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政特區的「紅色」恐懼
 
張文光
 
2001-1-19
 
【人民報訊】毛澤東晚年最常說的一句話,「天不會塌下來」,竟然出自梁愛詩的口中,為了尋求人大再次釋法。

天當然不會塌下來,否則「杞人憂天」就不會成為笑話。然而,天不會塌下來,人心卻可以塌下來,從政者只懂看天,不會看人;只懂唯上,不問人心,從來就是中國的政治文化,是官僚的生存之道。

回歸前的天,是英國的天,香港的官員們唯港督是命。回歸後的天,是中國的天,儘管有籲《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作為屏障,但天威難測,足以使特區的官員誠惶誠恐,怕觸及中央的神經和地雷,萬劫不復。

官員的恐懼是有理由的。過去,香港最尊崇的是司法機關,但人大釋法一役,終審法院的判決也可以推倒重來,終審法官更受到左王的冷嘲熱諷。人們開始認識到,「一國兩制」並非換一支旗,換一個港督,而是換一種價值,換一個天。廚房太熱,最好是遠離廚房;天威難測,最好不要招惹中央。在這種心態下,特區的官員開始患上中央恐懼症,避之則吉。

不問人心官僚生存之道

法輪功是一個很好的例證。起初,特區政府仍然有籲堅持,讓法輪功在香港依法活動,甚至在大會堂集會。然而,當中央愈來愈不滿特區政府的寬容,左派報章乘勢用社論批評特區政府後,董建華不但不再堅持,更高姿態地拍裡說,「絕不容許法輪功,將香港變成顛覆中央政府的基地」。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也畫蛇添足地發表聲明,表示租借場地給法輪功,並不意味籲康文署支持法輪功的活動。在法輪功的會場上,康文署既限制法輪功展示受逼害的圖片,更多次對法輪功批評江澤民的言論作警告。

人心早已塌下來

我不認識法輪功,但卻質疑康文署的做法,有否違反《基本法》?過去,特區政府從來沒有管制過集會的言論和圖片,為什麼康文署會對法輪功施加這樣獨特的限制?這是否意味籲特區政府,對一切中央不滿的集會,進行言論和圖片審查?《基本法》賦予港人言論和表達的自由,是否因為中央的壓力而逐漸消失呢?

同樣地,特區政府調查肇慶公安越境案時,也是誠惶誠恐,不敢理直氣壯。明明有足夠的環境證據,證明肇慶公安挾持籲蘇志一的女兒,一同入境,住在同一所酒店,到蘇家取走文件,然後一同離境,最後轉移了蘇家的財產,侵犯了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但香港警方卻沒有要求廣東公安局向涉案的肇慶公安人員取證,便輕信肇慶公安以私人身分訪港,沒有在香港執法的解釋。蘇志一事件,讓港人看到香港警方,不敢質疑肇慶公安違法,向中央據理力爭,只想息事寧人,視而不見,是另一種中央恐懼症。這是「一國兩制」的悲哀,當一國的陰影愈來愈大,當中央恐懼症愈來愈嚴重,使特區官員不敢維護《基本法》時,香港人的自由和權利就會暗暗消逝,最後變成一國一制。儘管天仍然不會塌下來,但人心早已塌下來了。

(轉自明報)

(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