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小人之舉告倒楊尚昆
 
淩鋒
 
2001-1-8
 
【人民報訊】來自北京有關天安門事件的檔案資料出版了英文本《天安門文件》後,在西方國家又掀起一股六四旋風,中國問題再次引起關注,人們的記憶再被喚回來,快要泯滅的良心再度復甦。對中國來說,政治改革、反腐敗等問題又成為話題,對當權者不能不形成一個壓力;而新上臺的美國總統小布什,要繼續面對他老爸在任時發生而至今遠還沒有解決的問題。十二年前的問題再度提到日程上來,而且是在關鍵時候的世紀之初,可能有它的偶然性,但更多的是它的必然性。

由於現在看到的中譯文是臺灣媒體翻譯的,不少臺式口語和字眼,讀來不太順暢,希望中文原件可以早日出版,以饗讀者,也有利於六四的研究工作。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六十分鐘」時事節目中華萊士對提供資料者「張良」的訪談,張良的面孔被塗黑,聲調則被處理過,但是仍可以判定張良年紀還比較輕,並不是「大官」。

「張良」是何許人並不太重要,文件的來歷也許是人們關注的問題,但更重要的是他所代表的那股政治力量。這股政治力量在六四後沒有消失,至少是沒有立即消失,而是還在臺上,才能有機會搜羅到這些文件。

文件的提供涉及到「目的」。由於文件有不同來源,如政治局會議、政治局常委會議、幾個領導人之間的交談等,因此要搜羅這些文件肯定不是「張良」的個人行為。除了政治目的,例如要推進中國改革的正面目的,正如「張良」所言他是一個改革派官員;但也不排斥有些資料的提供者是要撇清關係,免得留下千古罵名,例如鄧小平子女同楊尚昆子女會很在意這點,當年楊尚昆下臺,就是因為他為了洗脫自己罪名而複製了一些文件和電話記錄,被江澤民向鄧小平打小報告,鄧小平認為楊有異心而把他趕下臺。

下一回該注意北京官方是如何回應了,北京敢說這些資料是造謠嗎?通過親北京媒體所放出的空氣,已經可以知道他們將它貶低為「商業炒作」,然而只要資料是真實的,商業炒作又何妨?而且就是商業炒作,也一樣有政治效應。李鵬的劊子手角色、江澤民的小人咀臉,都已經釘在恥辱柱上了。他們是絕對阻擋不了歷史的前進,而且勢必影響未來高層的權力斗爭。

摘自(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