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眾國際社:江澤民是如何「偽造法輪信徒的自殺現場」的?
 
凱勒姆.麥克利奧德
 
2001-1-27
 
【人民報訊】以下為美國合眾社凱勒姆.麥克利奧德於1月23日北京報導:

那輛車是在跟蹤我們嗎?不要認為這是偏執的想法,在中國大陸經常不得不這樣想。

在一個中途取消的會議後,我所收到的一批匿名電子郵件,以及若干恐嚇電話,包括現在後面的跟蹤者都無法阻擋我的計劃。我換了一輛出租車,北京的一場大雪使數千輛出租車粘滿泥巴,看上去都差不多少,所以我的尾巴,如果確實是,在夜色中被甩掉了。我的心向秘密的集合地點飛奔而去。為了防止我的辦公室的電話被竊聽,我只打公用電話,或使用剛剛更換過SIM卡的手機。說起來感覺有點象007,或「艱難的使命」中的情節。但是這卻不是遊戲。我要和這個國家的一些「敵人」會面,而對於他們來說,任何疏忽都可能使他們失去生命。他們是中國政府對其本國公民發動的極端粗暴之運動的主要目標。兩年的相持已經造成了100多人殉難,數千人被投入監獄。他們是罪犯嗎?(他們)只是拒絕放棄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這個精神運動在中國被作為「邪教」而取締。

集合地點擠滿了人,他們緊緊挨在一起以抵禦寒冷。一個穿得嚴嚴實實的人走向我。我們互相交換了簡短的口令,然後靜靜地走向一家附近的餐館。未將嚴酷天氣和警察放在眼裡,七名法輪功追隨者聚集在那裏,闡述他們歷經恐怖脅迫而毫不動搖的信仰。

在包間中,我們取下了因寒冷而戴上的面罩。兩個團體成員露出了他們臉上的嚴重瘀傷。所有的人看起來都經歷過監獄的煎熬,並在外面顛沛流離了很久。有五個人仍被當局追緝。工作被剝奪,不安的親友不敢收留他們,他們靠著對法輪大法的信念以及同修們的慷慨解囊得以為生。

「我們會偽造自殺現場「

畢竟他們還活了下來。一個46歲的婦女讓我看了她受的傷,大腿青紫,但她知道她算幸運的。

「警察把皮帶疊成三段,皮帶扣露在上面,抽打我的頭部和身體,」她說。

「他緊緊掐著我的脖子,踢我的脛骨,然後他吼到:『打死你,把屍體向死狗一樣扔出去。然後我們會偽造自殺現場!』」

經歷過四次拘留和毒打,在這場中共領導人與它們所懼怕的法輪功之間的嚴酷斗爭中,她已經被磨煉成熟。

最近的小衝突發生在一月初。在一次反對政府鎮壓的和平抗議之後,她被從天安門廣場拖到北京西南的石景山拘留中心。

「在警察用手槍毆擊打我頭部後,我開始了七天的絕食抗議,」她回憶道。「他們不讓我睡覺,把我扔在白雪覆蓋的院子裡。他們向我身上澆的水結成了冰,但我拒絕告訴他們我的名字。」

她已經知道最好不要泄露她的身份和在中國南方省份的家庭住址。上次她這樣做了,就很快被送到當地警察局的惡劣的拘留所,被以「擾亂社會秩序」處以45天監禁。

對中共的最大挑戰

法輪功唯一的武器是他們的信仰,抗議者成了吸引遊客注意的異景。每天,尤其是公共假期和官方鎮壓的重要紀念日,在北京中心的廣場上都會發生抗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的弟子躲過從家鄉開始沿路布設的警戒,依靠公共汽車、火車、自行車或步行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

他們的行程可能需要數天,但是他們的抗議僅僅可持續數秒。一旦他們結印,或做該團體的佛家功法的其他動作,等在那裏的警察就會暴起襲擊。

一些抗議者在警察毆打和拽著頭髮拖走他們之前,展開宣示他們的信仰--真、善、忍的旗幟,或散發傳單,以及諸如此類的事情。那些忍不住拍照的觀光者會很快發現他們的膠卷被拉出曝光。

自願為這個信仰獻身的人很多,並且他們都從痛苦經歷吸取了經驗。在1999年9月,一個婦女第一次到北京抗議時,警察輕而易舉地就從他們並不時髦的衣飾,以及誠摯地相信政府會重新考慮它的鎮壓決定中辨認出來,從而成為被攻擊的目標。她的使命在離廣場只有10分鐘的小旅館裡就被阻止了。

她說:「一個警察問,『你煉法輪功嗎?』我們弟子不能撒謊,所以我說『是』,就這樣因為『擾亂社會秩序』被拘留了。但是我甚至還沒到達天安門呢。」

上星期,當警察因為她不合作而越來越暴跳如雷時,她逃離了石景山的非人折磨。她被轉送到另一個區的監獄,她說那裏的警官出於憐憫而釋放了她。她很難入睡,輾轉於由追隨者之間形成的網絡所提供的安全住地之間,追隨者間主要通過尋呼機和公共電話聯繫以避免被發現。

與其他坐在桌子旁的人們類似,她的下一次抗議會使她被認定為「頑固分子」,也許會被勞教。警察有權將嫌疑人不經審判處以高達三年的勞教。法輪功負責人已被判處了18年徒刑。

人權組織估計在全國的勞改營,拘留中心或其他刑事監獄中關押著至少10,000名法輪功成員。報告透露說,因為警察無法判定將被拘留者遣送到哪裏,北京的拘留所已人滿為患。

不惜任何代價鎮壓

擔心被遣送是有充分理由的。如果說北京的虐待令人毛骨悚然,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則任何酷刑都可能會發生。中央政府已經通知地方官,只要他們可以阻止弟子進北京,怎麼做都不過分。如果從他們轄區內去首都抗議的人太多的話,地方官就會失去他們的工作或升職的機會。

人權組織已經紀錄下近年在拘留所被打死的100多名弟子的案例。聯合國已經就打死陳子秀這樣的具體案例譴責過中國。陳子秀是中國東部濰坊市的一個58歲的老奶奶。北京反駁這些指控,並堅持說所有的拘留所中的死亡都是自然死亡或自殺。

相反,中國政府卻指責法輪功導致了1500多人死亡。

一個參加當晚聚會的成員說,李先生的書中「並不禁止吃藥」。這位成員原來是中國西南的一個警察。他說:「但是,我們確實不需要吃藥。我們修煉我們自己,為他人做好事。我們不會生病。我們為中國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

氣功的緩慢動作與呼吸練習一直是中國源遠流長的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法輪功,綜合了氣功和佛、道兩家理論的功法,對健康的改善顯而易見。這也可部分解釋該團體在九十年代中期的蓬勃發展,尤其是受到老年人的支持。

中共抨擊該宗派的一些主張是「反科學」的,與1949年的革命力圖清除的封建思想是屬於一類的。有30年的時間,共產黨一直盲目地忠於毛澤東思想,但是後20年的資本主義改革造成了意識形態的真空。

中國的變化非常快,另一個追隨者解釋說。他原來是首屈一指的北京清華大學的學生。他說:「人們過去一直互相幫助,但是他們現在總是在競爭。他們做任何事都考慮自己,傷害他人。」

他的一個朋友在1997年借給他一本李洪志先生的書。兩天內,他就被深深吸引了。他說,「每天早上,在校園裡的9個地方,有300到400名學生和教授煉習法輪功。沒有人干擾我們」。

直到1999年4月,大約10,000名法輪功抗議者聚集在中國領導人的所在地請願。由於對尖刻的雜誌文章感到義憤,法輪功成員要求挽回影響,以及承認他們的活動的合法性。和平抗議展示了令人震驚的膽略和凝聚力。

這是北京10年前的春天以來的最大抗議。

這激起了類似的反應。大約7年來,政府對法輪功的發展採取不干涉的態度。但是它不能容忍在權力之門前面的傲骨。結果是一場鎮壓,一直延續至今。

上周,政府的鎮壓升級,發起抨擊法輪功的百萬簽名活動。

活動先在清華這樣的大學開始進行。我面前的兩個追隨者就是清華的。其中一個是24歲的研究生,他的信仰使他失去了工作。他仍然無法理解政府的反應。他說,法輪功告訴人去掉壞思想,為他人考慮。 ……

 UPI:China%%$s War Against Falun Gong
 http://www.newsmax.com/archives/articles/2001/1/22/161057.shtml

(轉自大參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