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无所不卖:在云南最赚钱的生意是卖婴儿
 
2001-1-7
 
【人民报7日讯】在云南靠近越南边界有个叫「鸡街」的偏僻地方,在这个每周一次的市集,有人卖芫荽、 蕉和猪血,但几乎没有卖鸡,而最赚钱的生意是卖婴儿。有一名男子低声叫卖著:「来、来,便宜的婴儿」。

根据元月八日号的《时代周刊》报导,这儿是中国大陆最大的地下领养婴儿网路之一。在这里,两周大的女婴每个卖廿五美元,同样大的男婴卖五十美元。相较之下,最好的鸡也只能卖到两美元。在这里,一些违反中国大陆计画生育政策的母亲把「多出」的婴儿贩卖,有些则是为了改善家计,把自己变成生育的机器。

一名卖过两个骨肉的廿三岁女子说,「以前我们靠养猪赚钱。但养猪要一年时间,而且成本昂贵。生个孩子只要九个月,而且不花什么钱。」

过去五年,有一个贩婴集团至少把两千名婴儿运出云南,卖给中国东南沿海希望领养小孩的人家或大陆东部寻找农工的有钱农民。很难想像,在中国这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会对婴儿有需求,尤其是女婴。

不过,由于中国的计画生育政策造成许多家庭渴望孩子。中国的领养法规让想收养小孩的不知所措,在中国大陆,合法领养非常困难。中国的孤儿院不到一百家,城市的夫妇要等五年才能领养到一个婴儿,但到时候,婴儿可能营养不良,可能早就过了与养父母建立良好关系的关键期。

根据报导,婴儿贩子通常会找好怀孕的妇女,在她们生产完,就立即把婴儿买走,以免她们与孩子相处时日久了之后舍不得分开。然后这些婴儿要在临时收养的地方待上几周,待等到收集够一批婴儿再转手。

这期间,人口贩子请小孩来照顾婴儿,有时这些小孩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譬如:去年五月破获的贩婴集团用一天一美元的代价,找了一对九岁和十一岁的姊妹来照顾婴儿,她们每天往婴儿的嘴里灌玉米糊,并把婴儿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一名婴儿贩子说,有五%的婴儿由于在路途中营养不良或因道路颠簸而死亡。婴儿贩子买到足够的婴儿之后,就把婴儿带到「鸡街」、「猪街」或「牛街」之类的市集上转卖给有经验的贩子,,高鼻梁和大耳垂者最值钱,那些小眼睛和黑皮肤卖得价格较差。

根据一名被捕的婴儿贩子说,他们在这类市集上买个女婴要一八○美元,男婴要二九○美元。当天黑后,便用载农作物的卡车把冒名妈妈(每个可拿到卅五美元)和婴儿运送出去。如果幸运,能躲过云南警方的路障,到了广西就可以高速行驶,把婴儿卖到广东和福建。在那里,婴儿的价格高达五百美元,比原始价格涨了九倍。

那些出售自己亲生骨肉的父母常常认为,他们的孩子可以在富裕的东南沿海过着比较好的生活,有些父母则是因为结婚负债,只好卖了第一胎还债。

中国大陆实施一胎化政策,不过在农村内陆地区的妇女可以有两个小孩,不过若超过两个,得缴交高达四百美元的罚款,这对平均年收入只有卅美元的贫穷农家来说是天文数字。

所以,当王姓家庭计划生育官员抵达云南最贫穷的西城县(音)时,村民都胆颤心惊。不过这名家庭计划生育官员不对反政府生育政策的妇女收取罚款,也不强制当地妇女进行危险的堕胎,反倒让她们生下小孩,并卖给婴儿贩子。

去年春天,这名王姓官员,以及一百四十五名村民中近半数都被逮捕。这个村庄的妇女被问及被捕的亲人时,只以他们「出外工作」婉转带过。

虽然父母希望被买走的子女能过着更好的生活,但有时并不尽如人意。有些孩子长到够大,就被送到南方的工厂做童工。

在江泽民卖国卖疆土的大手笔下,大陆无所不卖,卖人体器官,卖淫,卖毒酒、毒米、毒瓜子,卖假货...,连卖给军队的被子也是垃圾做的,现在又卖婴孩。

对这些人提起良心和良知可能就象听天方夜谭一样吧!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