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與宋祖英的「緋聞」是這樣傳出的
 
2001-10-28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與宋祖英的「緋聞」,早已海內外皆知,並且有不同的說法。其實,不論哪種說法,大家都沒有真憑實據,誰也沒親自去中南海大雄寶殿的龍床上「捉奸」,大家只是人言亦言罷了。那麼,到底有沒有這件事呢?如果有,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是怎樣的呢?俗話說的好,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在大陸演藝圈裡,關於這件事,一直就有許多私下的議論,我們將這些議論整理在一齊,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基本可以得到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那還是1997年,當時宋祖英、羅浩夫婦有一輛白色的捷達(現已換成別克),不論是上下班,還是演出、錄音等,均開這輛車,車號為「京C-53011」。有一次,宋祖英同外團的一位女歌手(有些名氣,如果說出名字來,有些大陸網友可能知道,不過在本文中恕不披露,但從後面的介紹中可以猜出來),去中央臺錄音棚錄小樣。在路上,這位女歌手可能是閑的無聊,順手打開工具箱,看看是否有磁帶或書,沒想到竟然找出一張「中南海紅卡」。

所謂「中南海紅卡」,北京的高幹們肯定都知道,它是進出中南海車輛的通行證。「中南海紅卡」比一本書稍大一些,正面中央有一個大大的「中」字,下面有「中南海通行證」六個小字,背面有這張卡所屬車輛的車號。「中南海紅卡」原先有兩種,一種是藍色的,專門進出中南海北邊的養蜂夾道高幹俱樂部(有各種高級娛樂設施),一種是紅色的,專門進出中南海。由於養蜂夾道高幹俱樂部現在已部分對外開放,所以藍卡已經取消,目前只剩下紅卡一種。

您大概還沒意識到這張紅卡有多珍貴。我們CCTV的臺長,副部級,根本沒資格有,我們原廣電部部長,正部級,才有一張,但只能在召開國務院辦公會議時才能用。您現在應該知道它的珍貴了。這就是說,至少在1997年,宋祖英就已經能夠自由進出中南海了,至於去幹什麼,沒人知道。

不過有人分析說,從宋祖英把中南海通行證放在車上隨身帶,說明她進入中南海的次數非常頻繁,如果是一月或數月才「寵幸」一次,宋祖英可以把通行證藏在家裡。但之所以放在車上,大概是隨傳隨到、隨想隨要。

我並沒有歧視婦女的習慣,但坦白地講,女同志的嘴一般都不嚴。沒有幾天,這件事就傳遍了總政歌舞團(宋祖英當時的單位),又過了一段時間,傳遍了了北京的演藝圈。其實,當時假如大家只是傳傳「宋祖英有一張紅卡」,並沒有什麼,頂多算一個普通的「政治謠言」,領導說說,也就算了。但中國人有一個壞毛病,就是越傳越邪乎,傳到最後,竟然傳成了宋祖英是江澤民「情婦」等等「緋聞」。現在在北京,「宋江戀」幾乎無人不知,剛才我從臺裡打的回家,的哥竟然也跟我聊起此事,可見傳播範圍之廣。

那麼,宋祖英車上藏了一張紅卡,怎麼解釋。我們不排除任何可能,包括「宋江戀」的可能,但我們做新聞的,最忌諱憑空猜測,一切都應當有真憑實據。由於這件事太敏感,我們不可能找當事人核實,說白了,為了腦袋能安穩地固定在脖子上,也不敢去核實,只能通過間接的途徑,分析、推測可能性。

首先,那位女歌手不久即被所在單位辭退,返回原籍天津。第二,該女歌手半年後跳樓「自殺」,我所以在自殺兩字上加引號,是想說,這個結論是當地公安機關得出的,家屬並不同意。第三,總政歌舞團的兩名主要領導,一個退休,一個調離,領導層換了新人。第四,中央、北京市、解放軍系統、廣電系統的一些文藝部門,多次召開幹部、黨員、群眾會議,要求有關人員「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並將此作為一項政治紀律,必須嚴格遵守。

現在時興私家偵探,他們的任務就是無論如何也要留影當證據,讓當事人想賴都賴不掉,但「宋江案」無論給多少錢,也沒人接得了這活兒。

所以,我們只能根據旁證得出以下結論:宋祖英確實能夠經常接觸國家最高級領導人中的一個(或多個),至於那個領導人是誰,雙方是否有性關係,或者有其他關係,我們沒看見也看不見,所以屬於沒有證據之列,我們就不能瞎說。

至於宋祖英後來為了「目標集中」不需「瞻前顧後」而離了婚、讓關心她出了圈兒的成克傑見了閻王爺,又剝奪了李瑞英進瀛臺被「寵幸」的資格,使30億的大劇院在反對聲中撅起,等等等等,咱不管有證據還是沒證據都不敢說,因為宋祖英除了能自行處理離婚之事外,其他的她也沒那麼大本事,「宋江戀」中只要沾了「江」字,那就是國家最高機密,觸犯了就是死罪。

那出名的天津女歌星就因此而搭上一條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