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师未捷身先死」-- 朱镕基的绝望
 
2001-1-9
 
【人民报讯】据北京权威消息人士说,在外界纷纷猜测十六大的人事,胡锦涛是否能顺利接班,江泽民是否会连任之时,日前朱镕基与身边人谈话时,突然说了一句,「到时候下我一定下,决不恋栈。」还说,中国的事也不是我个人就能搞得好。身边的人很愕然,不知怎样接话。据悉当时朱镕基看来很有情绪,说的是肺腑之言。

听闻此消息的人都非常感慨,想一九九八年朱镕基初任总理时,那一句「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何的豪情万丈。只不过三年多时间,这位一度光芒四射的政治人物竟然如意兴阑珊,表露出灰心失望的情绪。
 
而在此之前的十月访问日本时,朱镕基也不时流露出心事重重的样子。香港一位传媒人注意到朱镕基上日本电视节目「脸色阴沉,迟疑沉吟,与以往的风趣敢言有若天壤。回答时不望着发问者,讲空话,背政策,语气突兀,形成冷场,擅长应对的节目主持人也不时楞住。在场观众的脸色并不好看。」

而且朱镕基还在访日期间情不自禁地对记者说,我所受到的不公正要超过你们的想像。透露了很大的委屈。

朱镕基到底怎样了?

北京一些政治观察家认为,朱镕基的雄心壮志在他上任后实际上只维持了一年多,一九九九年五月中共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的发生,是朱镕基总理任期的一个分水岭。之前虽然国事如麻,朱镕基却情绪高昂,踌躇满志,希望有一番作为。之后朱对中国改革的信心开始动摇。

事件发生前的四月,朱镕基访美国,与美国进行中国加入世贸的谈判,当时朱镕基为平息美国在人权和贸易方面对中国的压力,姿态很低,甚至动身前还公开向传媒说,他到美国是要去为美国消消气。中国国内,尤其是中共党内,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的声音很强烈,对力主加入的江泽民和朱镕基都有意见,但朱负责谈判,处于第一线,比江泽民承受的压力更大。到炸馆事件发生,中国民族主义情绪被煽动到狂热程度,朱一时竟成千夫所指,网坛上公开大骂他是汉奸卖国贼、李鸿章。而党内的批评指责更严厉。被炸死的三记者棺木运回北京时,朱镕基亲到机场迎接,泪流满面,北京官场他半真半假,既是以缓和舆论对他的压力的做秀,但也是感到委屈的真情流露。

随后朱的处境明显出现困难。连续左派刊物《广角镜》也称,朱镕基国企改革的大权旁落,已改由江泽民挂帅。夏季北戴河会议后海外盛传朱镕基已多次向中央提出辞职。最后证实多次可能不确,但朱镕基确实在北戴河会议上以自己主管国企改革无效,及刺激消费和解决通货紧缩无方,正式向中央提出辞职。

消息人士说,在中共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国家级领导人因自己的理念和政策无法实施,而向党提出辞职的例子,以往除周恩来一九五八年受毛公开批评,在中央常委会提出过辞职外,只有犯了错误而被革职。朱这一颇有性格的举动引起高层很大震动,在守旧的共产党人来看简直是大逆不道。李鹏因此激烈批评朱镕基以辞职来威胁党中央,损害了中央领导核心。最后朱镕基收回辞呈,并作了一个「深刻的」检讨。北京消息人士说,北戴河会议结束后,朱镕基主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开场白即笑说,「看来我又要管你们了。」(意谓他辞职不成)。

观察家指出,九九年夏后,朱镕基有很大变化,明显沉稳了很多,而且开口闭口都要把「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这样的话挂在嘴边。知情者说,朱镕基在北戴河会议上作检讨时曾表示他会作好他任期内的工作,这实际明确表示他到二??二年任期届满时一退下来不再连任。在去年夏天的一次讨论十六大人事的政治局会议上,李鹏曾提出江李朱三人不全退,只作换位的安排,即江泽民保留军委主席、李鹏任国家主席、朱镕基改任全国政协主席。但朱镕基立即顶了回去,说「我已说了只做这届总理,我说话算话,也不想当政协主席。我年龄到了,就退下来当老百姓。」

后来朱镕基还跟身边的人说,我不做官,可以去教书。朱镕基现兼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朱镕基此时心境就如他公开所说,只求他下台之日,老百姓肯定他是个清官就很满足了。

朱镕基是中共平庸、麻木、僵硬的官僚系统中少见的德才兼备,并具有鲜明个性风格和魅力的罕有人物。他上任之初表露的雄心,如保证国企三年走出困境,及其后推出公务员机构改革最后都告流产,实际上是朱镕基强烈使命感的一厢情愿,中共体制积弊已深,朱镕基以个人之力回天乏术,反落得被人讥笑讲大话、空话的名声。大陆的经济学家说,朱镕基的国企改革最终失败主要是改革的最好时机已过。

朱有关国企改革的设想早在中共十四大召开后已形成,并在一九九三年的十四届三中会会提出对国企抓大放小。。当时国企的整体状况尚未恶化到不可收拾之地步。企业亏损,国有资产流失都还未到最严重程度,下岗工人问题也才刚刚浮现。但由于中共党内要捍卫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正统意识形态形成障碍,朱镕基的设想一直无法推行。到朱镕基终于当上总理,自以为可以一展抱负时,已时不待我,国企靡烂已救无可救。大陆的经济学家说,许多中小企业已成空壳,甚至负债还加上一大群工人要养,白送都无人要,怎么改?

朱镕基的挫折感除了国企改革,机构改革,争取中国加入世贸谈判的困难和国内受到的责难,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复杂激烈,以及他与江泽民合作困难等,消息人士说,在反腐方面所遭受的障和挫折也将他的一片雄心浇得冰冷。消息人士说,朱镕基多次在中共内部会议及高层强硬表示对所有涉案的腐败份子都要一查到底,决不留情。当他的爱将、香港光大集团董事长朱小华因涉嫌巨额货款失当被紧急召回北京关押时,朱镕基立即明确表示,彻底查办,他决不护短。但实际反腐一深入下去,朱镕基亦很清楚,他的决不留情之类的豪言壮语最后也只能成为空言。

消息人士说,反腐查走私大案要案查到邓家和李鹏家(李鹏老婆牵涉广东走私,海关查获的走私品,被朱琳一个电话提走。)案子阻力重重,根本追不下去。朱镕基愤怒不已,当着江泽民面说,这样怎么向人民交待?而江泽民的答复是:加作入贸问题我可以出来承担责任。有些事情是我们办不到的,不要说你,就是我也不行,不要太认真。朱镕基只有徒呼奈何。

消息人士说,朱镕基是条硬汉,工作上的挫折和困难打不倒他,他现在公开流露出来的悲观、消沉,有更为深沉的原因,是他对这个国家的绝望。消息人士说,朱镕基在去年已明白,要改变这个国家他是没有办法的,他曾苦笑着对身边人说,「我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据悉朱镕基身边的智囊的分析是,中国现面临党内的,国内的和国际的三重危机,中国共产党已完全利益化,即成为意识形态虚有其表的利益集团或曰腐败集团,作为改革家的朱镕基欲以这个特权腐败集团的力量去解决国家面临的种种危机,自然注定了以失败收场。

据悉朱镕基内心深处甚至是极度厌恶共产党的,与家人谈话时,谈到中西方文化和制度,会流露出对西方先进制度的向往,对中国落后黑暗的深厌痛绝。但朱是务实的人,认为空谈政治无益,应实际地一点一滴去改进,因此他往往避谈政治和意识形态,只谈具体事务。有时他关于政制改革的谈话甚至极其矛盾。在下面朱镕基会说,政制改革不改不行,但到政治局会议上,面对江泽民、李鹏对政制改革的强烈抵制,他也会违心地说,若推行政制改革所获其利不及其弊。

而且朱镕基也会在中共这个体制中作出妥协让步,甚至自己也不免会被身处环境污染。中共官员无官不贪,朱镕基做事,也不得不用贪官(只畏不是大贪),有时甚至睁只眼闭只眼,或公开包庇一些小贪。朱镕基的政敌即指责他,口口声声对任何腐败份子绝不留情,但他手下得力人员、外经贸部长石广生有受贿行为,朱镕基因害怕影响中国入世贸,竟下令把案子压下去。

最近十二月十八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还揭露朱镕基干涉调查人员的查案的工作。

据该刊报导,朱镕基干涉的案子是渖阳一起经济纠纷。一位新加坡女商人Shihshiawah指控另一位香港女商人高培华(译音)骗了她一座价值四百万元的商业大厦产权。Shihshiawah报案后地方司法调查人员经调查后将高培华逮捕归案。本来此案应由司法部门处理。但这两位女商人却想方设法各找权力靠山,希望以自己的后台大小来定输赢。新加坡女商人找到一位前外贸部长亲侄儿雇用此人作代表,并成功地将她的申诉送到国务院负责调查经济犯罪的官员处。

但作为被告的香港女商人高某更厉害,走的是中共高层秘书的路子,通过政治局常委李瑞环的一个前秘书,于去年十月二十九日将的辩护状放到了朱镕基的桌上。朱读了一面之词,不作思考即批示道,「如果随便抓人,我们还谈甚么法制?」并说此案会伤害外国投资人的热情。调查人员坚持说他们两年的调查没错误,也不是随便抓人拘留,但由于朱镕基的干涉,此案的审理已搁置,除非有人向朱镕基说明真相,否则此案将无结果。

《时代周刊》的报导说明,朱镕基在中共的体制内,不但难有作为,而且还会好心作坏事。

朱镕基就任后第一次记者会,以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来自勉,是否已预见到自己也会如一千八百年前悲剧英雄诸葛亮一样,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剧命运?

如果连朱镕基这样雄才大略的政治家都对中国绝望了,中国还有希望吗?   

摘自(大纪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