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術一躍副院長 歌女馳騁中南海──人民日報急呼:這難道不令人深思麼?
 
2001-10-29
 
【人民報消息】10月18日,人民網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關於「舞女」當法官的幾個問題》,全文如下:

在富平縣這塊土地上權力究竟是怎樣「結構」和運行的,政治原則和正義還有沒有位置?

據媒體消息:陜西省富平縣一個在社會上浪蕩多年的「舞女」王愛茹,竟然憑借關係搖身一變當上了法官。

近些年,一些地方一些單位常鬧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新聞來,例如湖北某地方一個「三陪女」竟當上區文化局副局長,並差點當上宣傳部副部長。幾乎任何一件事都有其發展過程,怪事的發展過程則往往比一般事更曲折、涉及因素更多。然而,人們關注的每每是怪事的表象或新聞興奮點,對其發展演變過程以及涉及到的人和事不去認真系統地分析和認識,於是談不上追究相關責任。「三陪部長」借兇殺人假如不暴露,說不定至今部長還當得好好的。

鑒於此,不妨以「舞女」法官為個例進行一下解剖,從中問幾個為什麼———

「舞女」法官是怎麼當上去的?王愛茹原是富平縣一農民,長期與黑社會老大同居,在外胡鬧成精,先後做過舞廳「小姐」和經營舞廳的老板娘。「秘密」在於:被黑社會老大稱為「白哥」的原縣委副書記白兵權也曾與王愛茹關係非同一般,正是在這位主管組織工作的副書記一手操辦下,王愛茹輾轉當上了富平縣法院執行庭法官。在王愛茹由舞女、老板娘「變」成法官的過程中,涉及到一系列的人,例如奉命偽造檔案的經辦者、接收其為法官的法院領導和組織部門等等,只要其中有一人堅決抵制或告發,事情即會暴露。由此可見,在富平縣這塊土地上權力是怎樣「結構」和運行的,政治原則和正義還有沒有位置?


江澤民的大公子江綿恒一躍而為中科院副院長,怎麼當上去的?

「舞女」法官是怎樣正常履職的?王愛茹辦案,完全憑感覺。她寫的判決書錯別字多,語句不順。她不知道適用的具體法律條文,常常空下來讓別人補上。她連筆錄都不會做,甚至讓一方代理人律師為其寫判決書等文書。這樣低素質或者說無素質的法官竟然能夠安安穩穩當著,由此可推知該法院的日常運作、考核制度糟糕到什麼程度!

這種「德行」的法官是怎樣與同事和睦共事的?假如其他法官的素質都無愧於法官的稱號,而「舞女」就成了沒有任何生存空間的「異己」,因為,任何一個有正義感和職業尊嚴的法官都不恥於與這樣的人為伍。事實上是,在富平縣,無論劇團演員、招待所服務員,只要有門路都可以進法院甚至當法官。這樣一來,「異己」也就沒有「異己」感了。這樣的法官隊伍如何能正常執法,簡直無法想象。司法腐敗、冤假錯案之所以一再發生,與這般執法的人的現狀有著多麼直接的關係!

關於舞女當法官,值得「問」的絕不止這三條。例如富平縣流行的一句順口溜:「『舞女』當法官,流氓提院長」。上級有關部門只要稍微深入一下,想必會發現問題。而事實上順口溜就是那樣流行著。其它地方的各種腐敗,往往也是有關順口溜流行既久,但只是那麼大搖大擺地流行著,這難道不令人深思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