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巴喬夫:我生活的目的就是消滅共產主義
 
2001-1-9
 
【人民報訊】(《真理的追求》編者按: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2000年5月主辦的《蘇聯解體的原因和對歐洲的影響》國際學術討論會上,保加利亞科學院研究員米哈伊爾.基列夫作了《蘇聯解體的原因》的發言。他認為,蘇聯解體的「第一個主要的和基本的原因」是1956年以後形成的「赫魯曉夫修正主義路線」,正是這一路線成了後來戈爾巴喬夫推行的「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路線的前提。在分析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和科學社會主義事業的背叛時,基列夫引用了戈爾巴喬夫1999年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美國大學研討會演講的自白,引起與會極大的興趣。大家請他提供出處,基列夫當眾出示了捷克傳媒《對話》(DIALOG)1999第146期上一篇報導的複印件。會後,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陳之驊向基列夫索要了這份材料,並請外資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周尊南教授全文譯出。這是一份極為難得的反面教材,本刊特予登載,以饗廣大讀者。請大家看看戈爾巴喬夫這個反面教員,是怎樣給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

我生活的目的,就是消滅對人民實行無法忍受的獨裁統治的共產主義。我的妻子在這方面堅定了我的信心,她有這種觀點比我還早。我只有身居最高層職位,才能為此有最大的作為。因此,我妻子要我不懈努力往上爬。當我親自認識了西方,我的決定就成了不可更改的了。我必須清除蘇共和蘇聯的整個領導,我必須清除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我理想是走社會民主黨的道路,計劃經濟束縛了人的能力,只有市場才能引向發展。

我找到了自己為了實現同樣目標的夥伴,首先是雅科夫列夫和謝瓦爾德納澤,他們為擊敗共產主義立下了大功。

世界沒有共產主義會更美好。2000年以後世界將迎來和平與繁榮的時期,但是卻有巨大的障礙阻礙著人類走向和平與富強,這就是中國共產主義。巨大的學潮時我正在北京,當時看來中國的共產主義要垮臺了。我很想對巨大廣場上的示威者們講話,告訴他們,要他們堅持住,我們同情他們,中國了也必須改革。但中國的領導不同意。這是極大的遺憾,要是中國領導的共產主義垮臺了,世界在走向和平和正義的道路上會前進得更遠。

我想在同樣的國境線內保留蘇聯,但是是作為有另外名稱的民主國家。我未能成功。葉利欽權欲薰心。他沒有任何民主的理念。他瓦解了蘇聯。同時也製造了混亂和所有的困難。缺少了烏克蘭、哈薩克斯坦和高加索國家,俄羅斯將不再是世界大國。那兒將持續不斷地混亂。那是些沒有理想的國家。這理想就是西方國家的理想:市場、民主和人權。

當葉利欽瓦解了蘇聯、我離開克里姆林宮時,上百的記者們以為我會哭泣。我沒有哭,因為我生活的目的已經達到:我消滅了蘇聯和所有歐洲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主義。我沒有哭,因為我達到了主要目的,這就是在歐洲消滅了共產主義。然而,阻撓人類在全世界實現自由理想的亞洲的共產主義也應當被消滅。

蘇聯的解體對美國是不利的,因為美國在世界上失去了能作為唯一的民主國家(我指的是蘇維埃主權國家聯盟,簡稱蘇聯)保存下來的夥伴。沒有了夥伴,美國就被「世界統治者」的幻想所迷惑。歐洲和全世界的小國都競相最大限度地討好美國,這是個錯誤。只有與沒有了共產主義的民主的蘇聯的夥伴關係,才能使美國消除「世界政府」的幻影。人類走向真正自由的道路將是漫長的,但將來是成功的,整個世界應當消滅共產主義。
轉自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