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僵蛛蜥「变魔术」
 
笑笑书生
 
2001-1-22
 
【人民报讯】2001年春节正值世纪之交,同往年一样,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筹备组的工作人员忙得手忙脚乱,不可开交。

  时代在前进,百姓越来越难伺候,筹备组的节目一年比一年难排。特别是今年,邪教总教主僵蛛蜥有明确旨示,要有三个突出:突出政治;突出稳定;突出繁荣。急得筹备组负责人贾大空整天抓耳挠腮。要说突出政治,这好办,贾大空也是文革过来人,这他比谁也不傻。政治在中国大陆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大邪教代名词,凡是昧着良心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大唱邪教的颂歌就是讲政治。但是讲稳定,讲繁荣就比较难办。现如今的老百姓比文革时期的可聪明多了,也挑剔多了,难伺候多了。要不怎么春节晚会观众反馈的信息是一年不如一年。就说突出稳定,可现如今中国那儿也不稳定,天上飞“六四文件”,地上“法轮功”风起云涌,水里“蛤蟆精”霍乱中国,神州大地被闹得是乌烟瘴气,下岗工人成千上万,农民运动此起彼伏,黑社会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贪官污吏多如牛毛,你非说这是稳定,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信。说繁荣,就更不着边际了,国有企业个个不是倒闭,就是苟延残喘,不说别的,就说几大国家经济支柱,究竟有几个是挣钱的?没错,报纸上都说挣钱,可您就不看看咱们朱老总的脸色,一脸的晦气,连国家总理都这模样儿了,您还信谁?

  更糟的是,现在的大腕儿们个顶个儿的牛气烘烘,请他们比请神还。老字号的腕儿们虽然热情挺高,可是又有几个人爱看?去敬老院义演还差不多。

  贾大空正然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门房高叫一声:“僵蛛蜥驾到!”立时四周哀乐齐鸣,一个脸象蛤蟆,肚子象蝈蝈,梳着古怪发型,男不男女不女的光辉形象出现在舞台正中央。它向周围频频挥手,阴阳怪气哼哼唧唧道:“同志们好哇!”“教主首长好!”“同志们辛苦喽!”“为邪教服务!”僵蛛蜥闻听非常满意,却装腔作势纠正道:“怪怪!怎么是为邪教服务?明明是为淫民服务嘛!你们这些小同志还满会开玩笑的咧。”这时,它身边的邪教二号头目李月月鸟插话道:“一个样子地,我们中共邪教是建立在淫民的基础之上,为淫民服务实际上就是为邪教服务!这些小同志的确满可爱地。”

  “呜呼呀!贾导,你的脸色很不对头嘛!”僵蛛蜥突然发现了问题,“一个月前见到你,你还小脸红噗噗的嘛,怎么现在搞成这副嘴脸?我不止一次对你讲,身体是搞邪教工作本钱,只有平时多注意损公肥私,业余时间多搞贪污腐化,才能保证我们身体健康嘛。你……你就是不听,喏,现在搞成这个鬼样子,还搞什么搞嘛!”

  见教主如此关怀,贾大空感动得痛哭流涕,于是把一肚子苦水哭述出来。

  僵蛛蜥听完,咧着蛤蟆嘴奸笑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些区区小事,你们现在还差几多时间没有编造完毕?”“总共六小时的节目还差三个半小时。”贾大空回答。“怪怪!还差这老多!”僵蛛蜥略一思索:“没关系,现在,我决定,剩下的节目由我们这几位邪教首领完成!”“什么什么?教主首长!您完成?”贾导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怎么?你胆敢怀疑我们这些首领的能力?!不是说大话,就你们这些小家子玩艺,全是本教主玩剩下地!漫说是三个半小时,就是整台春节晚会,我一个人也对付得了!”贾大空赶忙点头哈腰:“教主首长,您误会区区的意思了。区区哪敢怀疑您的能力?!您连宇宙里的黑洞都敢招呼,连江精神原子弹都敢扔,您还有什么玩艺儿不敢玩儿的?”

  见教主的气稍微顺了一点,贾导继续道:“就您的绝技,世界里到那儿去找?都盖了屎巴橛帽儿了!就您那钢琴弹的,真真的那叫世界绝响!那些弹棉花的想跟您比,连门儿都没有!就您那洞箫吹的,简直……简直……嗨!我都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形容您,跟您这么说吧,我的教主,您听过蛐蛐儿,或油呼噜叫唤吗?那都没法跟您比,我敢说,只要您的箫声一响,蛐蛐儿,油呼噜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全毙!还有您的革命邪教歌曲,那叫一个鬼哭狼嚎,意大利有个男高音叫什么爬满了鼻涕,他胆敢一听您的歌喉,我敢保证,立马儿恶心得上吐下泻!最绝的还要算您的书法!那叫一个绝户!我都不知道怎么夸您了,就您到处恬不知耻题的那些字,那叫书法?!那也能叫书法?!那绝对不能称其为书法!”“那你想叫它什么东西?”李月月鸟追问。“那应该叫泼墨!”“我听说过泼墨山水,从来没有听说过泼墨!”李月月鸟奇怪。“这您还不明白?泼墨山水好歹您能看出它是山水,咱们教主泼出的墨那绝对是个印象派!我敢保证,如果那个被教主枪毙的死鬼胡长青还活着,只要他一看见教主的泼墨,一准儿吓得扭头就跑!不用您枪毙它,恶心也把这家伙恶心死!您说您当时为它浪费那颗子弹干嘛?!”“那我的泼墨如何?”李月月鸟问。“您的是另一种风格,和教主的各有千秋。各有千秋。胡长青如果见了您的泼墨,不恶心死大概也得神经失常。反正您二位的字都够吓死人的。”

  听完这些溜须拍马,邪教教主僵蛛蜥大为高兴:“贾大空同志的发言讲得很好嘛!不过,今年我不打算搞什么吹拉弹唱之类的小把戏,要搞就搞个大地!今年我要给全国淫民一个伟大的惊喜!我要和李月月鸟同志,裸干同志,理难清同志,盯关跟同志,合作上演一台大型魔术剧,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恶贯满盈」。”

  李月月鸟看不懂,“你为什么要起这个可怕的名字?”它问僵蛛蜥。

  “可怕嘛?我看一点都不可怕!”僵蛛蜥回答,“魔术的每个情节我已经构思好了。第一幕,「到底谁是强奸犯?」,由裸干同志主演。粗略情节是,裸干同志和本座正在丧心病狂地强奸一个名叫法轮功的家伙。接着理难清同志上台,它手持一块特大号的遮羞布,上面印着四个大字:中国新闻。呼啦一下子,把我们罩在幕后,这时,舞台灯光从后台打出,将我们的形象投影在遮羞布上,奇迹出现了!此时此刻,观众看到的不是我们在强奸法轮功,而是法轮功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正在穷凶极恶地折磨着我们,而我们却一忍再忍!

  第二幕,「是淫民公仆还是窃国大盗?」,由李月月鸟同志主演。李月月鸟肩扛两个大麻包上场。一个麻包上写:民脂民膏。另一个写:六四血债。然后我们的淫民日报著名记者梅良心同志手持照相机,对准李月月鸟现场拍照,并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场洗出照片。惊人的一幕又发生了,李月月鸟同志肩上的两个麻包不见了,照片中李月月鸟置身于光环之中,光环的光芒映出八个大字:两袖清风,名垂青史。

  第三幕,「颠倒黑白的淫民政府」,这是本座的拿手好戏,当然由本座主演。道具是一台用于现场直播的电视机,由新闻联播的同志配合演出。先由几十年前演起,镜头一:中共邪教将大批不同政见的有识之士,敢说真话的正人君子,迫害整死,当本座打开电视,从画面上看到的却是地,富,反,坏,右,汉奸,敌特,反革命份子唯恐天下不乱,他们蠢蠢欲动,妄图将人民群众推到水深火热的万恶旧社会,结果被淫民政府一一专政。镜头二:邪教领袖带领一群二百五土法炼钢,填湖造田,捕杀麻雀,大造梯田,这群愚民在我们伟大邪教的统治下,在知识越多越反动口号的鼓动下,破四旧,立四新,干尽祸国殃民的蠢事恶事,当本座再次打开电视,从画面上看到的却是一行字幕: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镜头三:本座将和众邪教头领登台合作一场群魔乱舞,群丑霍乱华夏之闹剧。本座端坐金銮殿,手举江精神原子弹,作鸟视华夏状,旁边李月月鸟同志正在贪婪地搜刮民脂民膏,裸干同志正在亢奋地强奸法轮功,理难清同志正在民怨沸腾之上强词夺理,盯关跟正在凶狠迫害自由战士,还有许多前来客串的中共邪教贪官污吏也都围绕我们身边,他们或吃喝嫖赌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或者走私贩私官匪一家祸害无穷,还有的将大量国有资产窃往海外,希图有朝一日躲过灭顶之灾,欢渡残生。这时,我们英勇的新闻战士打开电视,顿时,全场观众被惊得目瞪可呆,电视里我们这些邪教党徒个个都是正在为华夏的振兴,淫民的幸福忘我地操劳着,一幕幕感人的画面,一串串亲切的话语,占据了所有观众的视听,人们会为有我们这样的优秀邪教而感到无比幸福……”

  僵蛛蜥说到此处,竟然产生生理亢奋现象,他感慨万千酸哼一声,作儿歌一首:“一党独裁就是好!嘿!就是好!就是好哇就是好哇就是好!能把黑白来颠倒哇来颠倒。有谁胆敢说不字,嘿嘿!坚决将他消灭掉!消灭掉!”四周邪教大小头目齐声欢呼。

  它正在吐沫星子四溅,得意洋洋,大撒人来疯,突然一个邪教流氓打手跟头轱辘地跑将进来:“教主首长!大事不好!法轮功教众又要在春节期间在天安门广场聚众闹事啦!”
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