournalists)月前曾特别去信北京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总理朱熔基,呼吁当局无条件并马上释放姜维平。

聚合了全美各大媒体精英的「保护记者委员会」认为,姜维平揭露马向东贪腐滥赌以及将大庆市前市长为其二十九个情人购买房屋的丑闻曝光之后,中国各地和海外媒体也都广泛报道了这些故事,尤其是马向东已经被捕,他的问题并被政府用来作为反腐败的事例,北京当局也保证要根除腐败现象,但与此同时,揭露这些腐败的记者却往往面临「国家的报复」。

因此,「保护记者委员会」对姜维平被拘捕「感到愤怒」,并对姜因揭发官员的腐败而被控以「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的罪名深感不安。该委员会认为,姜维平被拘捕一事,已经使北京当局有关反腐败的承诺受到损害,呼吁江泽民正视并关注此事。

●借江之名图杀人灭口

姜被控的第二项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根据的是三篇姜写的登载在香港一家政论刊物上的文章《黑龙江民谣示民意》、《当代民间顺口溜》和《辽阳「天天乐」乐甚么?》。姜说,这三篇稿其实只有第三篇才是他写的,其实都不过是「反映民情民意的社会新闻,根本没有推翻党和政府主观上的恶意」。他认为,他撰写的《辽阳「天天乐」乐甚么?》一文,只是批评了辽阳当地官员对泛滥成灾的黄色「二人转」视而不见,但大连国安局人员断章取义,根据现场实录的一段「二人转」男女对话,指控姜「对党和国家领导人进行诋毁和人身攻击」,并据此说是「触怒了江泽民」。

此外,姜维平还被控「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当局的根据是在姜的住宅和办公室搜查到两份所谓「机密文件」,一份是九十年代初香港《文汇报》驻广州办事处主任关群,到大连创办东北办事处时留下的《国务院新闻办国家工商局关于内地企业在港刊登广告问题的通知》;另一份是一九九八年海城林滴娟命案期间,当局缉拿犯罪嫌疑人过程的「机密资料」,当时,姜因受《文汇报》指派采访该案,「为工作需要写稿件借用的影印资料」。姜表示,他已经就上述情况进行了说明,「更没有用此文件和资料从事非法活动」,但当局还是对他「进行追诉」。

大连市知情人士告诉亚洲周刊,大连市国安部门对姜维平的三项指控,无论是罪名的认定和性质,都严重存在「运用法律不当,证据不足」的问题,有关方面曾提出过异议。因此,大连检察院的起诉书在三月份即已下达,但却拖了半年,至九月五日才秘密庭审,足见这其中的「奥妙」。

「奥妙」就在于姜维平写的批评大连市当局的三篇文章之中。姜在给江泽民的信中说,大连国安局人员对他的「疲劳审讯」,主要集中在这三篇稿件的「新闻采访源、知情范围及相关情况」,而且还追查另一篇揭露薄熙来太太丑闻报道的作者,「后因的确与本人毫无关系而不了了之,他们还提出要我修改关于涉及薄熙来文章的口供,被我拒绝」。

显然,姜维平并没有就范,但结果却是「吃了眼前亏」。由于刚被捕时,被关在天寒地冻的监室中,他的双膝患上严重的关节炎。更有甚者,患有萎缩性胃炎,并已伴有肠上皮化生(胃癌病变前期)的他,在这种恶劣的生活环境中和精神折磨下,病情愈加恶化,但看守所「接到上面指令」,不允许姜出外看病。姜维平说,当局显然要置他于死地,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但无论是生是死,他相信此案的真相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