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桂玲向朱镕基揭露私賣軍產的腐敗大案
 
2001-1-13
 
【人民報訊】

朱镕基總理:

您好!

我叫劉桂玲,是原16軍離休幹部吳國峰(1998年9月去世)的遺屬,1984年隨同轉戰南北幾十年的丈夫由長春來到他曾戰斗過的地方 ----承德安度晚年。因我看不慣承德軍分區司令員李連模等人私賣軍產、造成國家數千萬資產流失的行為,向上級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結果受到了長期殘酷的打擊報復。在此,我呼籲朱镕基總理及社會一切正義之士關注此事,徹底調查李連模等人的腐 敗行為,堅決懲罰腐敗分子。

承德軍分區幹休所505大院(軍隊地產號為1864),原是鐵道兵第三指揮部(軍級單位)所在地,占地面積60.4畝(40230平方米),地 處承德市中心地段,距承德市最繁華的商業文化大街南----營子大街步行僅幾分鐘,原鐵道兵修建的水泥路直通大院各戶門口,交通十 分便利。承德市政辦(1997)47號文件轉發市土地局、財政局、物價局、規劃局《承德市城區基準地價和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執行 標準的規定》第四條第二款明確寫著505大院屬二級地段範圍;第五條明確標著二級地段的基準地價為每畝81.7萬元,安居工程的住宅 用地也要每畝41.2萬元。在四面環山,土地面積十分有限的承德市,這一片土地的價值不言而喻,業內人士指出:這片土地按基準地價 計算值4934.68萬元,即使按安居工程的住宅用地計算也值2488.48萬元,加上地面建築9533平方米的價值,正常轉讓價應在5500至6000 萬左右,最低也不應低於3500萬,而這片土地的開發價值在億元以上。

身為承德軍分區司令員的李連模當然十分清楚505大院的價值,也正是因為李連模等人清楚505大院的價值,505大院才成了他們權錢交 易的籌碼。他們瞞上欺下,未經任何批准,就採取串通承德市土地局的某些人低估地價等方法,將價值數千萬、開發價值上億元的505 大院僅以800萬元的價格私自賣給了個體戶隋東山。----數千萬元的國家財產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流失了,流進了腐敗分子們的腰包。

對以上明顯的權錢交易的腐敗行為,許多老幹部、軍分區在職幹部以及原居住在505大院的群眾,通過多種方式,向上級領導部門反映 過李連模等人的腐敗行為。但令人費解的是,北京軍區和河北省軍區派來的聯合調查組,不是廣泛接觸群眾,了解情況,而是與李連 模等人打得火熱,最後不但沒有「查」出任何問題,反而為其獻計獻策,幫其掩蓋犯罪事實。調查組走後,李連模更為囂張,得意之 極的他竟帶上十多人乘三輛車到505大院示威,對三四十名群眾說:「你們不是告我嗎?告去吧!你們告到江澤民那裏,我也不 怕!……」。說完上車揚長而去,好不威風。

更有甚者,個體戶隋東山在505大院內的原有住戶尚未全部遷出的情況下,未經任何部門批准,就擅自濫伐505大院內的樹木達800多 棵,此事引起了承德市園林局的關注,認為這是一起極為嚴重的亂砍濫伐事件,承德人民廣播電臺、承德電視臺、河北人民廣播電 臺、河北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都先後對此事作了報導,但濫伐的主要責任人、違法犯罪分子隋東山非但自由自在,反而有許多 人袒護他、包癖他,北京軍區後勤部甚至為其補開了「砍伐證」。

我認為李連模等人的腐敗、犯罪行為是十分明顯的、容易查證的,但為什麼非但長期得不到制止,反而有哪麼多的部門去維護它、協 助它?為什麼保護國家財產比侵吞國家財產還難?當腐敗分子的手中掌握了一定的權力,緊密勾結,形成團夥,組織成系統的犯罪網 的時候,正義力量往往會顯得蒼白無力。

我請朱镕基總理關注此事(派來調查的人一定要不愛財、不貪色、不饞酒),也請全社會一切正義之士關注此事。我 本人掌握李連模等人擅自出賣軍產,造成數千萬國有資產流失的全面證據,無論以代表黨、政府、新聞機構或正義之士的身份前來調 查,本人均願協助。我已決意於腐敗分子斗爭到底,腐敗分子一日不被鏟除,我就將不停地揭露他們的犯罪事實,每週一貼,敬請留 意,歡迎轉貼。

我的地址:承德市石洞子溝軍分區幹休所 住宅電話:(0314)2060527 為國家利益置生死於度外的:劉桂玲

摘自(博訊網)(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