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遵信:《天安門密件》不會假
 
2001-1-17
 
【人民報訊】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讀書》雜誌副主編包遵信認為,《天安門密件》不會假。

包遵信原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曾任《讀書》雜誌副主編,並主編過《中國盛事》、《走向未來》,一九八九年因支持學生運動被判刑五年,一九九二年底假釋出獄。

包遵信日前在明報撰文表示,近日網上圍繞《天安門密件》有很多議論,儘管這些文字已經要好幾位專家研究了半年多,確定了它的真實性,但它的真偽問題依然是網上議論的熱點。不過從它的內容來看,與我聽到的一些傳聞是完全吻合的,因而可以斷定它不是憑空捏造的。

包遵信說,「六四」已成了「跨世紀」冤案,可是這一血案的內幕,有些直到今天還是一個「謎」。雖然許多事當時已有傳聞,例如要不要戒嚴,五個常委兩票贊成,兩票反對,一票棄權;部隊中也有不少將領不贊成,三十八軍徐軍長就抵制,不願鎮壓學生;又如趙紫陽是怎麼被搞下臺的等等,這些內容早就在社會上傳開了,只是一直是傳聞,它們的可靠性沒有得到證明。現在,這些文件的發表,則以無可懷疑的權威性向全世界公開了「六四」事件的真相,原來民間那些傳聞也得到證實,

包遵信表示,說實話,我對所謂「六四」真相問題,一直不怎麼關心,因為我認為解決「六四」問題有兩個方面:一是政治方面,一是法律方面。所謂政治方面,是將「六四」冤案昭雪,推倒錯誤的結論,並以重新評價「六四」為契機,啟動中國政治改革的閥門。二是法律方面,是指當事人大責任,然後訴諸法律進行處理。這兩個方面有聯繫但又不是一回事,只有解決了第一步,才能走第二步。

包遵信說,我說我一直不大關心「六四」真相問題,決不是否認這些文件公開的意義,只是我無法確切它的公開會產生的後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在中國上層政治領導的明爭暗斗中,「六四」還是要張牌,一張可以置對手於絕境的牌。問題是它由誰來推出,怎麼個玩法。

包遵信說,據傳去年就有一部錄像帶,是李鵬指使搞的,目的是想說明「六四」血案不是他下令開的槍,他是沒有責任的。這件事說明連李鵬都想利用「六四」這張牌,只是這個錄像帶能否起到這樣的作用,恐怕不會像他想象的那麼如意。更何況那是事後剪接編造的,它的真實性與權威性是非常可疑的。

包遵信說,《天安門密件》則是原始紀錄文件,它的公布肯定會產生深刻影響,不知道這次又是誰在出這張牌?但願它的公布不只是為黨內政治派別之爭所利用,而能對中國政治改革起到推動作用,使我們的民族從血的歷史教訓中跨出邁向憲政民主的步伐。
轉自 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