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詩:為天安門事件辯
 
彭城
 
2001-1-18
 
【人民報訊】
什麼六四文件?
都是瞎編!
我黨早已統一了口徑,
哪還有文件外傳?

六四,是階級敵人暴亂!
哦,不,是動亂,
嗯,也不,是風波,哦,不!
是個事件。對,只是個
不愉快的事件。

什麼絕食,什麼請願,
什麼演講,什麼聲援,
統統是國內外反動派的喬裝打扮。
不信,你看:
那絕食的學生,在偷吃餅乾。
那聲援的母親,是未婚的大齡青年。
那年邁的學者,是反對權威,
那舉旗的戰士,不過是軍校的學員。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唯有我黨才真的慈善。

對憤怒的人群,我只是勸說,
即使開槍也是衝著天。
對請願的學生我一忍再忍,
他們竟然要和我總理平等交談!
你問我為什麼開坦克?
那隻能把長安街沒有高壓水報怨。
所以拿坦克把高壓水的任務承擔。
不信你看那圖片,一排溫柔的坦克
正和一個老百姓交流情感。

學生怎麼能反腐敗?
反官倒明明就是反對咱,
垂簾聽政是最高機密,
趙紫陽居然到處宣傳;
眼看我黨要遭禁閉;
眼看要失去這大好河山,
迫不得己呀,迫不得己
我才展開反擊戰。

什麼民主?什麼人權?
都是扯淡。
中國有中國的情況!
中國的情況就是:
共產黨掌權。

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
所以人民的利益就由我們承擔。
這個邏輯要向世界推廣,
你們怎麼就不了解我的辛苦甘甜?

今天,我要捧著肚子
向全世界的媒體挑戰:
誰能說出六四的真相?
誰敢說他撒的謊,
比我的還圓?

這就是我,一個獨裁代表
為天安門事件的申辯。
轉自(大參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