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灾难意识 危险的迫害方式
 
2001年1月1日发表
 
【人民报讯】中国政府最近大肆镇压思想、钳制言论,制造了一件件迫害人权的严重事件。

山东异议人士开设的网络杂志《新文明论坛》,宣传他们温和的「广交友、不结盟」的主张,传播中国政治要以妥协和解的精神推进民主变革,改变政治你死我活的革命手段为双赢共存的政治风范。但是《新文明论坛》不仅被封杀、取缔,该论坛所注册的网络公司也因警方干涉陷入瘫痪。论坛负责人更是处于警方大力追捕之中。

四川成都寻人网站《天网》,协助找人,广受好评,官方媒体都争相采访报导。但是《天网》的负责人黄琦,仅因有人在网上贴出不满政府的文章,遭到逮捕,面临判刑入狱的无妄之灾。知识人士李慎之、何清涟、刘军宁等人,因发表文章,惨遭多方迫害和剥夺权利──所有这些都是中共近期钳制言论自由的典型事例。最典型地说明中国政府近期变本加厉迫害言论自由的个案,也许要算《倾向》主编黄贝岭和弟弟黄峰的遭遇。黄贝岭8月11日被北京公安局警察抓走,并于次日被正式刑事拘留。黄贝岭存放在酒吧的2,000本《倾向》杂志,也被十几名警察全数查抄。显然,黄贝岭遭到刑事拘留,与他所主办的杂志有关。黄贝岭的弟弟黄峰,也于8月18日凌晨被警察拘留,原因是黄峰对外界讲述了他哥哥被警察抓捕的情况、多方展开救援活动、以及屡屡要求探视黄贝岭。

《倾向》文学期刊是1993年,由诗人黄贝岭、孟浪等人发起创办的。它的编辑散居在中国国内、香港、台湾和美国,本部设在美国波士顿。它的印刷地主要在香港。但最新的8月号这一期是在国内印刷的。它对于国内的读者采取赠送方式,海外则是订阅和销售。杂志的经费来源:一部份是捐助,包括基金会和个人的捐助,如早期获得过美国民主基金会捐助;另外一部份是海外的订阅和销售收入。由于没有基金会长期的大宗捐助,它的经费十分拮据、艰难,完全是靠了编辑们对文学的理念和贡献才支撑下来的。《倾向》8月号刊登的内容主要是:199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希尼诗作的翻译作品,对希尼诗作的研究文章;介绍大陆地下文学发展的一系列文章;还有文学评论家刘晓波写给太太刘霞的诗;以及一幅图书行业老板刘苏里与流亡异议人士王丹、老木的合影照片。刊登这张照片,是因为老木投书《倾向》编辑部,配合来信照登需要而刊登的。从杂志的创办和人员组成和它的上述内容,都不难看出,《倾向》杂志并不涉及政治,更没有反对中国政府。连这样温和的文学性刊物也要压制,只能说明中共彻底扼杀人民言论自由。这迫害发展到了株连亲属、殃及无辜的地步。抓捕黄峰就是这种暴虐迫害人权的证明。

毛泽东曾经形像地表达过,取缔言论自由的坚决和必要。他说,中国有50个生产大队,允许每个大队报导一条阴暗面消息,不出一个月中国就要亡党、亡国了。为了维护专制极权,对独立编辑办刊的《倾向》,从防范言论自由的角度看,采取取缔迫害也就并不令人惊诧了。问题是:《倾向》在国内已经存在一些年月,《新文明论坛》等网络言论也有了一段时间,为什么中共现在要突然采取镇压呢?这只能说明中国目前处于火药桶一般、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局面,同时也揭示了江泽民政府心惊胆颤、恐慌至极的虚弱本质。

近一、两年来,中国民众的不满和抗争,不仅遍布全国,也从一般的示威抗议,发展到强烈的冲突对抗,甚至动辄数万人对抗武警部队和警察,流血死亡事件时有发生。官员暴虐蛮横如黑社会,贪污腐化病入膏肓,全民资产被鲸吞或肆意挥霍。而另一方面是失业和难以生存的民众人数迅速膨胀。他们的困苦和所受不公日益严重。中国已经处于人人能够感受到的危险局面。许多人意识到大的灾难将要来临,甚至千方百计离开中国,逃避灾难。如此强烈的灾难意识下,满脑子独裁专制的江泽民还能想出什么其它的治理方式呢?

然而可悲的是,变本加厉的迫害却将中国的安全和前途押在了江泽民自己的赌注上,破灭了中国在危险中安全着陆的希望。

摘自(大纪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0,90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