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税债泄漏孔洞难以堵截
 
2001-1-3
 
【人民报讯】一道简单四则应用题:外债、内债、税收等管道注入,九条以上孔洞泄漏,泄漏速度以几何级数增加,而注水速度以算术级数进展。

注入管道:

一九九八年初外债一千五百亿美元,内债四亿九千亿人民币。住房改革,搜刮租房户存款以买房。股份制,让职工出钱几千、几万买负债国营企业股份,再发债券,出彩票。可伶百姓早已羞涩的囊中搜刮殆尽!

泄漏孔洞:

A、坏帐:一九九八年十月十九日中央金融工委内务会上,朱熔基证实四大国有银行坏帐八千七百三十多亿,近九千亿。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张万年证实军中坏帐三千一百五十多亿。
一九九九年三月国务院秘书长王忠禹听取金融系统工作汇报时核实:部、省驻港集团公司坏帐九百八十亿(不包括抽逃外流资金)。
三笔共坏帐一万二千八百六十亿人民币。
四大银行净资产二千五百八十一亿六千八百万元,违章挪用炒作(炒外汇,炒房地产,炒股)损失二千三百多亿,两项冲平,等于银行已无资金。
坏帐只能来自民间储蓄,让存钱的老百姓倒霉!

B、上述银行高官三炒损失二千三百多亿。

C、粮仓系统:朱熔基在全国粮食流通系统体改会上说,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八年贪官挪走二千一百四十亿,每天贪污一个亿。

D、短期债务: 短期债务与外汇储备一千四百亿美元(朱熔基讲只能动用四百多亿)比例达百分之六十七,是储备的六倍,近九千亿,远超百分之八十的国际警戒线!

E、借债外逃: 借来外债又被贪官偷逃国外,一九九四年前占外债增长比百分之五十二,即一半稍多;一九九四年以后,资本外逃款超过外债新增额!

F、工业:十万家国企,每年净亏二千亿美元等于人民币一万六千亿。

G、官僚贪污:一九九九年五月反贪总管尉健行在中央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会议上沉重地宣布一九九八年国民生产总值人民币八万七千五百九十八亿,其中百分之十高达八千五百亿人民币被党政干部中的贪官污吏挪用贪走了!一九九八年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净利润也绝达不到国民总产值百分之十。全国人民辛劳一年等于白干!还要倒贴储蓄!

H、军队贪污: 朱熔基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说:“近年来每年走私八千亿,军队是大户,至少五千亿”以逃税三分之一,计是一千六百亿。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北京西山军委生活会上,国防部长迟浩田说:“每一年军队经济实体资本与收入百分之八十被军队高、中级干部挪走。从一九九四年以来每年军费中百分之五十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一九九八年军费加超支费一千三百一十亿,百分之五十是六百五十五亿加上从军中经济挪走的百分之八十,共计贪污公款一千八百六十三点五亿相当一九九八年度军费九百四十亿之两倍!

I、军队内讧损失:军中走私及贪污分赃不均,引发超过百场战争及一百三十宗杀人灭口,巨款外逃事件。如世界第二大机储中心,分赃火拼引发大爆炸,炸毁飞机八十一架,占全军五千架飞机六十分之一,直接损失十二亿。其它如青海乐都导弹制造厂大火拼并引爆大火;云南楚雄导弹基地分赃纵火案;新疆“兰五一五”大型军火库军队大火拼,湖北咸宁“五六五”空军基地雷达站火拼引发大爆炸。每次大爆炸损失至少两亿至十几亿!

J、贪污导致塌毁: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一日水利部长纽茂生在全国水利厅、局长会议上承认:全国八千六百座水库,有三分之一是“危险水库”,有大量“豆腐渣工程”。

交通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给国务院报告中说:“在修建高速公路工程中,质量检验百分之七十五不合格,城市高架桥不合格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一九九八年底北京市建委对三年来竣工工程全面检查六千二百四十二项(住宅五千二百五十七项,公共建筑九百八十五项,百分之九十八不合格!”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国务院建设部发出文件:
在一九九八年中,全国包括机场、港口、高速公路、铁路桥梁、隧道、仓库、水库、发电厂、矿山、油井以及厂房、住宅等共塌毁二万八千七百多宗,直接损失二千八百多亿人民币!(还不包括砸死人赔尝费),这是官场支配市场的典型例证:官场操纵投标、承包。行贿承包,半价转让,再半价倒手转让,层层剥皮,到最后承包施工者,只好以黄土代水泥填充要害。

K、要小心亏空从你那里补尝?(民间储蓄已尽!)例如高干子弟当董事长的广信集团负债高达三百六十亿,其中境外三百0六亿。其中借香港银行一百一十亿,中国总理朱熔基亲口答应:“优先尝还!”后因空空如也,拉下脸改口:“一视同仁!”一句话赖帐三百0六亿,其中香港数家银行占一百一十亿,只好自认霉气,上了中共公关的大当(参观上海经济开发区),相信了朱熔基的牛皮!盲目乐观的相信大陆经济在起飞!

全美各州华商吃过苦头的不在少数,有的到海南岛投资办“三陪”旅游,赔个精光,有的被再三愚弄,血本无归。若真心爱护广大侨商,本应介绍经验教训,前车之覆乃后车之鉴,一人前事之失可化为众人后事之师,切勿打肿脸充胖子,以“过过官瘾”为精神补尝,大搞国庆秀,今后则不知多少华商步其后尘,可不当心乎?

出于关心,说来未免罗嗦,倘有人为江泽民七百万美元公关活动所迷惑,陶醉于“中国文化美国行”,真的“走近中国”投资,则将来进而“退出中国”,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还要罗嗦一句,“中国非公有制企业已占百分之五十以上,包括乡镇企业,其利润已被贪官吃掉。国库已被盗空,三十家外资、港资、台资已占一九九八年中国总出口百分之四十五,一九九九年已达百分之五十,大陆就靠吃这笔出口税混日子说大话,投巨资,搞文宣、公关。

狗急跳墙,中共向来认为稳定(即江先生之统治)压倒一切,不择手段吃掉民间储蓄,会不会向外资下手?目前外资腰包看得很紧,但外资产品总有内销,可以入货而永拖付款;倘存入大陆银行,下手则更方便,港、台爱国商人,可不警惕乎?至于外资,那只好任丢中国人的脸,管不了许多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