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中华民族屡战屡败的战争
 
2001-1-9
 
【人民报讯】 新世纪伊始,又传来北京遭沙尘暴袭击的消息。这是一个关于国运的不祥暗示。

依我看,这实在是一件好事。否则报纸好消息太多,这里是环境有改善,那里是“人进沙退”,总而言之,给人的印象是:虽有环境问题,但情况已经受到控制。这沙尘暴多好啊,从天上过来,中宣部也挡不住,直接向每一个中国人敲响警钟。

1992年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确定了威胁人类生存的十大环境危机,第一个就是土地荒漠化。荒漠化的危害甚於水灾、地震等各种触目惊心的灾难,它冷漠的扩张所毁灭的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大地与环境、社会与文明,并且很难甚至永远无法重建。

按照官方数字,中共建政前47年间,荒漠和荒漠化的土地翻了一番半。其净增之面积,超过28个台湾,超过西欧五国(英、法、爱、荷、比),相当於中欧八国(波、捷、匈、德、奥、瑞等)。

具体数字是:沙漠和沙化土地从66.7万平方公里扩大到168.9万平方公里,净增102.2万平方公里,年均2.76万平方公里,日均76平方公里。这还是37年平均数,如果再考虑到荒漠化呈加速发展,则目前每天失土可能在90平方公里左右。假设敌军来犯,以此速度攻城掠地,占领珠海特区、温州及南通市区将在2天之内,占领北海市区需3天,深圳特区和秦皇岛市区4天,烟台与连云港市区9天,青岛、福州及宁波市区11天,广州市区也不过16天,而攻克西起官厅水库,东到密云水库,北至燕山,南抵琉璃河的北京城区,也仅是2天左右。

这是一场战争。

这个比喻之不贴切处,是荒漠化土地并不象沿海城市寸土寸金,可比者,唯生存空间而已。中国有效生存空间极其有限,再加之人口剧增和荒漠化加速,生存空间已成国运之所系。

一次有关荒漠化的联合国会议提出,乾旱和半乾旱地区,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的临界值为7人和20人,而目前甘肃河西走廊绿洲地区人口密度已经达到每平方公里496人,最少的金昌市也有276人,数十倍成百倍地超过了合理密度。这既是破坏的原因,又是必须承受的结果。最坏的情形早已发生:它们互为因果,形成一永难挣脱的恶性循环怪圈。

如果我们的生存空间继续压缩下去,谁能保证我们就一定能逃脱文明覆灭的命运?

当联结欧亚两大陆的丝绸之路正处於鼎盛时期,谁曾想到覆灭二字?但楼兰、精绝等数十个曾辉煌耀眼的文明确已湮灭。

也不要说那是历史上的悲剧:蓦然回首间,非洲二十一国的大片国土不是也眼睁睁地沦为了无人区?

荒漠化与水土流失是密切相关的。中国水土流失可称世界之最,除了江河湖泊的水面、城镇工厂所占的地面,所有能够水土流失的土地已全部在流失,而在这些水土流失的土地上,荒漠化正在继续完成着生态环境逆演化之顶级阶段:无树、无草、无水、无土的不毛之地。正是在荒漠化的压迫下,中国文明从西北向东南不断迁徙,其大趋势不可遏止,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正在迅速枯竭。我们应该提出一个似乎危言耸听的问题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且战且退吗?我们能退进太平洋里去吗?

——这是一场中华民族屡战屡败的战争。

其实荒漠化并非不可战胜,只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被那由西向东的「风沙」迷住了双眼,总是背着「风沙」,随着不断推移的荒漠「前进」着 ......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