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環若遭整肅,江澤民就砸了遮掩婊子行徑的牌坊
 
2001年1月17日發表
 
【人民報17日訊】如果從中共的政治結構內部尋找導致六四鎮壓的體制原因的話,以鄧小平爲核心的太上皇制度可能首當其衝。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這樣說,沒有太上皇制度,就沒有六四鎮壓。從八十年代初華國鋒下臺之後到鄧小平去世之前,中國的最高決策體制,不是政治局常委,更不是政治局、人大或中共中央全會,而是太上皇及其周圍的若干老臣,所謂「八大老」。1986年撤換總書記胡耀邦是這一太上皇體制做出的決定,1989年的戒嚴、開槍和撤換總書記趙紫陽也是這一太上皇體制決出的決定。這一體制的權力遠遠高於中共的章程、中國的憲法。以決定戒嚴和鎮壓爲例,鄧小平可以任意改變決策範圍來製造多數,並要求趙紫陽所代表的少數「民主地」服從鄧小平所欽定的多數的決定。面對這樣的多數,趙紫陽只有辭職一條道。

中共的太上皇體制是由鄧小平開創的。他的本意可能是隻想作一個非正式的最高領導人。自己只抓住軍權,其他崗位任由年輕人玩去,玩不好,自己再出面收拾。鄧的做法的確高明,既無公開沿襲毛澤東的終身制之嫌,又可以把最高權力握到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

現在,江澤民也想把最高權力握到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可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它都不是那塊料。無論如何太上皇制度對江澤民太事關重大了,它的權力不是來自憲法或黨章,而是來自太上皇制度。太上皇制度失去了合法性,江的權力也就失去了合法性。所以,維護並繼承太上皇制度應是江澤民的天職!

不過,意圖是一回事,結果又是一回事。江顯然保留了帝王思維,但很難建立以太上皇爲核心的帝王體制。建立太上皇體制,除了有強烈的願望外,還有若干具體的條件需要滿足。太上皇體制首先要求有一位名副其實的太上皇,其次要有一個老人幫。而且,檯面上的領導人須是太上皇自己選的,政治局的常委須是自己定的。

鄧小平身邊有陳雲、楊尚昆、王震、彭真、鄧潁超、薄一波、李先念、宋任窮等一大羣文武老臣,雖今日僅剩薄一波一人。江澤民身邊只有李瀾清、曾慶紅等小貓兩三隻,還不知他們背地裏搞沒搞鬼,江澤民孤家寡人的淒涼感、孤獨感和恐懼感是不爲外人所知的。

另外與鄧小平不同的是,江的接班人胡錦濤,不是江自己定的,江澤民不甘心被別人指揮,它正在一步步從法律上制度上把家法變成國法,培養提拔自己的大貪兒子江綿恆來接自己的班。在鄧小平時代,所有的政治局常委都是鄧定的。而在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中,至少有三個人無江澤民的直接背景,他們是胡錦濤、李瑞環和溫家寶。所以,江澤民對下一屆政治局的掌控遠不及鄧小平當年。新一代領導人自然也不願意成爲線牽在太上皇手裏的木偶。

此外,江澤民若想做穩太上皇,還必需在下一屆政治局常委中物色「忠臣」,據分析,此人便是自1989年以來一直負責鎮壓工作的羅幹。雖然此人當年是李鵬提拔推薦的,可是羅幹早已改換門庭,投靠江澤民,做了一個忠忠實實的咬人的狗。但是根據他的劣跡,要想在下一屆政治局中佔一席地位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從《六四真相》一書提供的歷史素材來對照,江澤民想做太上皇會遇到很大的阻力,即使霸王硬上弓,也很難做穩太上皇。從這種意義上講,《真相》一書所衝擊的將是江澤民所想要建立的新太上皇體制。

該書的所引發的擔心之一,是江澤民爲做太上皇是否會除掉李瑞環。他也許會這樣做。但打掉李瑞環,江更加坐不穩。以鄧小平的權威,他在政治上每倒退一次,都伴之以經濟上力度更大的改革來進行平衡,以消化政治倒退帶來的消極後果。鄧小平在八六年開展反自由化並在年末把胡耀邦趕下臺後,便試圖在八七年的十三大上由趙紫陽主導更激進的改革;八九年撤換趙紫陽之後,鄧便在九十年代初發表南巡講話,乾脆放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

當然江澤民的權威不及鄧小平的零頭,它拿什麼來平衡整肅李瑞環的後遺症呢?鄧小平都做不到無所顧忌,江澤民能做到嗎?鄧撤換胡是因爲有八六學運,撤換趙是因爲有八九民運,難道江可以因爲美國出版一本他稱爲「歪曲事實的」《天安門真相》就撤換李瑞環嗎?

撤換了李瑞環就能改變已經發生過的歷史嗎?

每個人都知道歷史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無論如何塗改也無濟於事,因爲歷史是由後人評說的,而不是自說自話塗脂抹粉就行了的。

如果李瑞環爲此受到整肅,那江澤民就是徹底砸了遮掩自己幹婊子行徑的牌坊,這樣太上皇的夢就離它更遙遠了。

這不過是個評論而已,嚴格地說是在供讀者消遣時間,因爲江澤民確實等不到當太上皇的那一天。

請讀者拭目以待!(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21,78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