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以無道伐有道,天理難容
 
——評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引起天怒人怨
 
春秋筆
 
2001-1-10
 
【人民報10日訊】自從1919年「五四」運動以來, 時光已經過去81個年頭, 然而民主先生的腳步聲在中國漸行漸遠。 半個世紀以來, 我們可愛的祖國, 像魯迅先生所描繪的那樣, 依然被打造成一個沒有門沒有窗的罐頭盒。儘管罐頭盒的鑄造者曾經信誓旦旦和民眾一起憧憬和呼喚過民主的曙光。說民主先生的腳步聲漸行遠, 並非誇大其詞。 2200年前秦趙高指鹿為馬, 不過是強姦官意, 這應該比較容易, 因為廟堂之上撐死了也就是百十來個朝臣; 到了文化大革命, 指湯圓為煤球, 強姦的就是10億國人的民意了. 「六四」民運以後, 忍看少年成新鬼 , 怒向刀叢覓小詩, 只剩下丁芷玲教授在國安局工作人員的環伺之下, 流淌著慈母之淚了。

但是, 要鉗制滔滔眾口談何容易? 為此,「無產階級專政」不惜動用整個國家機器, 從人大到公檢法, 從軍警監獄到電臺報紙, 以及一切行政組織手段, 連工資住房升學就業都成了是否服從專制獨裁的籌碼。 這還不夠, 造謠誣蔑攪臭, 無所不用其極。就這樣一幕一幕政治醜劇人間悲劇, 在20世紀的中國舞臺上上演。 請看, 劉少奇是怎樣從共和國主席變成為叛徒內奸工賊, 最後又被請進毛澤東的紀念殿堂的? 共產黨女黨員張志新因為幾句真話, 怎樣被縱容的刑事犯強姦, 臨刑前被割斷喉管, 像宰小雞一樣被宰殺, 最後又被追認為烈士的? 天使可以成為魔鬼, 魔鬼可以成為天使, 現代專制皇帝全權掌控著整個國家機器, 像魔術師一樣主宰一切。 每一次政治運動都要製造一大批冤假錯案, 各色名稱各種型號的反革命帽子滿天飛. 國人經常被迫檢討自己上當被騙, 因為10億老百姓並非觀眾席位上的旁觀者, 而是被拘押在案的人質, 必須對每次顛倒黑白表態站隊, 人人過關 , 連老太太不放過。

然而荒謬並未到此結束, 事情到了江澤民運用同樣的手法揭批法輪功, 使三十年前文化大革命噩夢重演的今天, 問題的嚴重性已經遠遠超過強姦民主踐踏人權的地步, 簡直就是肢解民族精神, 人妖顛倒是非混淆, 以無道伐有道了。 並非筆者故意聳人聽聞, 只要審視和比照當今中國大陸兩大群體的關係與狀況就足夠了。

(一) 官倉碩鼠 禍亂中華

一個群體是官僚利益集團, 用「群魔亂舞,天昏地暗」八字評語來評價他們, 應是客氣公平的。 幾年前, 就有如下的民間諺語在流傳: 「若將一個縣的科長以上幹部拉出來, 排成一行, 如果全槍決, 必有無辜的; 如果一個隔一個槍決, 必有漏網的」, 以致於有一個縣的黑包工頭撰文感概地說, 他是「與魔鬼打交道的人」, 被這個魔鬼稱之為魔鬼的是些什麼人呢? 是上至縣長公檢法大員, 下至稅收稽查員。 他描繪了國家工程怎樣被蛀蟲們蛀空的。 當然這不是若干個別情形, 不然為什麼豆腐渣工程滿天飛, 連人命關天的長江大堤工程款, 亦不能幸免。 這些城狐社鼠們出賣國土,掏空國企, 製造呆賬, 轉移資產, 轉嫁危機, 使社會基層的平頭百姓成了直接受害者; 他們或明碼標價, 賣官買爵, 或轉包國家工程中介提成, 或借「公家」雞生「私家蛋」, 或者乾脆集資詐騙; 他們炒股票, 養情婦, 買兇殺人, 狂賭爛嫖, 貓鼠聯姻,黑白勾結, 肆無忌憚地侵吞社會財富, 進行空前規模的資本原始積累, 成了中華大地上一夥無惡不作, 為所欲為的山大王。 同時他們手持出國護照, 腰纏民脂民膏民血, 一有風吹草動就溜之大吉出國當寓公, 成了歐美日本富可敵國的新移民。 更重要的是, 江澤民作為這個官僚利益集團的總代表, 持身不正, 上行下效, 自然成了貪腐之風的總風源。 以致於「邊作案邊升遷」, 「抗拒從寬, 坦白從嚴」, 「前仆後繼」,「一窩黑」,「笑廉不笑貪」, 「臭豆腐越臭越香」等等怪現象層出不窮, 越禁越演, 越演越烈。 真是: 貪賄衛星天天放, 腐敗紀錄時時創, 越放越超級, 越創越出格。 如果有心人要寫一本譴責小說, 只須利用透過新聞檢查的官方報紙, 不難寫一本新版「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 使腐敗透頂的滿清王朝舊版相形見拙望塵莫及。

最近, 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一案, 貪污四千萬, 就是一個國家級的衛星, 一邊是國有資產大流失, 一邊是工人大下崗。 中國工人階級曾經以幾代人的青春為代價創造了一切國有資產, 現在每月用200、300、400大元就把他們給打發了。 他們上有老下有小, 老的要醫病, 小的要上學。 面對著張開獅子大口的當今中國的醫院和學校, 如何被宰割得起? 他們被迫落到非常悲慘的境地, 成為社會邊緣階層。

攪得福建廈門污煙瘴氣, 攪得全國周天寒徹的遠華案, 至今雲遮霧繞, 不見盧山真面目。 案發之初有點手忙腳亂的江澤民, 匆匆忙忙莫明其妙地下了一道口令 , 限令清查工作組在2000年春節前了斷此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他想草草收場。 須知, 要在一個多月的時間之內結束此案不是強人所難, 就是別有用心, 他心中有鬼; 同時特許他的心腹愛將北京市長賈慶林頻頻亮相, 夫妻雙雙串演雙簧, 一會兒說他們要離婚 , 一會兒說純屬謠傳。 可見他們已經驚惶失措, 若不是江澤民讓他們穩住陣腳, 他的老婆林幼芳差點就被忍痛割愛拋出來了! 為了欲蓋彌障, 這個前福建外貿女總管立刻變得像沒事人一樣,竟說什麼「連遠華二個字都從未聽說過」, 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越描越黑. 江澤民乾脆說:「我信任他。」 難道說, 信任他在主政期間, 把一個好端端的福建省變成了黑天黑地, 變成了人民的地獄黑社會的天堂? 說穿了, 死保其人必有非保不可之隱之私。 從根本上說,「群魔亂舞,天昏地暗」, 貪腐之風之慘烈之深廣, 堪稱世界之最歷史之絕, 江澤民焉能脫得了干系? 我們還要問: 難道這就是他要向中國老百姓極力推銷兜售的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最可惡之處還在於: 他把反貪腐變成整肅異己的手段, 對死黨他從死裡往活裡拉, 對政敵他從活裡往死裡整, 我們要特別警惕江澤民玩弄舍車馬保將帥, 借人頭擺平敵手, 欺騙輿論兼為自己貼金的把戲。 他在事實上就是這麼幹的, 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就是一例, 北京大小幹部老少百姓都心知肚明: 陳希同被判刑, 當然不是由於收受禮品折算的「貪款」, 只是因為他要反「上海邦」。

但是,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一個個與遠華相媲美的超級貪星在福建廣東升空亮相。世人當拭目以待, 且看這夥人如何繼續表演。 但是, 我勸世人千萬不要被檯面上精心化妝了的標準相所迷惑, 君不見江某人在揚州老家的外甥不是偶爾露崢嶸了? 據報載, 他詐騙外商上千萬, 司法部門不敢受理受害人的訴訟。 他的兒子江綿恒更以江衙內的身份, 在上海掛牌成立中介皮包公司, 專幹倒賣國家工程項目的勾當,轉手之間巨額財富肥飽私囊。 後來他走馬上任進京當部長去了, 難道他真的天良發現, 金盆洗手? 當然不是, 原來他採用金蟬脫殼之計, 讓他的表兄弟接管黑店, 魚與熊掌兼得, 世上除了江衙內, 誰還能夠? 我們要問: 難道這就是江澤民所謂的光榮的?勤勞致富?? 真是滿口的仁義道德, 滿肚子的男盜女娼! 我們還要問: 成克傑讓情婦幹, 江澤民讓兒子幹, 究竟有什麼兩樣? 結論只有一個:他們是一丘之貉。 在反貪腐問題上, 如果江澤民真想動真格的, 那他首先應該從他自己的兒子江綿恒身上開刀, 從同氣連枝的太子黨開刀。 他有這樣的道德勇氣和政治智慧嗎? 答曰:否! 朱元璋行, 元末皇帝不行, 江澤民也不行!

現在的情形好有一比: 十個當官的九個歪脖子, 歪的一致認定不歪的是歪的, 於是不歪的反倒成了歪的。難怪朱镕基總理, 面對這個不可救藥的官僚利益集團, 良醫束手,只求潔身自愛。他在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 如果將來國人評價他是清官,不是貪官, 就心滿意足了; 再能肯定他在任上確實辦了實事, 他就謝天謝地了。看樣子在江某人專治下, 連一國之總理想當個清官也不容易,多如牛毛般的歪脖子官們虎視眈眈, 隨時隨地都想生吞了不歪的, 哪怕是總理! 我勸朱總理: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 方是更高的為官理念。正是: ?珍愛羽毛誠可敬, 更留正氣在人間?。

本來,社會陰暗面每個社會都有, 古今中外皆然。但是當今中國的情形在本質不同。第一, 花了三十年功夫, 在十億人頭腦中製造了一片精神廢墟。在那個年代裡, 為了建造精神偶像, 無神論被冊封為國教,傳統文化被圍剿, 一切思想家的思想言論被批判, 連老祖宗留給兒孫們的一點文化遺產也破壞大半。他們本意是建造一個共產王國, 卻種下了歷史割斷精神空虛的禍根。第二, 二十年來, 特別近十年, 以江澤民為首的官僚利益集團自上而下地共產社會財富, 進行空前規模的資本原始積累。他們那種瘋狂的掠奪性, 那種明火執杖肆無忌憚的氣焰, 那種濁浪排空一浪高過一浪的勢頭,使一切國家的腐敗現象相形見拙。 這個利益集團言傳身教, 為精神空虛的社會大眾居高臨下地樹立了腐敗的榜樣, 起了任何個人任何社會階層不可替代的作用。 這夥人的所作所為告訴人們: 他們迷信的是金錢權勢, 奉行的是「有權不使, 過期作廢」的信條, 他們把權力市場化, 什麼共產主義理想, 什麼解放全人類, 全成了他們奉行?人不為已,天誅地滅?的遮羞布。 須知, 統治階級的思想是統治思想, 統治階級的行為, 自上而下, 尤其具有示範作用。 就這樣, 「無神論」加「人不為已, 天誅地滅」的道德信條與行為準則, 在這個建立了半個世紀的共產帝國中, 確立了他們的精神統治地位, 成為這個禮儀之邦層出不窮越演越烈的醜惡現象的總根源。 試問: 有了這兩條, 還有什麼不敢幹, 什麼不能幹? ?人死如燈滅, 難得人間走一回, 一個人存了這種想法, 就成了青面獠牙, 吃人不吐骨頭的魔王, 變得非常可怕, 他們什麼都敢幹! 在他們的影響和帶動下, 整個中華大地躁動不安,一部份人追逐金錢財富不擇手段, 不計後果, 以致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 失去了起碼的道德心法約束。 比如, 拐賣婦女兒童恐怕各國都有, 但是連妻子女兒以及母親都賣, 一手交錢, 一手交「貨」, 則絕無僅有, 成了中國國貨了。 這意味著醜惡的思想行為已經超越人類理性與人性的極限, 一旦超越, 人類與禽獸何異? 一旦超越, 衣冠楚楚的兩條腿的難道不比毛皮裹身的四條腿的更可怕? 官倉碩鼠,禍亂中華,人心失持, 社會沉淪, 江澤民為首的中國官僚利益集團更加腐爛。 然而, 上天依然把收拾人心廝苊褡寰竦幕? 展現在他的面前, 如果他不是那樣昏庸武斷, 忘乎所以, 小人得志癲猖狂, 希望本應該有。


(二) 天國子民 楷模人間

眾所周知, 20世紀90年代李洪志先生創建的法輪大法在中華大地悄然興起, 以沛然莫之能禦之勢磅薄於世界, 博大精深的法輪佛學理論, 揭示了宇宙真理, 生命奧秘與人生真諦, 震撼醒悟世人心中尚未泯滅的佛性。法輪大法大道無形, 造就了一個與世無爭的高潔群體。這是一個具有堅定信仰的理想主義者群體, 這是一個願者上釣, 不願者自去的自願修行者的結合。他們追求一種超越人世繁華與人類貪欲的宇宙精神, 重心性, 重實修, 求真求善求忍。同時他們與家庭社會和諧相處, 以期達到出家修行者難以達到的出污泥而不染的崇高境界。特別是,面對一切社會不平不公安於現狀自己擺平, 與一切貪婪欺詐醜惡暴力絕緣, 閃耀著佛性的光輝, 因而這是一個對任何社會有益無害起超穩定作用的群體。法輪大法修煉者中的絕大多數,本是中國社會中一群極平凡極普通的平頭百姓。他們也曾經和普通常人一樣,規規矩矩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也曾經執著追求過短暫人生的有限目標。一經法輪佛學的教化與點悟,他們的精神立刻得道昇華。在他們看來人生不過是匆匆客旅。榮華富貴不過是過眼雲煙,「不戚戚於貧窮,不汲汲於富貴」,唯精神之美好與道德之完善才值得追求。精神的昇華導致心靈創傷的不治而愈,上醫治未病療心疾,再輔以五套佛家上乘功法,奇蹟便出現了:這個群體的每個成員,一從誠悅接受,躬身實踐法輪佛學,便和「病」字無緣,成為身心俱健的修行者。如此大面積的妙手回春的事實本身已堪稱奇蹟,但奇蹟之奇還在於李洪志先生根本不給人治病。他無數次鄭重宣稱:…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這句話至今仍然白紙黑字寫在『轉法輪』這本奇書的第80頁第11-13行上。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李洪志先生無為而治,產生了這一結果,他甚至沒有動過一個手指頭,這才是最神奇的。一本奇書, 五套功法, 八年時間, 一億身心俱健的修行眾。李洪志先生教化人心, 如烹小鮮。自從宇宙生成日, 三皇五帝到今朝, 在中國在全世界不曾有第二人在教化人心上創造如此偉大輝煌的業跡, 成就一座矗立於喜馬拉雅之顛的豐碑。「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雖不能至, 然心嚮往之」。 李洪志先生功德無量, 光被九宇, 何罪之有?

可以想像如果將法輪大法這個群體的每一個成員,從當今社會中提取出來,不難組合一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想社會。在那裏,保險櫃、防盜門將被廢棄,監獄、勞教所全得關閉,「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將成為事實;在那裏,沒有貪官和強盜,也沒有警察與小偷,不需要什麼公檢法、派出所、紀律委員會以及防暴、便衣之類的警察;在那裏,更沒有造謠、污蔑、攪臭的惡質政治以及人為製造的冤假錯案。這正是無數先賢聖哲夢寐以求,無數仁人志士奮斗終身而不可得的大同社會。

如今,這些來自天國的子民們,在狼煙四起、碩鼠橫行的中國大地上,如聖潔的蓮花盛開。面對腥風慘雨的摧殘,虎狼成性的蹂躪,出污泥而不染,淩霜雪而不雕,愈顯天國極品之芳姿!他們明明白白知道,江澤民會用什麼邪惡的手段來對付他們,明明白白知道,手無寸鐵的血肉之軀遭遇鋼鐵刑具、神經毒劑的後果是什麼, 他們慷慨悲歌,昂然而前行,「化作泥濘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最為難能可貴的是:面對屠刀刑具的非人殘害,那一份氣定神閑的從容,那一股堂堂的正氣,以及那一縷掛在嘴角面龐的祥和微笑。這樣看來,江澤民的鎮壓也是一件好事,若不是江澤民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毀壞給世人看,也不能如此立體雕刻出事件雙方正義與非正義的本質,彰顯兩方崇高與邪惡的品格。窮筆者心志,在人類 的詞典裡,實不能找到哪怕一個準確的詞匯來謳歌前者,譴責後者。令筆者大惑不解的是:為什麼這麼一個與世無爭、道德高尚的群體,反倒成為另一個黑色社會集團攻擊醜化的目標和滅絕的對象?成為江澤民的眼中釘、肉中刺?問題究竟出再哪裏?究竟是因為這個官僚利益集團太腐敗太凶殘?還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群體太潔白太和平?全世界一切善良的人們,你們誰能夠給筆者一個正確的回答?

總之,不知道是出於一種末代皇帝的危機感, 還是哪根神經出了問題, 不然就是正邪不能兩立的陰暗心理, 江澤民一方面視癰疽為寶貝養貪腐於心腹, 一方面不惜動搖國本,攪亂大局, 悍然向正義宣戰。他開動全部宣傳機器, 運用造謠誣蔑的流氓手段, 將千百萬道德修行之士打入另冊; 冒天下之大不韙, 向李洪志先生髮出國際通緝令,必欲去之而後快; 為了阻嚇信仰者, 不惜羅列莫虛有之罪名, 違反司法程序, 剝奪辯護權利, 利用公休假日, 以突然襲擊的方法, 重判四位法輪功研究會清貧道德之士;縱容唆使公安警察對修行者非刑拷打, 投入監獄與精神病院, 橫加人身侮辱直至草菅人命。 而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違背著中央常務委員會大多數成員的意願, 指揮他的黨羽和爪牙單幹的。最後一不做二不休, 乾脆將法輪功打成「邪教」組織, 對於這樣一個攸關數以億千萬計個人與家庭的政治生命, 攸關中共政權大局穩定安危的重要決定, 竟是江澤民蓄意繞開中常會, 利用在國外的機會宣布的。

政協主席李瑞環曾經奉勸某些人 :"凡事商量比不商量好,早商量比晚商量好",有人就是充耳不聞,反而採用恐嚇戰術,整肅內部,裹挾同僚,說什麼"不要小看了法輪功,不然腦袋掉了還不知道怎麼掉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追求同化宇宙特性,糞土人間富貴,視金錢權勢如蔽履,包括中共政權.江澤民這樣說,不是危言聳聽,就是文過飾非.朱熔基在人大關於%%$不要用專政工具對待人民%%$的告誡言猶在耳,江澤民一轉身就翻了案,在世人面前充暴露了他剛愎自用,毫無仁心仁術凶殘暴虐的一面。

歷史潮流者,天意也!如果江澤民妄圖扼殺民主黨於襁褓之中,還可理解為保衛專制獨裁政權的需要,那麼向毫無政治訴求的法輪大法犯難,使好人難活,聖者受辱,這種倒行逆施,必然激起天怒人怨.獲罪於人,猶有可恕;獲罪於天,不可禱也!大家知道,毛澤東相信天人感應說,1975年當他得知東北天空落下三大石以後,這位鐵石般心的老人,不禁淚流滿面,言語淒蒼.天人感應者,人間發生什麼事,蒼天必有反映之謂也.

去年以來,沙塵暴十多次進襲北京,以史無前例的規模頻率入侵大半個中國,縱橫數千里,鋪天蓋地壓向他的老家楊州,直逼虎踞龍盤的南京城.沙塵暴起處,黃塵滾滾,日月無光,天地失色.無獨有偶,一場歷史罕見的旱災肆虐長江以北,400個城市用水告急,數千萬人畜飲水成燃眉之急,這是1880年有氣象紀錄以來最嚴重的一年。今年元旦剛過,新世紀首場大霧籠罩京城,汽車慢如蝸牛爬行,飛機被迫返航或改降其他機場。天象示警,決非偶然!史書典籍稱%%$旱象主人君暴虐%%$,那沙塵暴當主當政者昏庸無道了.這正是:%%$天作孽,猶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