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聲聲除舊歲,爭插新兆換舊符 -- 別了江奴李肇星
 
趙亮
 
2001年1月23日發表
 
【人民報訊】欣聞駐美大使李肇星即將卸任離開華府了。對於大華府地區的華人同胞,這是個新年之際的好消息。

李肇星自1998年出任來美,沒做什麼有利海外僑胞的大事,倒是在迫害僑胞、分裂華人社會、破壞中美關係上卓有作爲。

在對美外交方面,李肇星三年來少有建樹,倒是麻煩連連。衆所周知,克林頓政府對華實行的是歷史上少有的積極、親善對華外交政策,可是在李肇星在任期間,卻總是以「階級鬥爭」的觀點來搞中美關係。舉例說吧,1999年在馬里蘭大學的一次華人聚會上,李肇星把克林頓罵的一無是處,慷慨激昂地要僑胞們共討「反華勢力」。接下來幾天後在同一所大學,李肇星又對着美國聽衆大談「中美戰略夥伴」,不知這種外交手段能發展什麼樣的中美關係。

李肇星有北方人的粗鹵,但沒有北方人的正義和率直,更缺乏外交官應有的機智和顧全大局,電視上不止一次看到李肇星給中國人出醜。例如當考克司文件公開後,電視上展開大辯論,許多普通美國人也義正詞嚴地爲中國人辯護,當時李肇星也以大使的身份被特邀接受採訪。本來這樣一個送上門的好機會,正是中國大使可以擺事實講道理,爭取美國大衆民心的時候,但是李肇星卻擺了一副蠻橫無禮的官腔,給人以無理也要攪三分的印象。當時看了李肇星的表現,真不明白堂堂中華爲何出了此君來做駐美大使?

李肇星後來的表演看多了,知道此君有個難得之處,也就解釋了他能混上駐美大使之迷。這個難得之處就是李肇星對主子特別地忠,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李肇星充份顯示了他的這一特性。

在北京鎮壓法輪功之前,大使館與法輪功人士從未有過矛盾,在偶爾的接觸中,不少使館人員與法輪功人士互相都有好的印象。在1999年7月以前的幾個月裏,很多法輪功人士向使館反映情況,要求政府認真了解法輪功真相,千萬不要化友爲敵對法輪功施以鎮壓。當時大使以下的許多官員都認爲法輪功不是敵人,也不覺得政府會鎮壓一個氣功團體。在江澤民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之後,這些使館人員公開場合不能與政府不一致,但在私下裏,大多數都認爲平反是肯定的,但需要時間。李肇星的表現則完全不一樣,他象一條江澤民的瘋狗,一有機會就對法輪功亂咬。

李肇星不僅組織使館人員到各華人活動上去講法輪功的壞話,甚至在針對美國人的商業討論會上也佔用時間來散佈誣衊法輪功的謠言。別的使館人員講到法輪功的事,多數有氣無力,顯示出他們身不由己,敷衍了事而已。而當李肇星誣衊法輪功時,則精神抖擻,大有籍此立功高爬之意。李肇星外交事務上沒有成績,全靠亂咬法輪功邀功請賞。然而,狗奴才卻被黑主子耍了一把,封了個常務副外長,相當於不升不降吧。

李肇星走路,對在美國的華人是好事。李肇星辦事,總是中共那種拉幫結夥的手法,危害着華人社會的團結。

本來海外僑胞絕大多數是願意看到祖國和平統一的,這本是海外僑胞團結的一個凝聚點。然而李肇星的手法卻是利用人們的愛國心來搞政治,搞一個什麼「反獨促統」全球大會。明地裏這是個民間活動,可衆人皆知是大使館在背後支持。支持這個會,等於擁護中共;不支持這個會,又成了「反對」祖國統一。李肇星這一把兒玩的,傷透了許多愛國華僑的心。

李肇星爲了反對法輪功,更是不惜破壞華人團結。使館資助組織華人社團活動,本應對一切華人開放,一視同仁;但是現在卻施加壓力給組織者,不讓法輪功人士參加。使館還以法輪功「研討會」爲名組織批判法輪功,卻不敢讓法輪功人士知道,雖然他們也是中國人,也最有資格研討。李肇星把法輪功批判會開到大使館,讓許多來賓稀裏糊塗地爲其湊數,不明不白的着了江澤民的道兒。李肇星臨了要從華府走人了,還不忘陰謀策劃,威逼利誘,要組織不煉法輪功的華人來反對煉法輪功的華人。李肇星把害了中國人民幾十年的那種「階級鬥爭」手法搬到海外,再來危害這些「逃避」到美國來的中國人,真是可惡至極。

其實海外僑胞心裏明白,政府也好,大使也好,都是匆匆過客,趕上個李肇星這樣的,還總要把僑胞們坑一把兒。海外僑胞,生活在異國他鄉,才最是應當成爲互幫互助的朋友,團結一致,共同保護我們僑胞的利益。此文把李肇星那不光彩暴露一下,也是爲了讓僑胞們更明白,讓李肇星之類的把戲再也玩不下去。(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9,92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